《女罪犯》-橙子影院在线视频播放:教官在我腿间疯狂进出/女朋友被旅馆老头玩烂小说

女孩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他们都已经死了,眼珠滴流转了一圈,说:“把他们尸体都解决了,别留下什么麻烦。”


“好!”


哼!想不到你这个小白脸隐藏的可够深的,不过被本姑娘盯住,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女孩赖在少妇身上撒娇说:“姜姨,我偷去酒吧的事情谁也不要说,好么?”


“你这一次出门不带保镖,都急坏老爷了,小姐以后可不能再乱来了。”


不乱来才怪,家里那么无聊。女孩心里嘀咕着,表面上还是点头答应,说:“姜姨最好了,对了,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陈羽没有找到周怀来,也没有功夫再打听黑道虎哥的消息,感觉晚除了大饱眼福,简直就是做了赔本生意。


第二天,天色刚亮。


苏小兰盯着两个黑眼圈,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


“小兰,你醒了啊!”陈羽突兀的声音猛然想起。


迷迷糊糊的苏小兰听到后,顿时清醒过来,惊叫一声,看着自己宽松的睡衣,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脸颊一热又跑回卧室。


十多分钟后,苏小兰上身穿着粉色T恤,下面穿七分牛仔裤,打扮的虽然保守,却能够将人吸引的曲线完全展现出来。


“陈羽,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我先到厨房做点东西。”苏小兰看了他一眼,逃走似的钻进厨房。


苏小兰的手艺还真很好,不一会的功夫便端出了两万喷香的牛肉面。


陈羽三两口便吃完,而苏小兰却足足磨蹭了十多分钟,她知道周怀来不会善罢甘休的,愁的连吃饭都心神不宁。


昨天本来是好意,可没想把陈羽卷入漩涡,内心十分自责,心里十分害怕陈羽受到伤害,可又想让他留下来陪着自己。


“还在想着周怀来么?你放心,有我在的话他是不会欺负到你的。”


“真的?”苏小兰咬着牙,愤愤的说:“实在不行就打电话报警,我看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陈羽笑了一声,警匪一家在各地都是常见的事情,不然哪会有这么多黑帮腐败份子。


来到面馆后,苏小兰正在和面,顾客陆陆续续来往。


只听外面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六个个痞子瘪三从面包车上跳下来,带头的是一个身穿花色衬衫的瘦子,脖子上带着一条大拇指粗的项链。

周怀来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面馆里看到陈羽后,附在带头瘦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瘦子咧嘴一笑,找到一张桌子坐下,说:“来,兄弟们都坐下,猴哥我请你们吃面。”


“谢谢猴哥!”


陈羽差点笑出声来,就他这风扇开到四档都能吹飞的身材,还敢自称猴哥,那八戒在哪呢?


苏小兰有些紧张,周怀来昨天被羞辱暴打,今天来肯定有阴谋,他求助似的看了陈羽一眼,只见他是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抽着烟。


几个吃客见情况不对,交上钱就赶紧离开了。


“老板娘,给我们兄弟来几碗牛肉面!”一个伙计扯着嗓子叫道:“一份不要香菜,一份不要葱花,一份放点姜,一份牛肉切成丁,还有一份葱花和香菜都不要,但是多放香菜,不要葱花的多方点香菜,不要香菜的少放葱花,最后一份多方面。”


苏小兰一听可傻眼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卖过面。


“让我来!”陈羽叼着烟,来到案板前。


“你会做牛肉面?”


“以前喂猪的时候学过!”陈羽叼着烟,双手握着面团使劲在案板上一摔。


“啪!”


那声音吓了瘦子一跳,还以为面包车爆胎了呢。


紧接着,陈羽将面团一甩,嗖的一团变成一条。绕过来之后轻轻一拉,一甩、一拽。转眼间一团面变成了粗细均匀的面条。


“该死的小小白脸,到现在竟然还敢逞能!看老子待会怎么修理你!”周怀来心中愤愤的说。


紧接着,陈羽一把抓过菜刀,抓过一棵葱放在案板上,只听几声刀响,葱花便已经切碎。


瘦子一惊,好像忽然得了痔疮似的,坐立不安。这切菜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好像电影中放快了速度似的,眼一花就切完了。赶紧使了个眼色让弟兄们小心些。


陈羽运刀如飞,就好像调酒师把玩手中酒瓶似的,一把刀都能玩出花来。


瘦子咽了口吐沫,带来的几个痞子也是冷汗淋漓!


周怀来看情况不对,小声哀求道:“猴哥,你可要帮我啊。”


瘦子点了点头,安慰道:“兄弟放心,大哥我最讲义气,什么时候亏待过你,待会看我眼色行事。”


周怀来吃了定心丸,屁股从新落在板凳上。


剁的一声,陈羽将刀甩到案板里,没入二十多公分。瘦子心里一突,知道这次遇到高手了。


吧嗒!吧嗒!


陈羽抽着烟,烟灰掉到锅里也不管,一把抓着葱花香菜和肉片都而丢了进去。


不一会的功夫便做好了六碗面,全都是一样的面条,哪里区分香菜和葱花。


瘦子犹豫了一下,轻拍了下桌子站起来,大声说道:“喂,老板,我要不加葱花的,怎么?”


几个痞子都感觉猴哥说话语气有些不对,按照来时商量的,分明就是一把掀了桌子,在店里乱砸一通。


周怀来不管这么多,一巴掌将碗筷打在地上,咆哮道:“老子不吃香菜,苏小兰你是不是不长记性。”


瘦子一咧嘴,心叫:“完了!”


“是么?”陈羽拦住想要张口道歉的苏小兰,眯着眼睛说:“你难道生孩子的时候,还规定医院必须给你接生出来四条腿的么?”

小白脸,你玩还玩出水平来了。”周怀来狰狞着脸,一扭头瞪着眼睛朝苏小兰吼道:“连大厨都给他了,我看你们就是对不知羞耻的奸夫淫妇。再做一碗,不然老子把你们扔到大街上去。”


“周怀来,你的混蛋。”苏小兰气的喘着粗气。


“要我再做一碗,谁还有这个想法?”陈羽并没有生气,而是眯着眼睛淡定的说。


瘦子带来的人都站起来,做出蓄势待发的样子,就等他一声令下。


“他奶奶的,都给我坐好!吃一碗面拿那么多事情?!”瘦子叫道。


几个人都傻眼了,尤其是周怀来,下巴都差点掉在桌子上,愣了一会才说:“猴哥……你……我……这个……”


瘦子朝着他使了个眼色,训斥道:“你这、那的什么!给我老老实实坐下。”而后眯着眼睛朝陈羽看去,说道:“兄弟,我看你的样子也像是在道上混的,不如报上一声名号,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什么地方遇到了也好说话不是?”


他的这句话已经十分客气,既给陈羽面子,也给了自己台阶。无论从措词还是语气上,都有着相当的水准。


“我的名字你们不配知道,不要的东西给我都挑出来塞到嘴巴里,至于你!”陈羽猛然转头,目光凌厉的看着周怀来:“把洒道地上的面都给我舔干净吃了,不然老子饶不了你。”


“混账东西,怎么说话,猴哥,要不要打死他!”


瘦子也怒了,出来混最讲究的便是面子,他不给自己面子,以后在小弟面前都没有办法做人,出来的时候自己信誓旦旦的告诉虎哥,绝对能够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现在就算知道陈羽有些能耐也顾不及这么多了。


“他娘的,剁了他一只手,让他长长记性!”


几个痞子掀桌子砸碗,苏小兰吓得失声惊叫。


周怀来吼声最大,却躲在后面没有冲过去,当先两个混混抡起椅子就要朝陈羽头上砸去。


陈羽抓起一把面,扬手一洒,白茫茫的一片,两个痞子被白面迷了眼,气势灭了大半,被陈羽抓过椅子劈头盖脸打倒在地。


“猴哥,我说了他很厉害的,第一次交锋就……”周怀来在后面大叫着,不敢上前。


“快去啊!给老子揍他!”瘦子朝周怀来屁股踢了一脚,将他踹到前面,低头一看,四个痞子早已经痛苦不堪的倒在地上,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小白脸,看拳!”周怀来举着拳头正想打过去,只见眼前猛地一黑,鼻梁骨传来咔擦的一声。又酸又痛,倒带地上捂着脸叫道:“妈呀……断啦……断啦!”


瘦子吓的两腿打颤,看着步步紧逼的陈羽说道:“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砸的东西我赔还不行?”


“好,这话我爱听,桌子伍佰元一张,碗么,便宜点就算你五十块。至于我可是最好酒店的一流厨师,平时每个千二百八的是不做饭的,每碗面收你们一千。小兰,算算一共多少钱。”


瘦子一听傻眼了,这是私房钱都要破产的节奏啊。


“陈羽,这样好么?我看他们也蛮可怜的。”苏小兰小声说。


“他们可怜,我看你是脑袋傻掉了。算了,既然有人给你们求情,就打个五折,收你们三千块钱,只收现金不刷卡,无发票!”陈羽懒洋洋的说。


周怀来倒在地上蜷曲着身子,叫道:“哎呦……猴哥……我要去医院……鼻子断了……”


瘦子气的直哆嗦,自己现在被勒索还不都是他害的,心里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脚,咬着牙从兜里翻出八百块钱,哭丧着脸说:“我只有这么多了,我大哥是张广虎,大哥给点面子吧。”

张广虎是混混头子,在这一带颇有些名气。


陈羽眯着眼睛,问:“屁股上一条疤的张广虎?”


瘦子听了心里一惊,这个秘密只有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知道,他便是其中之一。就连周怀来也不知情,只要有人不小心提起,张广虎绝对会火冒三丈,将他暴打一顿,急忙问道:“你是?”


“让他来见我,就说当时捅他屁股的人回来了。”


瘦子惊的差点吓得失声叫爹,怪不得他一开始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原来是在太岁头上动过土的。


“当时十个人围攻我,都被我干趴下了。一个无耻小人在背后动刀子,桶上老子的屁股,被我反手一个耳光打的躺在地上数星星。”张广虎搂着怀中仅穿一条丁字裤的女郎说。


“虎哥在我心中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的低位比当时大多了吧。”女郎娇滴滴的说。


“那是自然,原本老子孤身一人,现在有几十号兄弟跟着混,地位当然大多了。”张广虎骄傲的昂着头,手掌在怀中女子温润狠狠的抓了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