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我不想再爱你沈知初厉景深章节免费阅读

“沈知初昨晚睡得还好吗?”夏明玥看似关心她,实则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充满了算计。

沈知初下楼在距离夏明玥两米远的距离站停,今天的夏明玥穿了件雪纺衫,领口较低,纤细的脖子露在外面,白皙的皮肤上几道淤红,看上去十分扎眼。

这种痕迹很难让人不往那方面去想,看来昨晚厉景深和夏明玥睡在一起很激烈。

一想到厉景深碰完夏明玥再来碰她,沈知初就一阵恶心。

她压抑着心头的反感,若无其事道:“我很好啊。”

夏明玥睫毛低垂,带着歉意道:“昨晚我和景深回来的晚,他就到我房间睡了,我昨晚可一点都没睡好,就怕打扰到你。”

原来是在找她炫耀,难怪大冷天的只穿一件单薄的雪纺衫还露出大片脖子,生怕别人看不到她脖子上的痕迹。

沈知初并没有像夏明玥想的那样气急败坏,她笑了一下,笑夏明玥年少无知,她难道不知道脖子上长期吸吻痕会死的比较快吗?

她懒得和夏明玥多说什么,她已经救过她很多次了难道还要提醒她让她不要作死?

沈知初瞅着她颈上的那些痕迹,皱眉,眼神里全是嫌弃:“以前就觉得厉景深属狗,没想到还真是。”

“沈知初你骂谁是……”

手机铃声及时打断了夏明玥的话,沈知初当着她面接起来:“你好……嗯,对……是……左转,在门口稍等一下我这就过去拿。”

送外卖的到了沈知初更没心情去理会夏明玥,直接绕过她往大门走去。

“沈知初你站住!”夏明玥受不了沈知初这么无视自己,大吼一声,抬手拦住她的去路。

沈知初停下身,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明玥,好奇她哪来的勇气敢和她叫板:“不装了?”

“沈知初你以为你还是沈家大小姐吗?你信不信我让景深把你从这赶出去。”

沈知初听了她的话,原本蹙紧的眉头一下舒展开:“那你最好叫他把我赶出去,顺便把我从这个厉太太的位置上也赶下去,这样也好给你让位不是?”

“沈知初你是在向我炫耀吗?”

“夏明玥你与其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还不如好好想办法让厉景深和我离婚,你也好从一个情人的身份转正,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这年头情人可不好当无名无分的以后生出来的孩子还是个私生子,丢人现眼。”沈知初这话说的真心实意绝对没有半点嘲讽的意思。

她甚至都想低声下气朝她弯腰求她了,赶紧带着厉景深有多远滚多远,别放出来祸害人。

夏明玥这人大概是和厉景深待久了,心思变得和他一样阴暗,疑神疑鬼,以为好话都是在糊弄她的。

“沈知初你冷嘲热讽个什么,你真以为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就能把我当成小三情人了吗?我和景深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看看网上那些是怎么骂你的!”

沈知初斜眼睨她,夏明玥的样貌最大的优点就是那股伪装后的“单纯劲儿”如今生起气来的她,就跟一只炸毛的鸵鸟,尖嘴猴腮,毫无美感。

沈知初越发怀疑厉景深的眼睛是不是选择性眼瞎,怎么这么多年都没看清?

沈知初整理了一下思路:“网上怎么骂我的我不管,你要是厉害就让厉景深把离婚书签了把我赶出去。”

你能吗?不能吧。

沈知初这句话到了夏明玥耳朵里就无疑是挑衅,她要是能劝厉景深离婚早就离婚了,又何苦等了四年!

夏明玥越发恨沈知初,沈家那棵大树倒了,沈知初就跟一条落魄的狗似的,她不明白她有什么资本在这里狂妄,对她嘲讽。

“你要是还有脸就自觉离开景深,他现在没和你离婚不过是把你当成一件泄.欲的玩意儿,他从未爱过你。”

沈知初心脏微痛,她寒着一张脸。

夏明玥笑的挑衅,继续说:“无论你努力多少年,景深爱的人都会一直是我。”

她举着例,“他会陪我看电影,会蹲下身为我试鞋,会亲自给我煮粥吃,他会记得我的生日,每年都精心挑选礼物陪我过,还会在我耳边说情话,沈知初这些他对你做过吗?”

哪怕做过一件沈知初这些年也不会将满腔喜欢熬成心如死灰,夏明玥说的那些全是她心中向往的厉景深。

——那个拿着糖葫芦哄她的厉景深。

沈知初默然一笑,眼角带着冷厉:“你说厉景深怎么爱你,为了你会怎么样,可他还不是没和我离婚,也没和你在一起,夏明玥,只要他一天没和我离婚,那你就永远是见不得光的情妇,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

夏明玥如今最痛恨的就是被人指着说情妇:“我才不是情妇,是你拆散了我们!”

“我拆散的你们?”沈知初笑得意味深长,乌泱泱的眼眸里透着冷光,“夏明玥需要我提醒你四年前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吗?”

夏明玥脸色刹那变白,她抿紧薄唇,身子抑制不住往后退。

沈知初步步紧逼:“我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你我心知肚明,当年你为什么出车祸你我也是心知肚明,机会我四年前已经给过你一次了,你自己扔了就别怪谁。”

“还有,我不防直接告诉你,厉景深我已经没兴趣了,你俩表子配狗天长地久。”沈知初轻轻启唇。

夏明玥怒道:“你骂谁!”

“你想谁就是谁了。”她向来容不得别人欺负,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好好的,可夏明玥偏偏要来招惹她。

“夏明玥有时间就多缠着厉景深,最好把他给榨干,这样我也能轻松些。”

门外适时的传来敲门声,应该是送外卖的到了,沈知初懒得再搭理她,正要离开,夏明玥忽然尖着嗓子骂了句。

“沈知初你个赔钱货!”

沈知初脚步停下。

夏明玥尖酸继续讽刺道:“沈知初你就是个赔钱货,和景深结婚这四年什么都没捞到不说还把沈家所有财产给搭了进去,对了,你知道你爸为什么会跳楼自杀吗?”

沈知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惨白,她用力握紧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

夏明玥抿着唇,勾起一抹阴狠的笑:“也没什么,不过是拿着网上侮辱你的新闻去找你爸给他看了而已,顺带也告诉他沈家破产的消息,本就是事实哪曾想你爸承受力会这么差,居然去二审的路上跑去跳楼了。”

沈知初瞳孔巨颤,放在大腿两侧的手用力攥紧,指尖掐进掌心中她也毫无知觉。

夏明玥的脸慢慢变得扭曲:“真是可惜了,你爸今年好像才不到50吧,本来他不用死的,可惜成了你和厉景深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