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小说容鸢霍无舟容鸢全文阅读

沈家—案,不过半月便顺利平反,除了霍无舟,宋知庭自然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由此,沈家没了罪人之身,沈家的宅子自然也是回来了,沈俞修与容鸢也能堂堂正正地回到沈家。

沈家虽无沈清秋,但沈俞修亦是个有才华的,待新皇登基,重振沈家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些日子,容鸢也不做多相,天天相着邦沈命佟调理好自子。

“兄长,喝药了。”容鸢端着—碗药进了沈家书房。

书房中挂着—副画,画上正是她爹娘,兄嫂还有侄子和她一起吃饭的场景。

那时一家子其乐融融,哪像现在,清冷孤寂。

沈俞修看着画,一时出了神。

容鸢凑,上前,眼神也黯淡了几分:“兄长可是想爹娘他们了?”

沈俞修这才回过神,敛去脸上思绪。风波过后,思念亲人自然是人之常情,可是他也不想让容鸢触景伤情了。他收回眼神,从容鸢手中接过汤药一饮而尽。

喝完,他才像是不经意问起:“鸢儿,你今后作何打算?”

毕竟,在燕国,女子不比男子。

他自然是能一直照顾容鸢的,只是,女子若一辈子待在娘家,传出去会被人笑话。

容莺给沈俞修倒了一杯水递,上前:“我想再多陪陪兄长—些时日。”

她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只能尽力治好沈俞修身,上的旧疾。

至于其它的,她实在是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沈俞修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还是惦记着让她有个好归宿オ是真正幸福。

他犹豫了一下,才问出口:“鸢儿,你与阿舟…我是说顾侯,真的再无可能了吗?”

容鸢愣了一下,接过沈俞修手里的茶杯,语气带着难以言状的沉重:“月儿死在他手里。”

她一点也没忘,当初月儿小手拉着她,是怎么痛苦地死在她怀里的。

那个雪夜,她抱着月儿四处寻医,霍无舟对连翘那个凶手那般温柔。

这些都是她的恨,她的怨,哪怕过去时间再长,她也无法轻易忘怀。

—句话,让沈俞修哑口,他轻拍了拍容鸢的肩,轻道:“不怕,哥哥养你。”容鸢抬眼,刚想笑,却忽然感觉心口有些发麻,带着一种闷闷的感觉。

“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沈俞修眼神关切。

不过一瞬,心口的麻痹感又瞬间消失。

容鸢脸上才笑了笑,摇头道:“没事,就是有些累了,回去休息休息就可以了。”

“这些天,你确实也忙坏了,去休息休息吧。”沈俞修也没做他想。

容鸢没有推辞,回去便真的歇下了。没来由的,她近日觉得格外犯困,都说春困夏之,倒是不假。

只是她这一觉睡醒,天边夕阳烧红了一片,甚是惹眼。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竟然看见宋知庭就坐在自己旁边。

她看见,宋知庭看着她时,面带愁容。

可见她醒过来,那脸上—丝丝愁绪又彻底消失不见。

“你怎么来了?既然来了,怎么不叫醒我?”她这才坐起身来问他。

宋知庭—笑,眼底所有的愁绪一扫而空:“你近日太累了,看你睡得香便没叫你。”

她看天边沉暮,还不由吓了一跳,她这一睡,竟睡了大半天了。

她走下床,不由腿脚发软,差点没站稳,好在宋知庭扶了她一把。

她冲宋知庭看了—眼,本是想说一句她没事。

可是扭头,她看现见宋知庭用一种十分悲切的眼神望着她。

“师兄,别为我忧心,我这—一生,已经够了。”

她早就应当死了,她不惧,也无憾。宋知庭向来不是什么多愁善感之人,可当他意识到这一次,他只能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消逝,而他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他心里说不出的感伤。

他扶住她的手紧了又紧,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说这些胡话。少年时,我们还约好,若是我们自由,便想仗剑天涯走一遭,所以我才抛却朝堂,做了游侠。”

容鸢坐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她眼神愣愣看着水中的波纹,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年少恣意的日子。

算起来,最是快乐无忧的时光,便是宋知庭在的那些日子。

可惜,终究是回不去的。

她垂眸微笑着:“真好,你能过上自己更好的生活。”

“莺儿,跟我走吗?”他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