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色: 第1715章 擦枪,官场小说

    监狱的规矩和医院差不多,天黑了肯定不能探视,不过万事总有例外,尤其是对唐林这种生命安全仍然处于高度警戒级别的特殊人物。

    黑子瘦了,本来黑子在里边学习散打已经壮实了不少,可是这次受伤让他元气大伤,跟原来差不多了。唐林看的心疼却无法表达,他只是跟黑子安静的面对面的坐着,黑子的脸上充满惊喜和尴尬,惊喜的是唐林这时候居然来看他,尴尬的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只会给兵哥添麻烦,除了这个他什么都做不了。兵哥现在正是创业正是用人的时候,如果他在外面至少兵哥还有个可以信赖的自己人,哪怕大事做不了可是跑跑腿开开车干些力气活还是没问题的。

    他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那个伤疤,因为跟兵哥比起来那伤疤不算什么,甚至是耻辱。兵哥身上的伤疤都是他军旅生涯最杰出的见证,他的伤疤只是因为自己没本事。

    “兵哥,教官说我表xiàn优异正跟我申请减刑呢,说好了可以减刑8个月到1年。”黑子眼睛闪亮的说道。

    “是么?那是你应得的,这么说如果顺lì你年底就能出来了对吧?兵哥年底应该不在中州市里工作了,会去商唐县,一个挺贫穷的地方,你愿意跟着兵哥去么?”唐林的声音很温柔,甚至比他对待女市长还要温柔。反正身后坚持必须跟在身边的岳朵看得极其不适应,而且她很惊讶于唐林居然在监狱里还有兄弟。作为她会本能的认为在监狱里有兄弟的人都不是好人,那么唐林也不是好人么?

    这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就是那个黑子吧?那个唐林刚到中州时候的工友,是的,一定是的。她脑子里拼命搜索才终于对上号,可是黑子具体入狱的细节她就不清楚了,身边那个冷血杀手又不可能交流,她只能自己继续想。

    唐林的话她听得很清楚,唐林居然邀请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本事卑微而怯懦的人去商唐县?他到底什么意思?

    可是唐林的话还没有结束,“当然兵哥不希望你跟着去商唐,那地方会比较艰苦,你已经替兵哥在监狱里受过苦你应该留在市里去保镖学校学习顺便照顾好你妈妈,这样更好对吧?”

    黑子却突然激动的站起身,大声拒绝,“不,我要跟着兵哥,我知道我娘兵哥会照顾的很好。我……我不想再无功受禄连累兵哥,只要兵哥你不嫌弃我没本事我就到什么时候都跟着你,什么苦都吃得下!”

    岳朵心里猛地一动,黑子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被洗脑一般,那种坚决和决绝她好久未见,这个黑瘦的孩子替唐林进的监狱?即便这样出来还要死活跟着他?难道唐林用人家的母亲做了威胁?

    这情形这情景怎么看都像是黑0道电影里黑0老大作恶的情节。黑子究竟给他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才锒铛入狱?可惜到现在他还看不明白还执迷不悟,她本能的想要上去问个清楚,她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她没能成功,杨钦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目光里充满冷血的杀气。她见惯了生死,可是这种设身处地的杀气还是第一次见,她有些害怕了,杨钦抓的她很疼很疼,她咬牙坚持着,尽量让自己的目光看起来坚定而勇敢。

    然后杨钦松手,她再没有上前。

    杨钦会用哑语,其实就是口型无声警告:我不管你是谁,最好老实呆着,否则后果自负。

    这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岳朵是个有智慧的人,这时候再轻举妄动肯定会吃大亏。杨钦这样的冷血杀手哪怕是在监狱里也能随随便便把她捏死,她甚至怀疑这家伙发了疯连唐林都控zhì不了。

    这边唐林和黑子的谈话还在继续,唐林挥挥手让黑子坐下,“坐下坐下,你要学会沉着冷静,不管发生什么事,知道吧?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养伤,兵哥早该来看看你可是我有点忙都耽误了……”

    黑子重新坐好,正襟危坐,“兵哥,你千万别这么说,你老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说啥了,都觉得没脸见你。你是做大事的人,你中毒的事情这里边大家也都知道,我……我就是出不去,我要是出去用尽一qiē办法也要把下毒的人找出来,然后……”

    黑子没有说出然后,但是很显然大家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唐林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黑子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他从他的眼神里就看得出,除了在他跟前依然拘束和自卑之外,在别人跟前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性格。

    唐林无法判定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因为黑子在监狱里这些变化都不能直接体现出来。他唯一担心的是黑子想着报仇,给他报仇给他自己报仇,而这两者都行不通,都不行。

    他该怎么说呢?

    有些事他面对黑子真的无法开口,也无法出尔反尔。是他让他不管在哪里都要坚强都要勇敢,身体上的瘦弱不代表在哪里都要受欺负。是他手把手教会他的功夫,现在他要他重新变回那个老实人么?

    不,绝不!

    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他的脑子在飞快转动,他最终决定还是把黑子带在身边最好,别人谁带他都不放心。他安静的点头然后淡淡一笑,“我看你现在浑身干劲,那就在里边多学点东西,法律法规,金融经济,等伤口好了就开始继续训练。我要的可不是个小跟班我要的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多面手,知道吧?”

    黑子兴奋的点头答应,“好嘞,你放心吧兵哥,这里边教官们对我都很好。我也不会给人家添麻烦,你让我做的事我都会做好的。而且这地方是个磨练人心性的地方,我自己以前吃过一次大亏以后再也不会了,最起码要吃一堑长一智。但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跟着兵哥,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这是心里话!”

    唐林的思维却飘向远方,黑子不太适合跟他在仕途上打拼,黑子出狱以后他会把黑子带在身边历练一年半载然后还是会让他进入自己的公司。尽管那时候他的公司和事业不知道掌控在谁手里,可是无论掌控在谁的手里肯定都会有黑子一个具体而重要的位置。当然他不会拔苗助长不会一开始就给他金钱高位和权力,他会让他行走一个踏踏实实的轨迹,他要真正的培养他。

    到现在为止唐林内心真正培养的人,真正不惜一qiē代价都要带起来的人只有三个,一个是自己妹妹唐果一个是每天跟在身边的万花筒梁爽最后一个就是还在监狱里的黑子。黑子想的很对,他出来,他在外面,唐林至少有个完全可以放心的人。现在唐林完全放心的人很少很少,而且有些别扭的是那几个人还都是女人。

    他缺少兄弟,他渴望着兄弟,他心疼着在监狱里度过的兄弟。否则他也绝不会带着自己虚弱的身体大晚上来探望。

    探望的时间不长,只有20分钟,两人说话的时间大概有10分钟,最后唐林临走的时候出于意外的把杨钦叫了过来,然后给黑子介绍,“黑子,等你出来后他就是你的教官,我相信你跟着他一定能够学到过硬的真本事。”

    黑子马上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不过目光里也充满疑问,那意思兵哥你不教我了么?唐林自然看得出他的意思立刻解释,“杨钦算是你的专职教官,我跟飞鹰算是额外带你,懂了?小子,还够贪心的,走了,等我出院了再来看你!”

    ……

    黑夜中车队在黑暗中谨慎的前行,车子里很安静,安静的可怕,一如外面安静的郊外。每个人似乎都很紧张,因为唐林不是没在路上出过事。唐林在做什么?他一边擦枪一边在装卸子弹。先是把弹夹里的子弹一颗颗拿出来擦好,然后再一颗颗装回去。脸上的表情十分平淡,可是岳朵却不得不多一分担心。

    “你……你不会擦枪走火吧……我看你连保险都是打开的……”

    唐林看了她一眼,“嗯,我的枪24小时不上保险,你才知道么?”岳朵快被这家伙折磨死了快要气死了,唐林这种说法和态度让她终于发飙。

    “唐先生,虽然我不知道刚才那个孩子多大了也不知道你们什么关系有过什么故事。但是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给人家洗脑,不要用卑鄙的手段强迫人家给你卖命。人人家因为你进的监狱是吧?现在还没出来呢你又惦记上了,实话说我对你这种行为很不爽!”

    岳朵说完立刻后悔,因为杨钦透过后视镜一抹杀人的目光袭来,她身子下意识一抖,然后咬着牙等着唐林发飙,她甚至会觉得恼羞成怒的唐林会一枪托把她打晕,然后……然后打开车门扔下去,扔在荒郊野外,大晚上,让她自生自灭,她身上只有一部没有电池的手机!

    唐林依然在安静的擦枪,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的目光依旧柔和,只是细细观察会发现他的眼里有液体的东西在闪动。岳朵心里更加没底,无论如何她都不该在他擦枪又情感脆弱的时候刺激他,现在看来不是没事了而是暴风雨爆发的前奏。

    果然,一向对她冷漠冷血的杨钦都不得不开口帮她解围了,当然他用的是他自己独特的方式。

    “只警告你一次,你再敢胡言乱语我立刻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