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空离个婚?大结局小说苏浅殷琛一叶知秋全文阅读

那次……

苏浅都不敢回想。

得知她要去打胎的殷琛,实在是太可怕了。

反而映衬得现在这个有些发怔的殷琛,显得格外可爱了。

正想着,苏浅忽然觉得有些反胃,不禁干呕两声——根据前世的经历,她正是这个时候怀孕的,她并不是无的放矢。

还不等管家和苏浅反应过来,只见殷琛就已经把苏浅打横抱起。

随后小心地放进车后座,然后由他亲自开车。

“Joe,回医院,给我老婆检查。”殷琛简短地交代之后就挂断电话,认真开向第三医院,一路上别说超速了,就连一点点的颠簸都没有——虽然殷琛心里焦急如火。

……

一系列的检查。

苏浅有点晕晕乎乎的,做完最后一项检查之后出来,嘴里小声嘀咕着,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说出来了。

“那你打算自己生下来?带着孩子跑还是……”说到后边,殷琛的语气骤然变低,眼神也危险起来。

苏浅抖了抖,连忙捏起三根手指:“没有没有,老公,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心里只有你,有你的地方就是我和宝宝的家,我只是觉得检查太多太麻烦了。”

她从来没想过,会有男人这么敏感。

不管她说什么,都能联想到她要逃跑,要离开他身边。

苏浅前世今生唯一搞不明白的就是,有钱有貌的殷琛怎么就看上了她?!苏浅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却也不敢问,生怕殷琛一不高兴了,就想着法儿圈养她,欺负她——嗯,是床上的那种欺负。

但那也足够可怕了。

她乖乖巧巧地坐在殷琛身边,等着检查结果。

Joe拿着结果出来的时候,苏浅差点已经睡着了,脑袋半沉半晃差点靠在殷琛肩膀上。

“恭喜。”Joe推了推眼镜,把检查结果递给殷琛。

怀孕七周。

殷琛的眉头紧紧皱起,过了会儿又慢慢松开,让一旁的苏浅看得直咂舌,没见过殷琛表情这么丰富的时候,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比之前好几天的变化都生动。

她顺势拿出手机。

“怀孕了,不能用手机。”殷琛又蹙起眉,伸手就要拿走手机。

“我发条短信就交给你。”苏浅带着点撒娇的意味道,“给那个什么许墨发,让他以后别骚扰我了,万一把我孩子吓出个好歹怎么办?”

说着,苏浅已经打开了短信界面,编辑了条短信:别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了,我心里只有我老公殷琛,而且现在我也已经怀了我跟我老公的爱情结晶,你再搞这些就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男小三!是不道德的!

发完,苏浅就乖乖把手机递给殷琛。

那神色之间还带着几分小得意,像是在问殷琛,我做得好不好?快夸我!

看着这样的苏浅,饶是一贯冷漠如殷琛,此时也有几分无奈。他打了声招呼,就抱起苏浅离开。

“这才怀孕七周,我自己能走。”苏浅脸有些发红。

虽然已经入了夜,但走廊里来来往往的护士还有病患家属还是很多。

除了小孩子,谁像她这样被抱着?就算是行动不便,也仅仅只是坐着轮椅。

“你是我老婆,你怀的是我的种。”殷琛沉声道,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让原本挣扎着想自己走路的苏浅,瞬间就停了动作。

苏浅怕不稳,于是伸手揽住殷琛的脖颈,微微仰头看着他。

这个男人,即便是这样的死亡角度,看起来却仍然英俊逼人,一双星眸像是能看透人心一般璀璨夺目,而且靠的这么近,还能隐隐闻到他身上清淡的皂角气味,有些暖暖的感觉。

不过,像殷琛这么有钱的人,还会用皂角洗衣服么?

这样想着,苏浅就下意识问出了口。

殷琛的脚步顿了顿,半晌后才无奈地道:“是香水。”

“还有这种味道的啊……”苏浅嘟囔着。

殷琛嘴角微不可见地勾了勾,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殷琛只有两种时候会笑,第一是心里非常不满,愤怒,对方要倒霉了。第二是高兴——但他几乎从没有因为高兴而笑过。

上一次,恐怕还要追溯到许多年前了。

而且……

殷琛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眸在月光的照映之下显出了几分幽深。

……

回到家之后。

管家和佣人都规规矩矩地等在门口。

见了殷琛抱着苏浅回来,管家忍不住开口道:“先生,夫人她……怎么样?是不是又闹了个乌龙。”

最后用的是肯定句。

或许是关心则乱,管家甚至没注意到,此时仍然是殷琛抱着苏浅回来的。

殷琛淡淡地瞥了管家一眼,略有些发冷地道:“做好份内的事。”

管家略一俯身。

“可能是我之前做事太荒唐了,所以大家对我的印象都不好。但我已经发过誓了,以后肯定好好跟你过日子,绝无二心!”苏浅抱着殷琛,扑腾两下才稳稳地落了地,踩在已经准备好的暖拖鞋上。

管家原本有些忌惮的神情,在听到苏浅的话之后变得有些刻薄,冷哼一声,道:“最好是。先生的身子骨可经不起夫人先前那样糟践了。先生,就算你不高兴听,我还是想说,很多事耳听为虚,还是要亲眼看到才行……免得白高兴一场。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

殷琛的神情冷又淡。

倒是苏浅笑眯眯地开口了:“是呀,我跟阿琛说过了,让他看着我以后的行为。说的都是虚的,只有实实在在做到了才行。但这也需要时间来检验吧?我只能先表个态,剩下的,就大家一起监督我吧!”

管家有些始料不及,愣住了。

殷琛眼角染了一丝笑意,嗯了一声道:“那你听话,在家养胎。”

一句话,就让苏浅瞬间蔫巴了。

“我想出去上学或者上班也行,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天天待在家里就像被关在监狱一样,容易心情不好,对宝宝也不好。”苏浅委屈地道。

原本殷琛变沉的脸色,听到苏浅这一套套的说辞时,又有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