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灵木秋宜-灵木秋宜白秋宜凡子衿在线阅读

朔风渐起,皇城里的第一场雪下得猝不及防,而更加毫无预兆的是,就在离祭祀大典还差最后三日的时候,叶昭又悄悄来找了白秋宜。

夜阑人静,飞雪纷纷扬扬,一地如银。

相府里静悄悄的,凡子衿此刻仍在宫中与几位侯爷商议大典细则,叶昭得了机会,再不犹豫,径直回府找到了白秋宜。

房中门窗紧闭,少年按捺住急切的呼吸,在白秋宜惊愕的目光下,压低了声,开门见山道:“夫人,您上次回伯阳侯府时,是否在祠堂里放了一枚往生锁?”

白秋宜脑中“嗡”的一声响,她双手微颤,仿佛猜到叶昭想要说什么了。

“是不是,是不是那往生锁背后的四行诗句……有问题?”

叶昭点点头,深吸口气,将一切和盘托出:“那是一首影射当今陛下的‘反诗’,相爷想以此为证,陷害伯阳侯府包藏祸心,意图犯上作乱!”

白秋宜身子一震,瞬间煞白了一张脸。

她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凡子衿步步为营,心机究竟有多么深沉,这次宗族祭祀大典,便是他扳倒伯阳侯府最好的机会!

祭祀大典上,陛下也会亲临伯阳侯府,到时自会有凡子衿安排好的“证人”,当众出来揭发伯阳侯的“狼子野心”,还会摆出若干证据,其中白家祠堂里,那枚刻着“反诗”的往生锁,就是最重要的一环!

凡子衿处心积虑,与伯阳侯明争暗斗了好几番,终是到了剑拔弩张,斩草除根的生死时刻!

白秋宜浑然不知地做了这中间的一颗棋子,一颗能让她家族彻底覆灭的棋子!

泪水怆然落下,白秋宜身子摇摇欲坠,几乎就要站不稳了,她耳边蓦地想起从前沈小姐对她说过的那句话:“你要记住,他给的温柔,就是毒药,千万不要相信。”

怎么办,她信了,她还是信了,原来所有的美梦,不过都是虚假的幻象,她才是那个最傻最可笑的人。

“快,夫人,不能再耽搁了,我现在便陪你去一趟伯阳侯府,拿回那枚往生锁!”

叶昭用斗篷裹好白秋宜,带着她才踏入夜色中,院里便紧铃大作,暗处埋伏的一帮人鱼贯而出,瞬间将他们团团包围住。

火把染红了半边天,凡子衿徐徐走了出来,一袭玄色的披风,墨发如瀑,宛如天人,在白秋宜与叶昭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摇头而叹:“阿昭,你终究还是背叛了我。”

他勾起唇角,笑意嘲讽:“你前脚才离开皇宫,我后脚便收到了消息,我原本以为,你不会出现的,可惜,你还是令我失望了。”

叶昭一只手拉紧白秋宜,一只手按住腰间长剑,在漫天飞雪中,眸光炙热地望着凡子衿,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凡子衿脸上的笑意却更深了,他向白秋宜招了招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夫人,过来,到本相身边来。”

他隔着簌簌飞雪,望向她的眼神饱含爱意,仿佛将她视若至宝,“待会刀剑无眼,小心伤着了你,与你腹中的孩儿,本相可会心疼的。”

白秋宜听了却是不寒而栗,一张脸苍白如纸,泪痕交错:“不,你这个魔鬼,你就是个魔鬼!”

她摇着头,乱发在冷风中飞扬,恨意与悲怆充满了胸腔,凡子衿不知为何,竟被她那目光刺得心头一痛,他不再多言,只一抬手,冷冷下了命令:“去,把夫人带过来,将叛者当场诛杀。”

那是白秋宜后来都不敢回忆的惨痛一夜,如一个万劫不复的噩梦,鲜血淋漓地将她包裹住,从此天地支离破碎,她再也触碰不到那个当日初见时,站在春风长阳中,对她腼腆一笑的俊秀少年。

雪夜肃杀,一触即发,刀光剑影中,最后的最后,是凡子衿将白秋宜紧紧按在了怀中,背过身去,双手大力捂住了她的耳朵。

“不要去看,不要去听,很快就会好了,大雪会冲刷掉一切痕迹,什么也不会留下,你很快就会忘记这一切的,我会陪在你身边,会永远陪着你跟孩子的……”

白秋宜的世界彻底被泪水淹没,她拼命挣扎着,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不要!求求你,放了阿昭,求求你,放了他!”

白茫茫的雪地上,血花凄艳绽放,蜿蜒了一路,流到了白秋宜的脚边,她只看了一眼,心神便彻底崩溃,五内俱焚下,凄厉的一声划破夜空——

“阿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