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许欢颜厉北宸目录阅读

??

厉父先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故意伤人,致使陈慧变成植物人,被判了十年。”

厉父不由分说就坐起身,揪着被子一脸惊怒:“她怎么会故意伤人?你不是律师吗?怎么不帮帮她?”

厉北宸不懂为什么厉父要维护许欢颜,他声音低沉:“我是陈慧的律师。”

厉父闻言,脸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将身后的枕头砸在厉北宸脸上:“你,你糊涂!”

厉父只觉心中的愧意又多了十几分,压的他喘不过气:“你,你现在就给我去救许欢颜!”

厉北宸没有动,对于厉父的话他更为不解,按理说厉父对许欢颜的了解并没有比他多多少,交集也不多,怎么就会要求他把许欢颜救出来?

“造孽造孽啊!”厉父气的直拍被子,苍老的眼中积着浑浊的泪水。

“怎么了这是?”厉母在门外就听见了声音,赶忙走了进来。

只见厉北宸一脸不解的看着掩面而泣的厉父,厉母拉开厉父的手,没好气的问了句:“到底怎么回事?”

厉父用力甩开她,瞪着她和厉北宸:“你们……你们……”

好半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干脆扭过了头,谁也不理。

厉母脸色也因着他而不好,看到一旁进来的方颖,瞪了眼厉父:“正好,今天人都在这儿,北宸,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挑个日子,把你和小颖的婚事定下来。”

方颖笑意盈盈的望着厉北宸。

厉北宸双手环在胸前,弯着的眉眼中满是寒意:“妈,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吗?强迫的手段对我不好使。”

方颖的笑立刻僵住,她瞥了眼怒气冲天的厉母,温声细语:“北宸,我们可是有婚约的。”

厉北宸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要我给你讲讲《婚姻法》吗?”

方颖被噎了回去,却依旧不甘的握紧了拳头:“是不是,因为那个许欢颜?”

厉北宸身形一怔。

“许欢颜都已经蹲大牢去了,还管她做什么?”厉母一时间也口无遮拦起来,“没人教的疯丫头能做什么好事儿。”

没等厉北宸发作,沉默半天的厉父厉声呵斥道:“住口!”

虽然平时厉母张牙舞爪的,但也怕发怒的厉父,她语气缓了一些,却依旧咄咄逼人:“我说错了吗?我听老许说还是北宸把她告倒的,你儿子可比你……”

“哐——”

厉北宸踢开椅子,铁青着脸风似的走了出去。

他步伐匆忙而透着几许慌乱。

他从入行以来不知接受过多少次案子,从没有一次失败,也从没有一次这么不愿意去让别人说他成功的一次案子。

厉北宸以为从此与许欢颜就是两天平行线,永远不会再有交集,但她好像就是和无形的影子,牵动着身边每一个人再提醒着他。

“北宸!”

方颖小跑着跟了上去,一把拉住厉北宸:“你到底怎么了?”

她不愿意承认每次提到许欢颜,厉北宸的情绪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奇怪了。

厉北宸不留痕迹的扯出手:“别跟着我。”

“北宸,你喜欢许欢颜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