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要和离免费小说_叶非晚封卿全文阅读

叫晚晚总归不合适

南墨听着叶非晚的话,轻怔。

他抬头,望着眼前的女子,她分明只说了那一句话,却好似说了千言万语,眼神不再似以往烂漫无瑕,反倒添了几分女子的烦扰。

是……封卿带给她的吗?

“晚晚……”他声音微有呢喃。

“瞧我胡说的呢!”叶非晚却已经反应过来,眯着眼睛笑开,“南大哥不是还要读书?”

“……是啊,”南墨颔首,“那我便先回去了。”

“嗯。”叶非晚点头,“我也要快些去找爹爹了。”

南墨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外,同样转身,朝着另一处走着。

却在走出长廊,穿过一旁的莲池小路时,顿住了脚步。

前方,封卿正站在那里,神色平静,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周身散发着寒气,丝毫不像……那传闻中的闲王。

南墨思虑片刻,还是微微作揖:“王爷。”

封卿仍旧神色未变,便是声音都无一丝波澜:“南公子无需多礼,只是不知南公子可有时间?”

“王爷若是有事不妨直说?”南墨自是聪明之人,封卿将话说到这份儿上,他岂会不解其意?

“本王知,南公子同内子自小一起长大,关系自是密切的紧,只是如今,本王既已与非晚成亲,南公子虽说心无杂念,可毕竟是男子……”话已至此,恰到好处的停顿下来。

南墨神色微变,封卿的意思,他是明了的,即便他与非晚自小一起长大,却终究男女有别,再不可如今日一般单独相处了。

方才,自己还在问非晚他待她可好,未曾想不过片刻他便已经找上门来。

所以……他定然是在意非晚的吧。

“王爷提点的是,”南墨颔首,“确是在下逾矩了。”

“南公子深明大义,”说明了来意,封卿也不多做停留,微微颔首便要朝叶非晚消失处走着。

南墨轻怔,同样朝反方向而行。

“还有,南公子,”已走到莲池小路尽头的封卿止住了脚步,声音不轻不重,却刚好南墨听得清楚。

“……”南墨未曾言语。

“往后,‘晚晚’这类亲昵闺名,还请南公子能不叫便不叫了。”因为,每每听见,都让人心情烦躁。

这话,封卿是永不会说出口的。

那个女人唤他,永远是一口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王爷”,而他,也唤她一声“王妃”,唯有人前做样子时,会唤她一声“非晚”。

“晚晚”,一个太过亲昵、旁人叫却又分外刺耳的称呼。

话落,未等南墨应声,封卿已经朝着前方走去。

南墨仍旧立于远处,神色平和,良久,一阵凉风袭来,夹杂着午后的余温,他终未能忍住,拿出帕子掩唇清咳一声。

却在望见帕子右下角那株兰花时,微微怔住。

他自有自己的抱负,书生意气,当顾天下黎明百姓,男女情爱于他,总归是有些遥远的。

直起身子,再无方才颓靡,他缓缓朝前方走去……

……

叶非晚回到宴席时,那里除了几个正在收拾的下人外已经无人了,一问之下才知,原来爹爹心情高兴,拉着封卿喝酒,结果自己反倒醉了,而封卿,仍旧脚步平稳去后院寻她了。

寻她?

叶非晚诧异,她并未在后院碰见封卿,难不成他也醉倒了?

抬脚便往回走,哪想还没走出旁厅,迎面而来的人不是封卿又是谁?

听下人说,他也喝了不少酒,可是看他的神色,哪有丝毫喝酒的迹象?脚步四平八稳,神色淡定如常,一袭白色袍服随着他的走动微微浮动,竟有几分缥缈之姿。

唯有走近了,叶非晚才嗅到他身上的酒香。

早该知道的。

叶非晚静静想着,封卿酒量好的很,她以往还曾存了灌醉他的心思,想与他肌肤之亲,最后反倒是自己早早的倒下了。

即便是二人初夜那次,也是下了药,才得逞。

她似乎……没见过他真正喝醉后的模样。

不,叶非晚很快摇头否认。

她见过。

那是搬入冷院之后了,封卿的那一簪伤还没好,也无人管她。

她便坐在院子里发呆,也是在这时,封卿走了进来,明明身子还没好,却仍是喝得满身浓重酒香,他走到她跟前,坐下,仰头,望了好久的月,而后,突然转身,望着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他说:“叶非晚,求我。”

叶非晚没有理会。

他仍旧说着:“求我,叶非晚。”他说了很多遍。

到后来,他死死盯紧她:“你可知,我有多恨你?”说完,转身离开。

……

“方才去了哪儿?”封卿的声音很是从容,打断了她的想象。他不喜欢她方才的眼神,好多次了,明明在望着他,却又像透过他在望着旁人。

叶非晚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底同样一片清明。

“去了长亭吹风罢了。”她避开了他的目光。

封卿眉心越发紧蹙:“哦,是吗?”他反问,语气仍旧平静。

“嗯。”叶非晚胡乱应了一声,“倒是王爷,今个儿怎的乱走动?”

封卿神色一僵,方才宴席之上,他虽与叶长林把酒言欢,思绪却始终未曾乱过,可余光瞥见南墨离开后,思绪却是乱了几分。

便是敬酒,都急躁了,所幸叶长林不能多喝,被叶羡渔劝止了,他才脱身。

可甫一到长亭处,便望见这女子与南墨的对话。

凉风习习,那二人长发微飘,女子垂眸浅笑,男主面容清润,便是她的声音里都掺杂了未曾给过他的娇软……

不。

封卿很快否认。

她给过他,在定亲之前,她对他素来是有求必应的,她追在他身后,像一只小野猫一般将所有女子全都赶走,却又在他面前笑得羞赧。

可定亲之后,便变了,给他下了药,上了他的床后,她便像变了一个人,可成亲时,她毫无迟疑替他挡下一剑时,却又觉得她没变……

“封卿,封卿?”叶非晚的声音徐徐传来。

封卿猛然回神,垂眸望着眼前正皱眉望着她的女子:“如今你我既还未曾和离,便当与男子隔开距离。”他道,而后,又补充一句:

“免得辱了王府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