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行仕途: 第五章 一出大戏,官场小说

    二婆千州支队的位卜尉军官,带着三位年下执行公务逝犯。

    在千州市火车站广场上,被千州市委常委、宏昌区党委书记蒋文轩现,而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于晨光也恰好到火车站来视察。

    几班人马,都塞在火车站派出所狭小的办公室里。所长唐晓只能站在那里说话,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啊!

    “这是什么东西,笔记本?”

    蒋文轩和于晨光两人,坐在里间的办公室里,正在仔细地打量着网网那位男逃犯塞到他口袋里的东西。是一本有皮质封面的笔记本。笔记本上的字,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所写的,很娟秀的字体。只是,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极为惊讶的东西。

    “这应该算是一本账本,至于是记录什么的账本,我看不出来。这上面,只有名没有字的。看着应该极为隐秘啊,似乎像是

    于晨光没有将是什么说出来。账目上的数字很大,出现的姓也总是固定的那几咋倒像是某人受贿之时记录下来的账目啊!

    “走,出去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谁妨碍我们武警执法?!”

    蒋文轩和于晨光走进大厅的时候,正好一个身穿武警部队制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肩章是两杆一星,少校军衔。他的表情,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厅里的人,我很嚣张!

    “连长!”

    看到年轻男子进来,四位武警部队的军官立马立正敬礼。而那对男女的表情,变得紧张了起来。特别是那个看起来花容月貌的姑娘,抓着和她一起的那位男子的衣角。躲在他的身后。

    “是不是妨碍了武警同志的执法,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我怎么看,这两位都不像是能伤害武警同志、穷凶极恶之人!”

    “你训。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我是千州市武警支队警卫连的连长,荣国辉!”

    听到蒋文轩的话。少校军官很不耐烦地说道。眼神一直没有离开那两个人,而且还带着一丝凶光。可一点也不没有蒋文轩心目之中。人民子弟兵的那种样子!

    “我是千州市委常委、宏昌区党委书记。事情生我的辖区之内。就算是军方的事情,我相信我也有了解情况的权力!”

    少校军官听到他的自我介绍,明显楞了一下。千州市委常委,副厅级,武警千州支队的支队长,也只是和他平级而已。他的少校身份。自然是不能相比的了。

    “他们两主动攻击现役军人,现在我们耍将他们带走,请蒋书记放行吧”。

    “我了解到的情况。可不是这样的。武警部队的某位军官,意图强行和这位姑娘生男女关系。在迫不得已的情况,她出手伤人,算是正当防卫吧?另外,这位年轻人,是汾河县公安局的现役干警,可不是什么通辑犯啊!”

    局势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火车站派出所的相关人员以及铁路公安们,都是一个头两咋,大。原本和他们毫不相关的事情。偏偏生在了他们的地头上。一边是军队,一边是市委领导,两边都惹不起,还是不要说话的好啊!

    “我可以证明,我是千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于晨光。我想我也有权利。了解我下属的情况吧!这两人,我们暂时扣押下来了。具体的情况,我们会跟上的。有进展。我会亲自和吴队长联系的!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可以派人过来,共同办案!”

    “既然地方上的领导想共同办案,那也可以!”听到他们两人介绍自己的身份,荣国辉就知道,今天想直接将人丛这里带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他却也不着急,“承安,你留在这里。协助公安同志办案,我回去向吴队长汇报情况!”

    “具体是什么情况,你好好给我说一下,我这边了解的情况,都是云遮雾绕的!”

    夏朝阳着急着问道,出了这样的大事。千州市委、市政府,早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情况。只是,蒋文轩和于晨光第一时间。自然是去找李继耐汇报情况去了。汇报完了。才到了他这里。

    “夏市长,你先看看这个吧!这是当时蓝辰塞给我们的,看了看,我也不能确定这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疑惑地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夏朝阳开始认真地翻看起来。看完。闭着眼睛想了许久。忽然睁开双眼,显然是有所现了!“可能你不知道,千州二一小人扣私营媒矿所有人,会在每月的日,将个月的心,引入自己的银行账户之中。而这上面的日期,正好是在一天之前。你说,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呢?

    不管是被追捕的蓝臣兄妹。还是出面的荣国辉,都提到了,他们是和武警的军人起了冲突。难道,这是蓝辰或者是他妹妹蓝思雨从那位武警军官手中拿来的的呢?一位军官,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账本呢?。

    夏朝阳的话,给了他一个提醒。他的脑海之中,有了这么一个设想

    “从头至尾。蓝辰兄妹都没有说那位军官是谁。可能是不知道,也可能是不希望得罪太深。当然,不知道的可能性更多一些,但是当时荣国辉出现时,我明显感觉到蓝思雨似乎见过荣国辉。会不会存在这么一个可能,蓝辰兄妹口中的军官。根本就是荣国辉呢?”

    “有这个可能,凡事往最坏的情况考虑,荣国辉代表荣家,给予私营蝶矿主保护,甚至派出人员,占有煤矿,以便搂取打量的金钱。至于说到这个账本,很可能就是记录那些煤矿主送给荣家的保护金!”

    这个猜测不可谓不大胆,但是夏朝阳根据现有的条件。也就只能得到这么多信息了!

    “情况似乎坏到不能再坏子吧?是不是以这为突破口,深入探查下去呢?那对兄妹,看着着实可怜。荣国辉的作风,也太明目张胆了!”

    只是,事情涉及到了军队,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军地双方在处理问题时,军队总是处于强势的一面,另外,他们俩手中,也没有可用之人啊!

    “查,一定要查下去。疑点重重的案件。不能这么不了了之吧”。

    夏朝阳毫不迟疑地说道,他们俩是官僚,但是作风可一点也不官僚。“叮铃铃!”

    蒋文轩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夏朝阳示意他立即接,现在打过来的。肯定和才刚的事情有关。

    “文轩,武警支队的吴队长已经来过了。谢书记和他接洽了一下。案子依旧是军地双方联合办理。不过很抱歉,我的人都被撤了出来。”

    于晨光也不是占着位子混日子的纨绔,手上经办过的案子也已经上百件了。了解情况之后,也隐隐现了其中的一点。只是,他只是政法委副书记,在市局里,也只是副局长。市委领导插手了。他自然没有办法再安排人手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在夏市长这里,晚上你到我家里来。有些情况。电话里说起来不方便!,小

    “同意军地双方共同办理?什么意思?明知道你和于晨光已经知道了。还这么有恃无恐!确实很嚣张啊,或者说他们有着足够嚣张的资本?如果地方上的同志足够让我们信任的话,那荣国辉肯定是不可能有这个胆量的。

    这样看来,也就只有一斤,可能性了。我们的谢书记,也和荣家有着某中牵连了!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令我吃惊啊!不过,我们掌握的情况还太少了。想要掌握主动,也太困难了一些!”

    夏朝阳做出的猜测,其实是他们俩最不希望看到的一种情况。那样的话。极有可能,千州的党委班子,已经烂透了。面对的情况,困难度将会加大很多啊!

    “不管怎么说,我看,我们有必要在晚上好好谈一下啊!对了。我刚才约了于晨光,今晚到我家里谈事情

    “很有必要啊!就冲着那对兄妹,也有这个必要啊!我想,要是真的像我猜测的那样,那对兄妹的结局,可能会很悲惨了!”

    夏朝粗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不得不说,市委大院的绿化做的很不错。虽然千州因为大量出产煤矿,又是南北分界线,环境一项很差。但是,在市委大院,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蒋文轩也站起身,走到窗前,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他明白此时夏朝阳的心情,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临到头来,却现,原来情况要远比他估计的复杂。这样的感受可不怎么好啊!

    时间过的很快,都已经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了。蒋文轩才现。自己竟然还没有吃午饭。肚子也没有饥饿的感觉。

    “文轩,还没有吃饭吧?你先去吃饭吧!”夏朝阳不由感慨道:“这么大的一出戏,缺少了我们,总不会完美的!晚上再细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