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行仕途: 前程似锦(大结局),官场小说

    二上轩举加的中央崇校讲修班,今称应该是中央受校卸讲修班。参加培的学员,主要有四个来源,地方、中直、国直及国企。每个班三十几个人,分成了四个班,并不是按照生源地来分配,而是完全打乱的。

    3月日报名及见面会,日正式开始学习。3日下午举行的开学典礼,由党校常务副校长主持。据说,等到结业典礼的时候,**中央副总书记、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张笃信也将亲自参加。当然,这是后话。

    细细想来,他倒是每五年会参加一次学习,呕年那时候是进入通城市市委党校;7年是进入江南省省委党校;现在竟然已经可以进入中央党校学习了。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中央党校现任校长是谁?那是张笃信啊!当然,自己算不上张笃信的门生,每年进入中央党校学习的,以千来计数,谁都是他的门生,那不好玩了。

    中央党校的师资力量,是各级党委附属的党校所不能比的。很多京城高等学府的著名学者,都被邀请到学校,举办各种讲座。大部分是人文社科类的,党史、文学、经济学科的知名学者来了不少,已经从东大调到燕京大学任职的秦晋,也被邀请到党校做了国际经济形势的分析讲座。

    总体来说,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还是让他学到了不少东西。和他同时参加培的,除开他以外,都是的岁以上的。他这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可是众人关注得焦点。也幸好,他在千州做出的成绩,足够服众。

    6月出日,为期三个月的党校培结束。下午,在党校大礼堂里,举行了隆重的毕业典礼。张笃信副主席,中政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卫弄潮亲自参加了毕业典礼,并分别作了重要讲话。要说体制内谁对位于张笃信、卫弄潮这样地位的人畏惧呢?也就是正厅、副省两个级别的干部了,下面的,离着那里十万八千里,谈不上直接的关系。而省部级大员,则没有了直接的畏惧心理。

    一百多个学员之中,在这之前见过张笃信的,似乎也就有他一个人了。而且,未来两三年之内,他都会在中办工作,算是在张笃信地直接领导之下了。

    6月为日,他回到千州,同时而来的,还有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金国民,他被免去了千州市所担任的全部职务。金国民代表中央,对他在千州市五年时间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他在千州市进行了开创性的工作。

    第二天,他和金国民从江南省建邯市搭乘航班前往燕京市。金国民代表中央,和他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对于调任他为中办督查室常务副主任,进行了询问。

    稍后,在金国民陪同下,他被送到中办上任,督查室常务副主任,后面加了一个括号:副部级。自此,他成为了全国最年轻的副部级领导,没有之一。而在他职务后面所加的备注,代表了不久之后,他很可能会执掌中办督查室。不可能让督查室有两个副部的……月3日,党的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在燕京市隆重召开。作为江南备选举出来的代表,他随着江南省的五十多位代表,走进了人民大会堂。

    本次全国党代会,共有两千一百二十七名正式代表。除此之外,不是**代表的十五届中委会委员、候补委员和中纪委委员;不是**代表和特邀代表的原中顾委委员;不是**代表、特邀代表的部分党内老同志,以及其他有关同志,共计两千两百九十六人参加了本次大会。

    本次大会的主要议程一共有:第一,听取和审查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的工作报告;第二,审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工作报告;第三,审议、通过党章修正案;第四,选举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五,迷举新一届中央纪律委员会。大会以不记名投票,选举出了由两百零四名委员、一百四十九名候补委员组成的十六届中央委员会;选举出由一百三十二名委员组成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在本次大会上,蒋文轩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并且排名靠前正式进入党的核心圈子。除开他之外,被选为中委和中候委的的岁及以下的年轻干部,还有夏朝阳、齐晨、严俊、杜宏伟、罗战、常鸿飞等人。

    随后召开的十六届一中全会,选举出了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张笃信副主席,被选为十六届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常委的名额增加了两名,一共九个巨头。另外八个,分别是中常委、明年人代会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叶祖凡,中常委、明年人代会出任总理吴项,中常委、明年出任全国政协主席的张兆新,副总书记、分管中央书记处的顾新民,中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斌,中常委、中央政委书记丁辉,中常委、分管精神文明建设的常建国,中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严东进等八人。

    夏然完全退了下来,和夏老

    灶二后控制夏系的力量。而费墨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即国人大会上,会被选为副总理,算是夏系在台前的代表。

    一个政治世家,是否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并不是看有没有人坐镇中政局。而是,看这个家族,是否在中央、地方以及企业部门等有着巨大的、广泛的影响力。以夏系现在的力量来看,费墨在国务院将会是排名第三的副总理,有他坐镇,自然没有问题。

    而在中直部门,夏家都有着自己的安排,以夏老和夏然的政治智慧,自然不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的。

    “小蒋,谁的电话啊?,小

    **会议刚刚过去一天,刚当选中政局委员、中宣部部长的金国民,私下找他交流了一些问题。现在盛老退休之后,遗留下来的诸多势力,正在由他进行逐步地整合。

    “夏书记和齐省长的电话,约我过去碰个面。”

    夏朝阳在不久之前。继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而齐晨,现在是皖东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两人之间,算是你追我赶,谁也没有胜过谁。

    “都是青年才俊啊,夏朝阳、齐晨还有严俊等人。你能和夏朝阳、齐晨有同事之宜,算是你的运气了。给你看的资料,你看过了吧?”

    成为**代表,被选为十六届中委会的候委之后,他才知道,全国竟还有那么的年轻的高官。

    中央在干部年轻化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努力,冯岁以下的正部级领导。也已经有不少了。

    “看过了,很受启啊!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哈哈,很好!三人行必有我师,不管是谁,身上总有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

    金国民朗声笑了笑,弘岁被选为中候委,还能保持这么谦虚的态度。小蒋这个人,盛老还真是选对了。至于小蒋最终能走多远,一是看盛老的安排;二就要看他自己了。老爷子们的政治智慧,有时候,是他们这些晚辈所不能揣测的。

    “嗯,你现在的位子,非常好,可以多向别人学习学习。盛老应该和你解释过了,中央对你们这些年轻干部的培养政策了。你是以经济建设出名的。虽然你在千州市也显示出了一部分的党务工作能力,但是完全被经济建设能力掩盖了。

    行政事务,就那么一个位子,争这个位子,可不少,现在来看,已经有三四位了。你在年龄上,比他们小了五岁,算是先天不足,除非他们犯下大错误,不然可是轮不到你的。因此,从现在开始,你就要逐步显示出你在党务及其他工作领域上的能力来。”

    金国民的话,已经说的有些直白了。要不是蒋文轩是盛老选中之人,他肯定也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事实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蒋文轩要是依旧只专注于行政事务,那么即使被推到了常委序列,却最终没能拿下那个个子。就会犹如本届中政局九位巨头中,常姓那位,成了空头常委,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自然,既然盛老选中了蒋文轩,就说明小蒋在其他事务能力上依旧是有极大的潜力的。真于说到登顶小蒋的年纪差了太多。中央不会放着那么多资历比他好得多的干部不用,而使用他的。

    “我明白,这两天,我就会去东北走一趟。下面反映上来一些问题,想去实地看一看。到时候,应该能和严省长认识认识。”

    辽东省省长严俊,在年轻一辈之中资历是最老的一个。去年出任的辽东省省长,九巨头之一的严东进,是他的叔叔。也是有着红色背景的世家子弟。不过,比起齐晨和夏朝阳,他要低调务实的多了。

    “从建国道改革开放前,东三省一直是我国的粮棉基地以及重工业基地。但是改革开放以后,东三省的大部分重工业国企,未能在改制之中顺利走出困境。问题一直比较多,你到了辽东,一定要记得和当地领导好好沟通!”

    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扩大到全国来说,也就是让东南及其他沿海地区先富起来。而东北,因为某些原因,没能走出困境。特别是一些改制问题,在东三省很严重。这一次,就是有人将举报信,直接送到了中央。张笃信总书记亲自做了批示,并准备让他带队前往调查。说起来,倒算是一次考试了。中办计副主任一直兼任着督查室主任,要是这一次他能够将事情解决好。那么督查室一把手,就能落到他手里了。

    “我明白,不管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尽量让当地领导解决。不到玩不得以,不会动用其他手段的。到时候,少不得又得打电话给您咨询一下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就怕你自作主张。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去和夏朝阳、齐晨见面去吧!”

    夏朝阳和齐晨约他见面的地方,是在长江俱乐部。京沪两地,是俱乐部大行其道的地方。有身份之人。似乎也喜欢在俱乐部会面,而不是在宾馆、酒店。

    长江俱乐部修建于九十年代初期,听二是其幕后东家,反正他是第一次来泣乐部个且郊,周围有着成片的树林,掩映在树林之后的俱乐部,装饰并不豪华,却无一不透露出当时设计这所俱乐部的设计师的功底。

    “蒋主任,蒋候委,好久不见啊!”

    在大门外迎接他的,算是他的老熟人了。龙石声,传言他以和黄执行董事的身份,出任和黄集团的常务副总裁,隐隐之间已经有接班之势了。他站在这里,似乎说明长江俱乐部确实是龙家的产业了。

    “我该喊你什么呢?龙总?”

    龙石声含蓄地笑了笑,也不反驳。

    “夏书记和齐省长在里面等你,我带你过去吧!”

    夏朝阳和齐晨所在的,是一个装饰低调奢华的包间。他们两个,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着桌球,还是颇有伸士格调的斯诺克。看场上的局势,似乎夏朝阳占优。

    “夏哥,齐哥,没打扰到你们吧?”

    齐晨正在打球,对他挥了挥了招呼。夏朝阳则是盯着桌上,好像是在思考自己下一步该怎么打。龙石声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意思。

    “三个,你们自便,有什么要求,外面有服务员。我先去忙了”。

    十五分钟之后,一句斯诺克结束。夏朝阳和齐晨,也坐回了休息区的沙上。两人手中都拿着一个高脚杯,茶几上早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只杯子,还放着一瓶红酒。乃年的拉菲,两人都是会享受生活之人啊!

    “这次,其尖本不是我们俩请你的。原先是老严请你的,关于那封检举信,他有些事情准备和你说一下。不过,辽东出了点事情,他不得不提前回去处理一下。我代替他向你简略地说明一下,到了辽东,他会和你详细谈一下的。”

    都是红色子弟,彼此之间自然是熟悉的。除非两家之间有着宿怨,不然一些基本的交情还是存在的。

    “我,朝阳还有老严,交情不错,要是回到京城了,都会聚会一下。还有石声,我们四个关系不错。至于你收到的那封检举信,来路有点问题。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齐晨抿了口酒,缓缓说道。

    “外面都在传言,我们几个年纪相仿的,在抢那个个子。其中,某人对这咋。位子最上心,手段也是各式各样,很招人烦!”夏朝阳将酒杯放下,皱着眉头,给自己点了根烟,无奈地说道。

    “是杜市长吧?”

    拿到这封检举信之后,他也曾经向金国民、盛老问计。盛老在前几天,也做了同样的猜测,背后之人,暗暗指向了津门市市长杜宏伟。

    “对,就是他了,在学校里。这家伙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人。没想到,年纪这么大了,也不知道长进,只知道做一些这样的事情。

    辽东的国企改革,涉及到的问题极为复杂。有一些问题,是势所难免的。可以说,老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只是辽东还有其他地方的某些人,不想他太容易得将这件事情完成。给他暗中使了不少绊子。

    那封检举信上检举的问题,客观上来说,确实存在。不过,绝对和老严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当然,到了辽东,你该怎么查,还是怎么查,我也相信以老严的为人,就算想要挣钱,也不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的

    弹了弹烟灰,夏朝阳说道。

    “放心,虽然我不是学法律出身,也不是政法、纪检系统出来的。但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这件事情,不仅关系到严省长,还是主席、盛老对我的一次大考,我怎么会让某些人得逞呢?”

    燕京市西北郊,住着不少国务院部委领导。国务院民政部常务副部长、党组书记常鸿飞的家就在这一片。此时的常鸿飞,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研究着书桌上的资料。资料有点像是求职简历,一副照片,再加上大段的任职履历。

    “天气这么冷了,怎么还开着窗子呢?。

    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端着一杯茶,走进了书房。看样子,应该是常鸿飞的妻子。

    “没什么,刚刚开了空调,嫌热,就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常鸿飞抬起头,接过妻子手上的茶杯。

    “咦,什么文件啊,怎么掉在地上了呢?”

    书桌旁的地上,赫然有几张纸。他拾起来一看,是杜宏伟的简历,上面他用铅笔写了一些字:为人傲气,表里不一,善使阴谋诡计!

    “没什么,天意如此,掉了就掉了,你待会儿帮我处理一下。这几份资料,存放起来吧。至于杜宏伟的这份,烧了吧!”

    常鸿飞妻子从书桌上拿起那一叠资料,从上至下分别是夏朝阳、严俊、齐晨、常鸿飞,最后一份,是蒋文轩的资料。常鸿飞在上面写着:为人有傲骨,有原则,善运筹帷幄,各方面能力极强,有待结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