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之死 (全本小说) 景骏宋冷寰龙梦河全文免费阅读

清晨,明窗下,青衣公子伏案写字,侧颜动人。

红衣女子蹦过来,「老师,又写诗呢?」

他满是柔情,「嗯,为你写诗。」

「今天是老师的生辰,我给你带了一件小礼物。」

「谢谢,什么礼物?」

宋冷寰勾勾手指,一个小太监捧着金托盘上前来。

她拈起托盘上的绢布,现出一沓莹白剔透的纸。

龙梦河轻轻抚摸纸面,绵密,温润,匀腻,就像人的肌肤。

「这是什么纸?」

「美人纸。」

「美人纸?」

「怎么样?摸起来像不像美人的皮肤?」

「我没摸过美人,不知道。」

她憋住笑,这家伙,不上套啊。

「以后,老师给我写诗,就写在这美人纸上吧?」

「好。」

过了一些天,他在美人纸上写诗的时候,被似鸢看到了。

「美人纸?!」她惊恐万状。

龙梦河抬头,「怎么了?」

「你知道这纸是用什么做的吗?」

「……不知道。」

「是人皮,少女的皮。」

啪嗒一声,龙梦河手里的笔掉在纸上,溅了一摊乱墨。

宋冷寰来到小书房,看见满地狼藉。

美人纸散得到处都是,扯碎的,揉成团的,溅染了墨汁的,龙梦河坐在窗前,发呆。

「老师,这是怎么了?有人来打劫了吗?你有没有受伤?」宋冷寰跑过来,关切地握住他的手。

他像被咬了一下似的,猛地抽回手。

「这美人纸,是用什么做的?」

宋冷寰答道:「人皮啊!」

龙梦河的唇角抽搐了一下,「谁的皮?」

「哦哦,放心,是你不认识的人,奴隶的皮。」

「我的生辰,送我人皮做的纸?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宋冷寰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就,名贵啊,好用啊,我想你会喜欢啊。」

「我会喜欢?」龙梦河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你其实一点都不关心。」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我送给你。」

龙梦河眼里有掩不住的失望,是那种极致的、痛彻心扉的失望。他站起身,拂了拂广袖,朝外走去。

他已经忍她很久了。

他是一个善良仁义的贵公子,每年夏天暴雨过后,都会去灾地布粥。平日里,肩头落一只小虫,他都会极温柔地将它拿起来,放回树叶上。

他此生最恨的,就是上位者暴虐无道,视百姓为草芥。

进王宫当教习之前,他就知道宋冷寰和她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人,但他还是应诏而来。他想也许自己是可以改变他们的。

当了她的「老师」之后,他和她有过非常美好的时光。她是一只野性难驯的鹰儿,张扬热烈,妩媚多娇,身体里的火焰仿佛永远不会熄灭。

跟她在一起,他感到自己寂静的生命有了生气。

可是,他也亲眼看到了她的另一面,暗黑的一面。

她的弟弟,一国之主宋良童,最大的爱好竟是虐杀奴隶。

她,执掌朝政的长公主,对弟弟的胡作非为不管不问,整天就琢磨着搜刮民脂民膏。

龙梦河劝了无数次,宋冷寰每次的反应都很一致:装听不懂,顾左右而言他。

他慢慢感觉到,这个高贵傲慢的女人,打心眼里根本不在意他。

如果在意,她不会那么不屑,连争论都懒得跟他争论。

她永远只会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生活,不会为了任何人作任何改变。

这个认识,令他十分纠结痛苦。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他实在忍不了她,但也真的舍不得她。

最后舍不得的情绪占了上风,他继续留在她身边,只是很难再重拾热情了。

直到有一天,宋良童和宋冷寰在猎苑里射杀奴隶取乐,却把龙梦河的长兄射死了。

事后,宋冷寰跟龙梦河解释,不是故意的,当时那箭是射向一个女奴隶的,龙大公子突然冲出来,把箭给挡了……

龙梦河没有告诉宋冷寰,那女奴隶是龙大公子喜欢的人。一个贵族子弟为了一个奴隶不惜付出生命,这样的事,傲慢如长公主是不会理解的。

至此,龙梦河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他离开王宫那天,宋冷寰追着他的马车哭,「老师我错了,老师我愿意改,老师你不要走……」

龙梦河木然端坐在车里。这是她第一次承认自己错了,但为时已晚。他与她之间横亘着无数道深涯鸿沟,他过不去,她也过不来。

几天后,她又跑到他的府邸找他。他不见她,她就在门外干等着。过了一会儿下起大雨,干等变成了湿等。

这一场大雨下了三个时辰,她在雨中站了三个时辰。而他也在一墙之隔的院子里站了三个时辰。相爱已变成了互相折磨。

大雨也没有浇灭她的激情,之后她继续痴缠他,软磨硬泡,不嫌尴尬。

他也不觉得烦,只是有点怕,怕自己总有一天会动摇,重新掉入她激情万丈的陷阱。

后来她放出大招:逼龙家联姻。

龙家一向喜欢和王室对着干,这次竟然轻易就范了。宋冷寰得意扬扬,以为是自己的威信把龙家吓到了。

其实,是龙梦河自己同意了这桩婚事。

如果不能摆脱她,那就接纳她吧,他可能这辈子注定得做她的老师。

他与宋冷寰的婚约刚刚定下来,似鸢悄悄找他,告诉他自己怀孕了。

龙梦河说:「这不是好事吗?」

「王上他,从来没有碰过我……这孩子是一个侍卫的。」似鸢哭起来,「对不起,我是太寂寞了。」

龙梦河默然。他与似鸢,青梅竹马,年少时,她想嫁的人是他,他也以为自己将来娶的人会是她。可命运总是各种阴差阳错。

他对似鸢说:「如果瞒不过去,我来保你。」

此后却一直风平浪静。宋良童和宋冷寰都没起疑心,高高兴兴期待孩子的降生。

几个月以后,发生了江州牧叛乱。那时龙梦河正在外地救济灾民,听闻王城被围,他连夜往回赶。

待他赶回王城,叛乱已经平定。听说是那个叫景骏的刺鹰军统帅,把江州牧的人头献给了长公主。

叛乱平定的当晚,龙梦河来到长公主的宫外。

宫人没有拦他。长公主下过命令:无论何时,龙三公子都可以自由进出。

他站在她卧房外的八角亭里,看着窗户透出的昏黄烛火。

就在这时,卧房的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他理了理略微不整的衣衫,系紧腰间玉带,抬头望着月色,嘴角挂着一抹惬意的笑容。

龙梦河认出,这是景骏。

大半夜,这么个大男人从长公主的卧房里出来,衣衫不整,脖子上还有猩红的吻痕……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这一瞬间,龙梦河感到非常幻灭。

他径直走到景骏面前。

景骏眯眼打量他,「你就是龙三公子吗?她今晚好不容易开心一些,你就别出现在她面前了,你只会惹她伤心。」

龙梦河拔出腰间软剑,直指景骏的面门。

景骏抽出刀,「来吧,速战速决,别吵醒了公主殿下。」

长公主的宫院里布满了各地搜刮来的奇花异草、美石珍宝,平时仆人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碰坏了免不了一顿鞭打。

此刻,两个男人在这昂贵的院子里打起来了。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当然不会顾及周围,用尽招数想把对方搞死。

侍卫想要上去阻拦,被牛玄拦住:「一个是公主殿下的旧爱,一个是公主殿下的新欢,咱帮哪个也不合适呀,算了算了,当没看见吧。」

龙梦河毕竟不是景骏的对手,很快被他刺伤了。

景骏收起刀,「杀了你,她会不高兴。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见她。」

龙梦河扔了剑,大笑着离去。

第二天上午,宋冷寰从宿醉中醒来,头闷疼闷疼的。走出房门,沐浴着阳光伸了个懒腰,发现院子里乱糟糟的。

「咋回事啊?」她问牛玄。

牛玄答:「景将军昨晚睡不着,在院子里练了会儿武。」

「过分!恃宠而骄!」宋冷寰骂道,「本宫要扣他的军费!」

这一天之后,宋冷寰对龙梦河的态度明显冷淡下来。虽然她和景骏再没见过面,但景骏忙着为她东扫西荡、鞍前马后,这些龙梦河都看在眼里。

直到他与她成婚。

洞房花烛夜,龙梦河对她说:「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法让你幸福。」

她回答:「本宫已经很幸福了,不需要你帮我幸福。」

他心想,是啊,景骏能让你幸福,那你还要我干什么?

他看着烛光中的她,凤冠霞帔,美艳绝伦。可他脑海中却想起那年应诏入宫,小书房内,他捧书讲课,她在下面托腮看着他。

他知道她根本没在听课,眼角不经意的余光扫过,他瞥见她的神情。

满心欢喜,满眼热烈。

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从未有人这样,把整颗心都捧到他面前,只是因为他是他。

而从今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