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要和离 (全本小说) 叶非晚封卿全文免费阅读

额头怎么回事?

若说之前叶羡渔心中对那些坊间传闻仍有几分怀疑,如今亲眼见到封卿和自家小妹后,疑虑确是散了不少。

封卿平日虽说有“闲王”称号,可那双眼,却让任何人都瞧不清楚,而方才,他走上前来站在小妹身边时,眼底确是浮现几抹喜色的。

“王爷,王妃……”身后,玄素同样对二人施礼。

以往这府上都唤自己一声“小姐”,如今,听着熟识之人唤自己“王妃”,她竟有几分不自在,这一怔,便忘了搀起玄素。

“咳咳!”叶羡渔手轻拢成拳放在嘴边清咳一声。

叶非晚猛然反应过来,匆忙伸手:“不用多礼。”她可没忘,玄素前世可是自家嫂子。

如今,见大哥的态度,怕是开了窍了,懂得心疼人了。

“多谢王妃。”玄素对她笑了笑。

“行了,不要站在门口了,先入府吧。”叶羡渔说着,顺手便要扶着玄素的背,同叶非晚二人朝府里走。

却没等他伸手,玄素已经后退一步,恭谨跟在几人身后。

叶羡渔脸色陡然难看下来,却又发作不得。

这番境况,叶非晚均瞧在眼中,乐在心里,大哥以往虽说并未与姑娘家有过肌肤之亲,可风流债确实不少,如今,怕是玄素对他有了几分心死,今后,他大抵不如意了。

叶府极大,叶家毕竟一国首富,府中前堂中庭后院分隔井然,几步便有供人歇息的凉亭,庭院内更是郁郁葱葱,却不会让人有那般奢华质感,反倒有几分书香门第的感觉。

叶非晚瞧着这自己从小到大的地界,往后,不知和封卿和离后,还能否回到这里。

“想什么?”身边,封卿声音传来,很轻,轻到连周围那郁葱草木的风声都能听见。

叶非晚无意识道:“你我和离后……”

话未说完,便已察觉到不对劲,周围一片死寂。

前方叶羡渔仍旧在独自生着闷气,身后玄素亦步亦趋恭敬跟着。

风声似也停了,还有……封卿的声音也停了。

叶非晚扭头,正瞧见封卿面无表情望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心中莫名忐忑了几分:“你……干嘛?”

封卿未曾言语,抬头朝着四周望了一眼,而后抬脚直接走上前去,将她忽视的彻底。

叶非晚:“……”

等到中堂,叶非晚本以为叶长林会在此处等着自己,哪想到这处也空落落的:“大哥,爹呢?”她疑惑。

今日是她伤好后初次回府,爹难不成不在家?

“谁让你一个多月未曾有过消息,爹可生你气了!”叶羡渔没好气瞧她一眼。

叶非晚一怔,手不自觉摸了摸肩头,若不是肩伤,她本该在第三日便回门的。

一旁,封卿注意到女人的动作,眉心微蹙,莫名便懂了她的意思,方才的恼怒还没消下去,便忍不住朝叶羡渔望了一眼。

叶羡渔自然接收到他的“警告”,默默朝着后院望了一眼:“爹在后院假山旁的凉亭品茶呢!”

叶非晚眼睛一亮,匆忙拿着寻来的茶具朝着后院跑着,一时之间连封卿都顾不上来。

叶羡渔无奈望着她的背影,扭头看向封卿:“这丫头,如今成亲了竟还这般鲁莽!”

封卿面色无恙,仍旧颔首:“无碍。”只心中微凝,在王府,她鲜少这般直爽,更多的时候,她均都心平气和。

他曾以为她在家中便是这般性子,可如今方才知,原来……只是那王府让她拘谨罢了。

她……从未真正将王府当做家!

家?封卿心底惊骇,他怎会生这种荒谬想法?匆忙将这番多余思绪挥去。

“非晚很在意你,王爷,”叶羡渔的声音难得正色下来。

封卿眯了眯眸,不解其意。

“她从小,手上割破点皮掉一滴血都要呼痛半天,成亲那日竟肯替你挡剑,”叶羡渔轻吐出一口气,“还请王爷,莫要辜负了她。”

“……”这一次,封卿未曾言语。

只目光徐徐望向后院处。不要辜负她?可她方才还心心念念着“和离”一事呢!

……

叶非晚兴冲冲朝着后院凉亭跑着,她这般激动也是因着爹从小闲暇时,便差人做了好些点心放在凉亭,他品茶,她吃点心。

久了,只要听说爹在凉亭,她就知晓,爹竟然又寻到好东西了。

手中抱着茶具,跑了一段路,却因着很久未曾活动的缘故有些气喘吁吁,脸颊都添了几丝红润,只是……待走到近前,她方才止了脚步,望着那凉亭里的人影。

不止是爹,南墨也在。

爹的身形似比以往瘦弱了些,正侧眸对南墨说着什么,南墨听得极为专注,不时颔首应和一声。

他穿着一袭青衫,虽不是绸缎,可穿在他身上,却自有一股书生的贵气,加之他样貌清润,那凉亭竟有几分岁月静好之意。

“爹!”叶非晚扬声叫着。

倒是吓了那凉亭二人一跳,那二人同时扭头。

叶非晚已经笑开,将手中茶具放在一旁:“爹,女儿来看您来了!”声音也是极为欢愉。

叶长林看了南墨一眼,后者同样微微一笑,他扭头,拥着叶非晚:“飞出去的小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

“爹!”叶非晚嘟囔,“这儿可是我家啊!”

“你还知道这里是你家!”叶长林佯怒,伸手作势要打她,却又想到她定然伤势才好,只得作罢,“你说你,平日里怎么教你的,遇着危险躲得远远的,有你爹呢,现在可好,碰见拿剑的,你竟上赶着被刺……”

“爹,女儿那也是一时情急嘛……”她无奈笑了笑,看来京城都传自己爱极了封卿也是真的了,“……以后不会了。”她低声呢喃。

以后怕是也没身份、没资格了。

“还有以后!”叶长林轻哼一声,“得亏着你南大哥在这儿,不然我定像以前似的,打你掌心!”

叶非晚瘪瘪嘴,从叶长林怀里出来,方才看向南墨,后者同样望向她,眉目仍旧温润如常,唇角添了几分笑意。

“南大哥。”叶非晚眯眼笑了笑。

南墨同样笑开,眼底带几丝宠溺:“气色倒是比我上次见你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叶非晚挑眉,语气添了几分得意:“我身子骨壮着呢,再者道,我可是封卿的大恩人,那王府也无人敢虐待我啊!”

南墨笑意凝了凝。

“行了,咱们先去前厅吧。”一旁叶长林抚须大笑,“不然,旁人还说你这个恩人家,虐待那王爷呢!”说完,已经率先转身。

叶非晚吐了吐舌头,难得添了几分俏皮,抬脚便要跟上。

身后,南墨的声音却低低传来:“额头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