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夭夭无心九州齐悲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空气凝滞。

无心的黑眸一瞬变得血红,如入魔一般。

白夭夭刚要细看,那双眸子又是一片清明,纯澈如水。

忽然她被身下之人猛地推开,一时没有防备,被推倒在地。

“嘶——”蹭到身上的伤口,白夭夭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耳边传来无心冰冷的声音:“常慧师叔说得果然没错,你果真是个恶妖,不仅破坏镇妖塔,竟还和妖界串通一气!”

他厌恶的眼神狠狠将白夭夭钉在原地,白夭夭喉咙像是被人掐住,想解释的话又生生被堵了回去。

“你费尽心思接近我,原不过是想从我口中知道镇寺之宝舍利子的下落!”无心咬着牙,不知是痛恨白夭夭,还是痛恨自己。

白夭夭的心像是被人拿了一把钝刀子在剐,一刀一刀,鲜血淋漓。

她抓住无心的袈裟,望着他道:“我根本不知道什么舍利,我要真想做坏事,我大可以直接做,为何要刻意接近你,你一介凡人,能反抗我吗?”

无心却是闭上眼睛,不想再听她的狡辩之词。

白夭夭无力地松了手,心被人拉着直往下拽,又冷又冰。

豁出命将他救回,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白夭夭苦笑一声:“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无心依旧闭着眼,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一次次的解释,他也从来不曾信过,这次,白夭夭真觉累了。

罢了,世间诸事,她勉强不来。

她便是有通天之能,却又能拿他顽石之心如何?

白夭夭恹恹转身,离开前挥手布下一层结界。

哪怕他对她如此,她仍怕他会再遇险境,毕竟巫山也不是太平之地。

而无心看着眼前的结界,五指收紧,攥得指节泛白。

解释再多,最后还不是要囚他于此,这妖孽果真是费尽心机!

另一边,白夭夭来到人间。

人间热闹无比,可越是喧闹,白夭夭心里越感孤寂。

走在人群里,她分明与这芸芸众生无异,可在无心心中,就是无她容身之地。

“卖酒咯,百年女儿红!”小二卖力吆喝,“杯酒解愁,一壶忘忧!”

白夭夭停住脚步,一股清冽酒香传来。

世上又怎会真有酒,平她千里愁,解她万丈忧?

白夭夭向小二抛出一锭金子:“装酒!”

回到清极洞,不出所料,无心正打坐。

身处石窟,也如端坐莲台。

白夭夭没有说话,亦不知道能同他说什么,或者说,说了他亦不会信。

她拿出方才买的酒,到桌边坐下,倒了一杯。

烈酒入喉,她的手和嘴唇都被苦得发颤。

明明酒都喝到了肚子里,却有水珠从眼睛里跑了出来。

白夭夭抬手摸上自己脸上湿漉漉的两行,又饮一杯。

却又是有水从眼眶跑出来。

越喝越凶,心却是越喝越痛。

那从眼里掉出的水,沾湿衣襟。

她还要再喝,手腕忽然被人强硬地擒住。

“铛!”一声。

指尖的酒杯掉到了地上,滚了两滚。

白夭夭醉眼看着眼前的无心凄然一笑:“怎么,你也想喝?可你们和尚不能喝酒,你……”

她的话到一半,莫名顿住。

眼前人此刻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像黑暗被阳光灼穿的洞,冰冷却又带着一丝热。

手腕被握得很痛,她想抽出来,可却被他死死钳住。

白夭夭蹙眉看向无心,这个和尚啊,真是好看。

好看的令她埋在死灰中的心脏都微微一动,酒气像是由着空气缓缓渗入了心里。

白夭夭突然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

酒水渡到无心口中,他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咳嗽不已。

白夭夭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痴痴笑着,眼泛泪光:“你就是假正经,你都破了色戒,再破一下酒戒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