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名的噩梦小说白桃裴时目录阅读

听见男人略微嘶哑的声音,白桃立马就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

她推了推面前的胸膛,坚实的肌肉有实感得很,男人独特的味道传入她的鼻中,依旧是熟悉的味道……

不对,她怎么就跑到他裴时怀里了?而且他、他还在这个时候有反应了!

白桃的脸发烧似的,她根本不敢去看裴时的脸,只好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你、……她想问,他们昨晚没有做什么吧?”她也没喝酒啊,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应该也没有乱性吧?

裴时一看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他放开她,故作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你放心,昨晚我们什么事都没有。”白桃立马抓住了被子,她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没有说相信也没有说不信。

她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

裴时有些窘迫,他咳嗽了一 声:“”我去下洗手间。’

白桃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红着脸将被子拉过头,听见他的脚步声响起,然后是关门声,水……还有若有似无的男人隐忍的低

这什么旅馆,隔音效果也太差了吧!

白桃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不用想都知道,现在肯定是红得不行了。

她可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少女,对于裴时在浴室做的事情,她不用想都知道他是在做什么

不仅如此,她甚至脑海里面都出现了他浑身未裸的画面……这些压根不用她想象,全都是印在她记忆里面的。

别说是看了,她都不知道摸过多少遍了。但也更因如此,她才会对脑海里的画面怎么都挥之不去。

等到男,人都解决完走出来,拍了拍她的被子,她的脸还是通红通红的。

“白桃,我们今天还要去警局。”想起正事,白桃才—掀被子,跳也似的从床上下来,跑进了厕所里面。

她连看都没敢看裴时。

好不容易才从厕所里磨磨蹭蹭的出来,她却看到裴时已经整理好一一切,衣冠楚楚地坐在床边看着一本书。

换下来的T恤长裤叠好放在了床尾,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声音—如既往的冷静。

“好了?”他言简意赅地询问。

白桃点点头,她走过去,将他换下来的衣服收起来,放进行李箱里面。

裴时微微皱眉:“这个我穿过了, 你再买其他的送人。”白桃嗔了他一眼:“我知道,但也不能把你穿过的就留在这里吧,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

说完她就开始继续收拾,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刚说的有什么奇怪的。

裴时却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个浅的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原来她也不喜欢,把他用过的东西给别人。

两人走出旅馆,昨晚的男人在窗口柜台昏昏欲睡,看到他们神清气爽地走出来,他才朝他们若有深意地笑了笑。

“昨晚两位过得还愉快吗?”白桃撇了撇嘴:“是啊,真是”愉快’呢!”

她说完就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这鬼地方,她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裴时紧走几步,跟上了她。

白桃打了个车,要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她才刚准备提就被男人一手将行李箱提起来,帮她放到了后备箱里。

看他做完这一切, 然后又给她拉开后座车门,让她先进去,白桃的心里顿时生出一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

曾经他连正眼看她一眼都欠奉,现在却会这么绅士地替她做这做那

上车之后,白桃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好一—阵之后,她才看着窗外道:“裴时,以前你从来不会帮我开车门。”是一次都没有过,不管她是什么样的身份,是他的学妹或者是她的妻子,他一次都没有帮她开过车门。

白桃顿时觉得有点想哭。

曾经她想要的温柔,现在被人加倍送了回来,可她却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