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言重生白卿言萧容衍梁王小说(完整版)阅读

皇帝满意的颔首,回头又对白卿言道:“听说……你棋下的极好?”

她手死死攥紧,垂眸不语,皇帝维护忠勇侯的姿态竟做的如此明显,朝内大臣必将望风而动,等白家战败消息传回来,那些善于揣摩皇帝心意之佞臣,还不趁机踩上几脚?

难怪,前生人人皆知白家忠勇,却无人敢在朝堂为白家据理力争。

上行下效,皇帝已对白家不满至此,朝臣谁又敢再为白家仗义直言?

她俯身叩拜:“略懂而已。”

“你姑姑……棋也下的极好。”皇帝视线落在白卿言的身上,似是陷入了某种情绪中,想从白卿言的身上看到另一个人,慢吞吞开口,“得空随你祖母进宫,陪皇后坐坐,皇后也喜好此道。起来吧!”

皇后笑着颔首,衣袖中水葱似的指甲陷入掌心,她同皇帝夫妻多年,自然知道镇国公白威霆唯一的女儿白素秋……乃是皇帝心口抹不去的朱砂痣。

白素秋人虽然已死,却成为皇帝心中不可取代之人,如今皇帝让白卿言得空进宫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动了纳白卿言的心思?

皇后百虑攒心,只觉心口发闷,如今皇帝对白家的态度暧昧不明,看似厌弃又似留情,当真让人捉摸不透。

只听的“咣当”一声,宫女立时跪地求饶:“求先生赎罪!奴婢不是有意的!”

“无妨……”萧容衍举止从容抖了抖衣襟上的酒渍,儒雅清然的眉目含笑,嗓音温醇深厚,让人如沐春风。

皇帝回神,朝齐王身后清俊惊艳的男子看去,只觉男子通身堪比当世大贤的儒雅气质雍和从容,沉稳又温润顿时心生好感,道:“你……便是齐王在朕耳边提起的魏国义商萧容衍。”

萧容衍神色自若起身,对皇帝长揖行礼:“蒙殿下不弃,草民有幸进宫,得以目睹陛下之风姿,感激不尽。”

哪怕是溜须拍马之言,由这般清雅之士口中说出来,更让人心生愉悦,皇帝一扫心头阴霾爽朗笑出声来:“萧先生乃大魏义商,又才名在外,一月前在闻贤楼,所做《平川夜雪》美轮美奂,让朕亦对平川美景心生向往啊!”

皇帝突然称萧容衍为先生,欣赏之意毫不掩饰,高台之下百官心中各有盘算。

“酒后拙作,陛下缪赞了。”

萧容衍不卑不亢,自有读书人傲然风骨在,一身酒渍却丝毫不显狼狈,神色坦然自若,倒显得犹若谪仙,凡世红尘不能沾染他分毫。

“大魏国风流文士闻名天下者居多,先生当为佼佼者,美名列国皆知,何须如此自谦!”皇帝一向喜欢文采斐然的名士,难免多问了萧容衍几句,“先生小年还未归国,是否留于大都过年?”

“听闻大都城十五灯会为大晋国历年盛会,文人墨客斗志昂扬,各显其能,热闹非凡,故而留于大都过年。待十五灯会之后,便启程返乡。”

皇帝点了点头,注意到萧容衍身上的酒渍,道:“萧先生且先去更衣,回来后可与朕讲一讲平州美景。”

萧容衍行礼含笑称是。

白卿言见本侍奉齐王侧妃的婢女不见,心中已然有数,暗自替萧容衍捏了一把冷汗,视线不由朝萧容衍看去。

视线隔空撞上萧容衍平和明锐的目光。

她手心收紧又缓缓松开,见萧容衍目光犀利幽沉,想必已知有诈,只是……他能否躲过这一劫?

萧容衍眸色镇定,电光火石间便挪开眼,从容随宫女去更衣。

不过两刻钟的事件,换了一身直赘的萧容衍更衣而归,她一颗忐忑的心才放了下来。

·

宫宴结束回府的路上,大长公主满心后怕,她死死握住白卿言的手,厉声呵斥:“你疯魔了不成?!平时看你行事稳重,怎得今天如此沉不住气?当着皇帝的面说那些话,皇帝若真的发怒,你有几颗脑袋担当?!你要是也出了事你让祖母怎么活?!”

榆木精制的马车,四角悬挂着摇摇晃晃的灯笼,将马车箱内映得忽明忽暗。

白卿言垂眸掩住眼底通红,她承认今日她那些话,都是有意说给皇帝听的,她就是要让那个刚愎猜忌的皇帝知道,让这天下知道!她白家在前线为大晋国为这天下数万生民浴血奋战之德,是他这满腹算计的君王几辈子也比不上的!

那些话,那些事,堵在她的心里,就像扎在她喉咙里时时割人的利刃,她不吐不快!

见白卿言低着头一副什么都不愿意说的模样,大长公主闭着酸胀的眼,哽咽道:“祖母知道,那日祖母问你是否有反心,伤了你的心,你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和你祖父一样生了一副宁折不弯的脾性!可阿宝……皇室是祖母的家,祖母姓林!你体内留着祖母的血!所以大晋谁都能返……唯独我的子孙不行!你懂吗?!”

大长公主护皇室之心,如同白卿言护白家,她怎么能不知道?

可这大晋皇室,早已经腐朽,它已然被喜好弄权逐利和阴谋诡计的朝堂君臣从根部玷污,内里溃烂糜臭,除非江山换血皇权更迭至真正的大能之手,否则……内瓤发腐怎能不亡?

“我问你懂吗?明白吗?!说话!”

面对大长公主声声拔高的逼问,她再也压不住心底窒息的绝望疲惫还有深沉的酸涩。

她自幼长于祖母膝下,蹒跚学步是牵着祖母的手迈出去的。

启蒙描红的第一个字,是祖母手把手教的。

她高烧不退祖母彻夜不眠抱着她,佛龛前跪拜祈求折寿十年换她顺遂平安。

祖母在她生命里举足轻重,重要程度不可估量。

曾经的她和祖母无话不说,而如今……她们祖孙两人有着相同的目标不同的立场,相互携手又相互防备。本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依靠,此时近在咫尺又南辕北辙远在天涯。

她很是惧怕在不久的将来,她和祖母间深重的骨血亲情,会随着彼此的戒备防范消磨殆尽,渐行渐远,甚至……变得面目可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