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齐悲小说 白夭夭无心免费阅读

珈蓝寺的四季轮换明明跟从前没有半分不同,可现在不管何时何地,无心总觉得空白。

生命像缺失了很重要的一块,在无人时回荡在心头。

心里的伤口翻涌着,肆虐着疼痛,却又无可奈何。

深夜,房间里的木鱼声一阵一阵,终于停住没有了动静。

无心握住手中的佛珠,眼神悲切,相遇因佛,离散因佛。

他沉默地起身,倒了一杯茶,他喝了一口,浑身却忽然怔住。

珈蓝寺的茶都是陈茶,不是什么好茶。

无心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一个月夜,白夭夭忽然从窗子里爬进来。

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怀里像揣着什么宝贝地叫他:“和尚,姑姑说今天是中秋,我来给你送好东西!”

他很严肃地同她一再说:“不要夜晚偷偷溜进来,这成何体统!”

白夭夭就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低下头,又十分委屈:“可是中秋夜人们都要团团圆圆的,我也想……”

无心便心软了,看着她问:“你拿来了什么东西?”

她就将怀里的月饼拿出来,两人第一次吃着月饼赏月。

吃得干了,她喝一口茶,吐着舌头说好苦。

她说:“难怪我看庙里的和尚都总是苦着一张脸,肯定是这个苦茶喝多了,下次我给你带些好喝的来!”

可如今回想起来,无心只能记得那天的月亮很圆,她吐着舌头的样子很可爱。

可回忆越是美好,现实就越加残酷。

他看着手里的茶,忽然明白,原来的相爱的人最知道,如何伤害对方才最痛。

正如白夭夭,她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

她当时故意让他杀了她,便是最好的报复。

如此,害他如今修佛不能有佛,一辈子永永远远都念着她,无法安心。

心头忽然一阵剧痛,无心捂住心口,无力地躺在床上。

他双目无神地看着头顶,忽然痴痴发笑,一滴眼泪默然从眼角流出。

恍惚间,无心看见白夭夭就在远处,背对着他走远,一片黄沙中,她的脚印变得很小很远。

如今连幻想,都见不到她回首。

……

翌日清晨,珈蓝寺晨钟敲响,诵经之声一如往常。

无心一身袈裟,一串佛珠,一柄法杖辞别了珈蓝寺。

临行,只带了一名唤慧宣的小和尚。

“师父,我们这是去哪里呀?”慧宣五六岁的模样,说气话来脆生生的,一双眼睛很有灵气,像极了他第一次遇见时白夭夭看见他的样子。

无心看着珈蓝寺前那颗杏树,杏树一年年长得更加粗壮,杏花已经谢了几轮。

树下的秋千被风吹得一晃一晃,可是秋千上的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此刻她是不是已经活过来了,是不是活得无忧无虑。

他看着山下绵延无尽的路,语气惆怅:“去寻人间大爱。”

慧宣有些不懂,跟在他身后又问:“可是,师叔祖他们都说,和尚是不能有爱的。”

无心淡然一笑,眼神悠远:“人间若无爱,便是无间地狱,慧宣,心中存爱,才能爱得众生。”

就如他混混沌沌走过的这些年,若是没有爱,如同身处人间炼狱,时时生不如死。

而这诸般痛苦都是白夭夭留下给他的,他才懂得,人活一世,需得爱一个人才能谈得放下六欲七情。

不然,没有拥有过,谈何放下过。

慧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人间大爱,又在何处?”

“去寻。”

寻过,再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