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天妃两百年了小说 宋巍令仪完本阅读

他眸光温和,疏离也不见了。

我心乱如麻,「宋巍。」

「嗯。」

「你……你确定自己不是个完整的男人,对吧……」说完,我担忧地朝下瞥了一眼,「我能确定自己是个完整的女人,你要是不确定,就让我来……别、别搞砸了……」

宋巍的温和瞬间像被冰层凝固,对我道:「令仪姑娘,我但愿你从没长嘴。」

辛夷带走了宋巍,只剩下我独守空门,等候发落。

从前我和峒渊好的时候,后宫的脏水从没泼在我身上过。

慢慢地,就连纳进来陪着演戏的宫妃,都被峒渊找了各种理由弄出皇宫,后宫那些花花肠子我还真没见识过。如今见识了,只觉得无趣。隔了一日,我翻墙出去,踱步到宫人休憩小坐的地方,猫着听他们聊天。

「听说宫里最近十分不太平,大家干活都得小心些。」

「是皇后和宋公公的事儿?」

「那都是八百年前的老八卦了。」

我挑挑眉,这才两天,怎么我就不是红人了?我揣着袖子,往前凑了凑,侧过耳朵去。

「……那天晚上,小桃路过盛宇宫的时候,四周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接着,旁边的小舟子就不见了。现在还没找见呢!」

「小舟子深夜怎么出现在盛宇宫?」

「小舟子和小桃好上了,懂的都懂。」

先前讲故事的那人摆了摆手,打断他们道:「你管他们呢,都说,宫里住着妖女,吸人精气,魅惑君主。小舟子就是被捉去,吸成人干了。」

我一想,就是宋巍的手笔。

「到底是谁啊?」

「钦天监说了,是宠妃!」

「钦天监着实不厚道,话说一半儿,剩下一半让人自己猜。」小丫头不满地嘟哝。

我不耐烦道,「这还用猜吗,许听柔呗。」

宫人被神出鬼没的我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惊叫地从地上弹起来,蹦出二尺远去。

他们看清是我,一脸死灰,呼啦跪了一地,喊着娘娘饶命。

我摘下身上的树叶儿,从草里走出来,和蔼道:「别害怕,我就是路过,听个热闹。」

「没、没有热闹。」小太监壮着胆子回道,「都是奴才胡诌的。」

我说,「哪里是胡诌的,本宫就亲眼看过。」

他们好奇地抬起头来,我表情阴森,对着小丫头勾了勾两个指头,「许贵妃是狐狸精,不光吸人精气,还抠人眼珠子吃。」

「啊……」小丫头吓得跌倒在地。

「到时候被抠了眼珠子的人,会到处顶着两个血洞找人替死。」

「我……我好像看见小舟子了,他……他就是没有眼睛……」旁边的一个小太监吓得跪坐在地上,安知不是那天做梦睡迷糊了,自己吓自己。

看着一群人脸色发白,我心满意足,阴恻恻道,「晚上可千万——别落单啊。」

要说宫里除了八卦传得快,还有什么传得快?当然是鬼故事。

转眼间,宫里人都知道许听柔喜欢吃人眼珠子,一到深夜,盛宇宫门前就会站满无眼之人。一时间,许听柔的盛宇宫前门可罗雀,连前朝的大臣都派了人来隐晦地向我打听,是否真有此事。

许听柔正午的时候来了,彼时我沉迷于研制迷药,只觉得人间这些小玩意儿有趣极了,无需法力,就可迷倒一头大汉。我正要抱着一堆瓶瓶罐罐送去慎刑司,试试看能不能将宋巍救出来。

许听柔站在小树底下,满眼阴鸷,「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喜欢吃眼珠子?」

我动作一顿,转瞬笑道:「许贵妃耳聪目明的,想必眼珠子滋养人,一定好吃极了。」

许听柔跨步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一定要拆散我和辛夷!」

我眼下忙着救宋巍,哪有功夫管她,「辛夷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败他气运?」

许听柔一听,眼底戾气横起,「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没这么想,你却这么干了。」我虽法力全失,可一双眼磨练了多少年,并不妨碍我一眼看出辛夷身上的死气,也难怪天帝急吼吼地将我们四人赶下凡来,救他这倒霉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