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心尖的那朵花小说 虞兮君祁完本阅读

仙乐宫。

虞兮回想着李宸羿的话,问阿满:“你能和我说说以前的事吗?” 阿满听后,看了一旁睡着的小殿下,而后小心翼翼告诉了她一切,和李宸羿说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出入。

虞兮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虽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听人说还是会不舒服。

深夜,虞兮睡在小团子的旁边,她正想抓小团子的手,才刚触碰到,他弹射性躲开了。

虞兮这才注意道小团子掌心红彤彤的一片,刺目至极! 她的眼眶泛红,轻轻的摸着他没有受伤的地方:“傻瓜,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小团子梦中呢喃:“娘亲,兮兮舍不得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娘亲不走。”

虞兮瞧着小团子,感觉鼻尖一片酸涩。

他虽然不是她的孩子,可是她看着他这样心里真的很痛,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虞兮将小团子搂在怀中,轻轻得哄着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高大身影。

君祁大手揭开被褥,顺势将两人一同搂入怀中。

“他的手是被灼伤了,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

他沉声说道。

虞兮听着身后男人不以为意地声音,再加上阿满所说地事,不悦地抱着小团子移出了几分。

君祁剑眉一簇,将她再次搂入怀里:“虞兮,你发什么脾气?” 虞兮闭上眼,不答话。

她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喜欢这个残暴的男人,如今她只想等着师父来救自己。

她所爱之人当如师父一般温润如玉,绝不是君祁这种自以为是的残暴之君。

“虞兮!” 君祁不由恼怒,大手一挥,虞兮怀里的小团子忽然消失。

她睁开眼:“兮兮呢?” 君祁整个人压了过来,漆黑的双眸盯着她:“他被我送回自己的宫殿了。”

虞兮一听心里顿时就慌了,有小团子在她还不怕,如今孤男寡女,她就要走。

君祁像是知道她的举动,掐住了她的,贴身过去。

“你干嘛?” “夫妻之间还能做什么?” 他的声音磁性无比。

虞兮全身都在发烫,眼看着他越来越近:“可我们并不是夫妻,帝君你的妻子是琼花上神虞瑶。”

君祁眸子一紧,瞧着她的神色:“阿满说的?” “不用阿满说,周天上神都知晓。”

“本君曾经确实想过娶虞瑶,但并未娶,还有很多事你并不知晓,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话间,君祁抱着虞兮,耳畔生风。

不消半晌,虞兮再次睁开眼就见眼前一片火红色,是彼岸花。

自从扶桑神离世,也就这彼岸花开的最为茂盛。

“这是?” “凡间离世之人的记忆。”

君祁伸手摘过一朵,无数的画面在眼前闪过。

是一个人的一生,短短百年匆匆而过。

“这里也有我的记忆吗?” 虞兮问。

“并无。”

君祁俯身看着虞兮:“本君要告知你的是,人间短短数年情爱也不过占一小部分,我为上神寿命万年,情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虞兮不知道是因为得知了自己与君祁发生的事,还是别的,听了他的话心底像是被针扎一样。

原来自己苦等千年,在他眼底是这般不重要。

“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留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