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行仕途: 第二十三章 京城行,官场小说

    晨米,我去燕卓这几天,千州的作,你就多费心了旺※

    虽然不知道除开夏老和夏然两位,还有哪个老爷子要见自己。不过,不就是见咋。面而已,他当然不会就怕了,不符合他的风格嘛!要是他知道谁想要见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可能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放心!出不了什么问题的

    于晨光现在已经是千州市委副书记了。可以说,千州市的领导,都很年轻。而这个年轻的领导班子,却显示了极大地工作能力,让省委极为放心。

    “对了,于叔叔升职之后,我还没有恭喜过他呢。

    这次倒是可以当面给他贺喜了。”

    在一个多月前,江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于信诚,被提拔为国务儒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据说是受到了一个政法系统老人家的看重,才有了这次的提拔。

    政法系统,相对独立,有些老人家,虽然退了下来,但是在系统内还是拥有极大的威信。而于信诚在担任江南省政法系统一哥期间,江南省全省的社会治安,生了很大的改观,被老人们看重,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对了,怎么想起来耸着梁兰和孩子一起去啊?”

    “原来答应过她,没过几年到一个名胜古迹旅游一次。趁着机会,带她去京城转转。都可是有不少可以看的风景的,两个孩子嘛,让他们长长见识去!”

    蒋秋寒和蒋秋蝶已经八个月大了,都早慧的很。哥哥蒋秋寒甚至可以背诵唐诗了,这可让他和梁兰惊喜不已!“你对梁兰,倒真是好的不得了啊!千州市委书记的夫人,嫁给你,还真是她做的最正确的一个选择了”。

    说起来,粱兰对这些其实并不看重。不过,丈夫这么有出息,做妻子的,总是会比较自豪的。梁兰想起结婚那晚,蒋文轩和她说的,让孩子成为市委书记的公子和公主,才过去两年,就成为现实了。

    “我倒是认为,我能够娶到她,才是我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燕京,自几百年前成为明朝的都之后,似乎就一直是这个古老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名胜古迹更是一大堆,若不是因为这些名胜古迹,当年解放战争的时候,中央也就不会下定决心要和平解放了。

    他和梁兰都还是第一次来燕京,千州市观音机场,每个星期有两趟航班飞往燕京。他和梁兰坐上飞机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兴奋。倒是两个小家伙,看看这里,摸摸那里,很是淡定。

    “芬姐,你看,那对孩子好可爱啊”。

    两个瓷人儿一般的孩子,一上飞机,就被空姐们注意到了。倒是帅气的蒋文轩、美丽的梁兰,被直接忽略了。

    “你也不看看他们的父母,这么帅气的父亲,这么美丽的母亲。生出来的孩子,会不可爱嘛?这对夫妻,看起来好年轻啊!”

    这位被唤作“芬姐”的空姐。年纪比其他空姐都要大一些。显然应该是这趟航班空姐的负责人了。经她一提醒,空姐们才注意到,戴着一副墨镜的蒋文轩,果真是英俊的很,可惜了人家已经是名草有主了。

    这么多空姐在一起,有时候自然会比一般的少女们放得开一些。不少人看着英俊的蒋文轩,再看看一旁艳丽的梁兰,都露出了遗憾的表情。要是这位英俊的乘客,是单身。或者是独自一个人乘坐本次航班也好啊!

    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安全到达了京城的机场。办完手续,走出安检,他就看到了在人群之中,过来接他的夏朝阳。几个月没见,似乎夏朝阳身上的威严更甚了,到底是团中央的二把手了。

    “劳动团中央夏书记来接我,我是惶恐不已啊!”

    “去你的,敢情我来接你,还做错了不成?今晚就住在我家里好了,钟叔叔也在京城,到时候会一起来吃晚饭的。对了,还有于叔叔。晚饭之前,我爸和我爷爷,可能会和你交流一下,晚上我带你去见那位神秘老人去!”

    夏家老宅,位于京城西郊,占地极广,三层楼房屋后,更是有一人工挖出来的湖。车子网靠近夏宅,蒋文轩就注意到路边有不少持枪警卫在放哨。越靠近房子,警卫越多,有些甚至是军官。

    “夏哥,我现在有点紧张了,怎么办?”

    “屁,我家老太爷和老爷子,都是普通人,又没有三头六臂,你紧张个什么劲呢?”

    夏老和夏然显然也意料到,他可能会比较紧张。将谈话的地点放在了屋后的湖边,匆匆吃过午饭。他就被夏朝阳带了过去。五月末的京城,天气已经比较热了。湖边的树荫下,倒是凉风习习。

    “夏书记,夏老!”

    夏老身穿中山装,虽然满头白,但是精神量标,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一股威严气势。他还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的。反倒是站在夏老身边的夏然,虽然是现任的七巨头之一,却没有给他太多的威压之感。

    “小蒋,不要紧张,你和朝阳是朋友。把我当做是你爷爷就成了。这次邀请你来京城,不过是随便聊聊而已,来坐吧!”

    照说,他这个地方上的市委书记,虽然年轻,但是安该也不至于受到夏老和夏然这样的重视,两人联合接见自己啊?带着疑惑,他坐了下来。

    “小蒋,八年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一直想要见见你这位青年俊彦,可惜一直没有什么好机会。这次邀请你过来,没有影响你工作吧?。

    “能见到您,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至于说千州的工作来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千州离开我,还有那么多的同事,出不了什么问题。”

    聊天,总是要慢慢开始的,夏老也害怕直接说重点,吓到了小蒋。

    “别人说千州能有这样的展度,朝阳居功,我却不怎么看。没有你帮忙,他是做不出这么大的一份成绩的。对了,你和朝阳、齐晨都合作过,对他们俩,有什么评价?”

    能和齐家和夏家的三代杰出人物合作,他也曾经对他们做过比较。殿七一此问,亦屏正常,稍稍汰疑了一下,他便开口回答觅不

    “各有千秋吧,夏哥擅长党务,更像是一艘大船的船长,指挥调度都很有能力;而齐晨,他对一些微观的问题,以及行政事务比较擅长,另外他势必躬亲,在我看来,没有夏哥无为而治的厉害!当然,夏哥在手腕上尚需锻炼。”

    这是他的心里话,并没有因为是夏老在问他,他就对夏朝阳高看一眼。

    “很中肯的评价,没有糊弄我!希望今天晚上之后,你依旧可以保持这样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从基层走到现在的个子的。很多老家伙。对你都很有好感。

    怎么说呢,你这小家伙,看似为人圆滑,其实是自有坚持的原则。入仕以来,基本也做到了为民做事的原则。在和黑恶势力斗争的时候,不畏惧。也不蛮干,怪不得盛老头子这么急着想见见你!”

    “盛老头子”?是谁啊?一如他对夏齐二人的评价,老爷子对他的评价,也很中肯。但是夏老最后提到的盛老头子,是谁呢?不会是上一任七位巨头之一的盛老吧?“呵呵,不要紧张,今天晚上想要和见面的,是盛老哥。他脾气出了名的倔,甚至比我爸,还有另外几个老爷子更厉害。所以虽然我爸比他年长了二十岁。平时也多叫他老盛。”

    盛老,盛丰。丑年出生,按资排辈其实算是夏老的晚辈了。但是,盛老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工作风格,都很让几个元老满意。夏老等人,称呼他为老盛,盛老头子,算是对他的一种认可。

    至于盛老要见他,他依旧是疑惑不已。他和盛老,毫无交集的两咋。人。老爷子见自己是为了什么呢?

    “老盛,自称共和国的纯臣,一向看不惯我们这些忙着安排自家人接班的老头子。五年前,我下手快了一些,将你的老领导雪臣纳入了夏家核心,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这一次,他想要见你,是准备看看,你是否能入他法眼,继承他的衣钵!”

    直到夏老直接说出了盛老的打算,他才知道。之前,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猜测。盛老是谁,前任中央七巨头之一,中纪委内威信极高,听说在西南地区,门生故吏极多。继承他的衣钵?自己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些呢?

    “文轩,是不是吓呆了啊?盛伯伯不喜欢太做作之人,自然一些就好!”

    “我知道的,能和盛老见面,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至于说什么继承盛老的衣钵,我会平常心对待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他短暂的失神,在夏老和夏然看来,才是正常不过的表现。这样的事情,纵使换一个省委书记来面对,也一定是相同的表现。

    倒是蒋文轩他这么淡然的态度,让他们很欣赏。

    “好,能有这样的态度,我看今晚你必定不会空手而回的。时间差不多了,去吃饭吧。雪臣和信诚也该快到了

    和夏家的宅子相比,盛老所住的房子,面积要小了很多。盛老没有子女,家里除了老伴,就是组织上安排的几个警卫、几个医护人员,还有就是一个机要秘书。

    盛老对待下属极为严格,虽然有很多人都自称是他的门生,但是真正得到他认可的,却很少。为了使他不要太紧张,盛老的老伴也一直坐在书房里,不时帮他们续上茶水。不过,从始至终,也没有对他们的谈话插上哪怕任何一句。

    从晚上六点,一老一少聊到了十一点。整整五个小时。也不止是政治这样的话题,盛老的学识非常渊博,古汉语、经济学,都和他聊了聊。从一开始的满脸严肃,到最后的隐隐带着一丝微笑,他猜测,自己起码没有让盛老太失望。

    “夏老再和钟雪臣谈话之后。我也曾经和钟雪臣聊过。我之人有介,习惯,喜欢给人打分数,满分十分,你的老领导,我给了7点分。之前我没有和你接触过,一些了解也是从报告上,文章上。今天和你聊了这么久,我给你同样打7分半,至于你以后是否能把自己分数加上去,就看你自己了!”

    在盛老看来,自己能和钟雪臣相提并论,或者说给的评价一样。这是他从来没有意料到的。

    “和钟省长比起来,我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当不得您这样的评价”。

    “我送你一句话,为人不能有傲气,也不能太谦虚了!时间不早了,今晚就聊到这了。明天你再过来一趟,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

    到这,他忐忑的心,总算是平静下来了。任谁有这样的机会,也不可能保持住镇定。现职领导之中,盛老确实有不少地门生故吏。介绍一些人给自己认识,说明自己算是初步得到了盛老的认可了。

    “谢谢盛老!我就不多打扰了,明天再来拜访!”

    “嗯,回去的时候,路上注意安全”。

    将蒋文轩送走,盛老爷子的老伴儿才开口问道。

    “老盛,你明明对小蒋很看重,怎么才给7分半啊?喜欢就是喜欢,看重就是看重,遮遮掩掩干嘛呢?”

    “还是老伴儿你了解我!小蒋确实不错,我这不是怕他恃宠而骄嘛!七分半,已经很不错了”。

    盛老乐呵呵地回答道。

    第二天中午,蒋文轩在盛老爷子家里,见到了七个人。其中不少人,是他想都没有想到的。位子最高的,是现任七巨头之一,两年后有望登顶的张副主席。另外几位,一个是中政局委员,另外五位,也都是正部级大员。

    对老爷子的选择,他们都表示了认可。声明会对小蒋好好磨练磨练。张副主席工作比较忙,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了。另外六位,在老爷子家里,吃了午饭才告辞离开。

    不久之后,从京城传出了风声,全国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丑岁的蒋文轩,被退休不久的盛老爷子看重,选做了老爷子的接班人!,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