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木秋宜小说 白秋宜凡子衿完本阅读

在凡子衿还没有查出那个通风报信的“内鬼”是谁时,白秋宜已经先一步递了一样东西给他——

那是一封和离书,字迹虽然歪歪扭扭,却都是凡子衿曾经亲自一笔一划教出来的,笔锋之间隐约还带了些他的影子。

他足足将和离书看了三遍,最后抬头时,竟是笑了,看着白秋宜,一字一句:“你搅乱了我的棋局,还妄想抽身而去,一走了之,天底下恐怕没有这样的好事吧?”

他望向她隆起的腹部,眸含讽意:“更何况,还带着我的孩子,你是刻木头刻傻了脑袋吗?”

白秋宜站在堂前,脸色苍白,声如梦呓:“沈小姐曾经同我说过,你这个人,没有心的,你所有的温柔也都是毒药,可是我不信,偏偏以为自己的美梦能做得长长久久,永远也不用醒来……”

她轻缈缈地一笑,目光似乎望向了遥远的地方:“可惜我错了,大梦到头一场空,我娘原来没有骗我,这世间纷杂,人心难测,唯有不会说话的木头,才永远不会辜负你……”

她神情悲凉,莫名刺得凡子衿心头一痛,他不由自主将手里那封和离书捏得更紧了,咬牙道:“少摆出这副痴情样子,说再多也没用,我不会答和离的,你休想踏出相府一步,这辈子你嫁给了我,不管生生死死,都是我凡子衿的人!”

厉声响彻屋内,久久回荡着,凡子衿将和离书撕得粉丝,抬手一抛,如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

白秋宜凄然而笑,长睫微颤间,一抹血色却顺着她的腿流下,蔓延到了地上,如同叶昭那夜绽放的血花一样。

凡子衿瞳孔骤缩,霍然站起,脸色大变:“你受伤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白秋宜一动未动,望向凡子衿,一张脸更加苍白了,唇边却勾起一丝笑意:“我在来见你之前,已经喝了一碗药,这个孩子,留不住了……”

“你疯了吗?!”凡子衿瞪大了双眸,难以置信。

白秋宜身子摇摇欲坠,勉力支撑这么久,眼看就要倒下去时,却有一双手接住了她,将她紧紧抱在了怀中。

“来人,快来人!”

凡子衿撕心裂肺地喊着,白秋宜却在他怀中有些恍惚了,好像又回到了很久以前,西郊那方崖底,他也是这样抱着她,对她说:“夫人,永远不要同我这种人赌气,因为不值得,你也看不到最终的结局。”

是啊,他没骗她,她那个繁花似锦的春日,第一次遇见他,沉醉在他的笑容里时,的确没猜到这最后的结局。

“凡子衿,你放了我吧,这场梦,我不想做了,我情愿这辈子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泪水滑过白秋宜的眼角,她在他瞳孔中看见了一败涂地的自己。

“就像你说的,大雪会冲刷掉一切痕迹,什么也不会留下,你放了我吧,让我回家,我不想再同你有任何牵扯,我只想回去守着我娘的牌位,余生独自一人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