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行仕途: 第二十四章 离开在即,官场小说

    川年,**将会在今年。月日系旧日召且大换届之年,现任总书记将会**上完全退下来,张笃信副主席蒋会登顶,入主中南海。

    现在是田年2月刀日,昨天刚刚度过了元宵节。各地党政机关已经开始正式上班,通城市和省委、省直的部分同志,却分别请假,坐车前往千州。他们都是应千州市委书记蒋文轩邀请而来。

    千州市自刃年开始,在夏蒋两人主政下。展迅,已经成为江南省第四咋小经济展迅的地市。隐然之间已经成为省北的中心城市。至于淮海经济区的建设,也极为成功,济市和千州两市,也在淮海经济区成为两个中心。

    “傅蒋书记这次还邀请了谁嘛?”

    通城市紫娘市市委书记傅言,东海市市委书记郁兴德两人是乘着一辆车子来的。蒋文轩原先还是他们的同事,现在小蒋的升官度,可是他们不能相比的了。

    “通城有柳德,范荣,蒋文军。齐振宇,赵晨,江思远,钱明亮,再加上你和我,九咋。;至于省里,有李振洲,梁伟两个;千州会有谁。我就不知道了。”

    傅言闭着眼晴,一一说出了他所知道的名字。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人,不过,细细想一下,就知道蒋文轩邀请之人,很有意思。钟雪臣曾经重用的,似乎并没有在邀请的行列之中。可能,那个从京城传出来的风声。是真的。

    “我听我老丈人说了。后天蒋书记就要到中央党校脱产学习了。而且,我们省初步确定的,参加**的六十个代表之中,就有蒋书记的名字。”

    郁兴德的岳父,虽然退下来的时候,也只是正厅而已。但是。有些信息渠道,却是极为可靠的。名字出现在江南省**代表之列。说明蒋文轩极有可能入选中委会,当然是中候委。但是弘岁的中候委,也很久没出现过了吧?

    “不要想太多了。都已经来了,蒋书记想要告诉我们的,自然会告诉我们的。不要这么没耐心!当然。要是能跟着蒋书记这样的领导自然是好的!”

    千州市常委院一号楼的客厅里,坐着一大堆的客人。被围坐在中间的。正是千州市委书记蒋文轩。而围绕着他坐着的,最低的也是副处级别的领导。自然没有人会因为耐不住好奇。随便问出什么问题来。“可能大家也都知道了,后天我就要出到燕京了,千州市的职务。我会继续兼任。到了京城,我会进入中央党校青干班培,在座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在离开江南省之前,请大家过来,也就是聚会一下。联络一下感情!”

    纵使他已经被盛老告知,会在**上入选中候委,但是,任何事情不到最后一刻,都有变数。因此,虽然请了很多人过来,但是其中部分人。都是来参观千州来的。不好落人口实的,看不惯自己的,江南省大有人在。

    “文轩。你给大家一咋小准信。这里的也没有笨蛋,中央党校进修。是迈入省部级副职的必经之路。大家都是朋友,没有人会做出拖你后腿的事情来的。”

    梁伟在两年前并没有跟随于信诚进入中央政法委任职,可能于信诚当时也已经知道了盛老要对自己考察的事情了。粱伟是他的妻兄,除开几个秘书,就属粱伟最合适在此时言了。

    “一个篱笆三咋,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也不多说什么,都说了。今天找大家过来。不过是联络联络感情而已,至于具体的事情。以后我自会联络大家的。大家都有点耐心嘛!”

    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隐隐之间,都已经知道了。只是希望他的定一下而已,不过这样的话,却不好直接由他来说出口。先让大家聚聚,让大家互相再熟悉熟悉,也就是他的本意了。

    今天被他请过来的,有四位是他的秘书。齐振宇、江思远、钱明亮以及齐鲁。其中齐振宇现在是江南省改委副主任,江思远是他在通城市计委任副主任时候的秘书,现在是漓河区常务副区长。钱明亮现在是东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至于齐鲁,他准备在自己离开千州前把他放下去,担任宏昌区党委副书记。

    而通城市在去年已经申报成功,成为副省级城市。下属的游河区、东海市及紫很市,升格为副厅级行政区。江思远和钱明亮,现在都是正处级了。

    除开这四个秘书,堂哥蒋文军,正在办理工作调动,下一步很可能出任省公安厅副厅长。妻兄梁伟,依旧在省检察院任职,现在也已经是副厅级别的高级检察官了。

    柳德现任北县县委书记,范荣现任东海市市委副书记,赵晨现任东海市常务副市长,李振洲现任建邯市栖霞区区长。再加上他在千州市培养起来的三位,他初步确定下来十二位,希望能在他们之中,培养出以后能够以为支柱之人。

    盛老也曾直言不讳,以现有的体制,完全不培养一些信得过的人,是完全不行的。当然。今天他邀请过来的十二位。也不一定以后都能成长起来。

    只是,这些人和他关系比较近,感情上他会有些偏向而已。

    一直到送他们走,他也确实没有再透露一句相关的信息。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考验了,几年之内。他不会真的动用这些人。

    “真的要离开千州了?你知道的,你在千州的威信有多么高,可以说。千州这几年能有这样的展势头,你可以说是居功至伟的”。

    于晨光,现在已经是千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了。甚至有传言,他可能在蒋文轩离开后,直接跨过市长,出任市委书记。不过,事情到底如何,暂时还没有人敢肯定地说。

    “这咋。世界,缺了谁,都不会有问题。千州离开我,难道就不能有展了?你也太瞧不起自己了吧?”

    和五年前第一次来千州时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千州,晚…二命有很多人出来散步,聊天了,市民广场卜。也怀有叭在跳舞。看着一座城市,在自己手中成长起来,自豪感自然是很足的。

    “算了不考虑这些问题了,以后记得千州还有你的一个老大哥,常回来看看!”

    “我会是不念旧的人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倒是你,你爸在燕省养老,于叔叔在京城工作。以后记得常去京城玩啊!”

    于晨光的父亲于德诚,一直在燕省工作,是在燕省人大主任的位子上退休的。而于信诚。很可能会在今年被任命为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并在明年执掌公安部。政法系统,又将会有一个家族成长起来了。

    “千州有你打下这么好的基础,我为什么要离开呢?我爸是我爸,我叔叔是我叔叔,懒得管他们!对了,听你的意思,中央党校进修完,就留在京城镀金喽?”

    “怎么,我没和你说过嘛?还是你们以为,我会去鲁东呢?”

    仔细想想,似乎他还真没和谁提起过。中央党校进修完了,会到那里任职呢。“这么说来。那个传言是真的喽?说起来,还真是奇怪了,我怎么就没有哪个老爷子赏识呢?算了,人比人气死人,再去喝一杯,帮你庆祝一下?”

    于晨光他说的,可是有点假了。表态支持于信诚出掌公安部的那位老人。曾经也见过于晨光,只是他也并没有和谁提起过。

    这些曾经位高权重,退下来之后依旧对政局有着巨大影响力的老人们。除开那些一力扶持后代走上位子的,还有不少会像盛老这样,在一些逐步在体制内脱颖而出的年轻人之中,选择接班人。

    “算了,答应了两咋。小家伙回家给他们讲故事的,做爸爸的,不好言而无信吧!”

    “那好,等以后有机会甭来找你!就不打扰你去享受家庭生活了。”

    “爸爸,我还以为你今天又得很晚回来呢!”

    蒋秋寒和蒋秋蝶听到开门声,“蹭蹭蹭”就跑了过来。两个人,不约而同说了一句话,可是把他臊得不行。

    虽然他也想学夏朝阳那样的无为而治,可是人和人是不同的。工作风格。也不是可以随便改变的。他在千州有着极高的威信,这是好事,可以做到令出必行。但是,下面的人。也总是喜欢向他请示各种问题。天天忙的不行啊!

    “来小寒小蝶,让爸爸来抱抱!”

    两个小家伙都早慧的很,又有个当老师的妈妈,不管学什么都快的很。总是能给他这咋,父亲。带来很多惊喜。

    “回来啦?先去洗个澡吧。看你一身酒气的,也不怕把他们熏着了!”

    梁兰的身材原本就非常好。生过孩子,胸部更显丰满,身上也有了成熟女人的味道。教书育人八年了,身上更是有了一股浓厚地贤妻良母的味道。简简单单的一套家居服。在蒋文轩看来,就非常吸引人。

    “来,两个宝贝,跟着妈妈去洗脸去。待会儿爸爸给你们讲故事!”

    洗完澡,给两个小宝贝讲完故事。梁兰已经做好了宵夜,前几天剩下的元宵”他特别喜欢吃这些甜腻的东西。从来就吃不怕,梁兰原本并不怎么会做这些,他喜欢吃,也就慢慢学会了,现在已经是个中能手了。

    “中央党校进修完,你到底会去哪里工作啊?不是在鲁东?”

    两年时间,他早已经完全通过了盛老的考察。官场上有人走茶凉一说,这次换届之后,盛老可就是前前任七巨头了,自然是要把他推到更高的位子了。另外,盛老也准备将他身上浓重的夏系气息洗刷掉。

    涉及到副省部级的职务,又不能是虚职。还要拜托各大派系的影响。盛老为此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前几天已经最终确定了下来。

    “不是去鲁东,老领导在那里,过段时间,师叔就会成为鲁东省委书记。我过去,身上夏系的气息不是更重了。盛老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生的!定下来了,中办督查室,六月上任,常务副主任,正位。”

    九十年代初期,中央有意加强党政监督,将各级党委下属的督查室,都提了一介。级别。**中央办公厅督查室,为副部级机构。对下级党政执行中央命令,有监督之权;对中央领导交给的专案,也有查办的权力。可以说。是个中枢机构。执掌这个机构。一来他能够和未来的一号长贴近一些;二来,也可以让他身上经济强人的光环,削弱一些。

    让他的眼界变高一些,也加强他在党务能力上的练。还有一点。中办接触的,不是中央及国务院部委领导,就是地方大员们。也算是在大家面前露露脸了。

    当然,梁兰并不需要知道。他到底是担任什么职务。她只要知道。去什么地方就行了。她相信,她的丈夫,就算在工作上遇到再多的难题。也一定可以解决好。

    “那是什么单位啊?中央办公厅?”

    “对,全称是**中央办公厅,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工作。中枢部门。以后你遇到谁介绍自己。就可以说,我是中办蒋文轩的夫人喽!”

    “去你的,我要是真这么显摆,你会喜欢?那什么时候离开千州啊?党校进修完,就去京城工作嘛?”

    梁兰又不是没有见识、只知道显摆的女人,他也只不过是和妻子开个玩笑而已。

    “你继续在千州工作。等把这一届的孩子送到大学了。我再帮你调动工作好了,也不知道能在燕京工作多久。总是让你这样跟着我跑来跑去,真是难为你了!”

    “你是当领导的。跟着你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只希望你能让我带完一届学生再换工作地点!”

    这么说,也就是希望他在燕京待满三年喽?三年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