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叶凡小说叶凡何思凝目录阅读

何思凝深深咬着嘴唇,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结婚的一天!

可是这天下间,又有哪个女孩子不憧憬自己的婚礼呢?

那可是一个女人,一生当中,最美的一天啊!

而且,她现在虽然对叶凡的感情有些不清不楚,但不管怎么说,叶凡终究是七月的爸爸啊!

“我愿……”

“她不愿意!”

何闯的吼声,顿时响起!

只见他一脸铁青的看着何思凝:“何思凝!你为什么就不能听爸爸一次话?”

“若你真的答应嫁给这个穷小子,那何家的颜面,就全让你给丢尽了!”

何思凝嘴角,扬起一抹凄苦的笑容。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父亲,依旧想的是那所谓的何家颜面啊……

“我愿意!”

“叶凡,七日之后,我等着你来娶我!”

“逆女!逆女啊!”

何闯气的大吼一声,突然间,脸色变得惨白,捂着心脏,双眼一番,直接昏死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所有人惊呆了!

何思凝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抱住何闯:“爸!爸您怎么了?!”

“你给我闪开!”

何思悦随后一把将何思凝推开,满脸怒意:“都怪你!”

“爸爸有心脏病,最不能生气!”

“要是爸爸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是让你这个不孝女活活气死的!”

何思凝脸色顿时一白!

这时候,周围的宾客也围了上来:“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赶紧送去医院啊!”

这时候,其中一人走了过来,检查了一番,随后叹了一口气:“何家主本身就有心脏病,如今又突然间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怒火攻心,恐怕,没救了……”

何思凝脸色煞白:“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呢?”

男子一脸不满的看着他:“怎么?你在怀疑我说的话?”

“我身为青山城第一医院的副院长,主治心脏疾病三十余年,能不能救,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而何思凝的后母田媛,也是一脸伤心的模样:“既然副院长都这么说了,那恐怕就真的没救了!”

“这就是命啊,思悦,联系一下殡葬公司吧,这医院也没必要去了,省的他再遭罪!”

一旁目睹着一切的叶凡,眼底泛起一丝寒芒!

心脏病突发,虽然致死率比较高,但如果及时送医,怎么也会有救治过来的机会!

而田媛母女看似伤心,但却连医院都不送,直接给何闯判了死刑,恐怕,是就是为了等何闯死后,独自霸占何家所有的财产吧!

想到这儿,又看了一眼所有人中真正伤心的何思凝,开口道:“思凝,你想救你的爸爸吗?”

何思凝想也没有想,哽咽的点点头:“当然想了!”

“虽然这五年以来,他没有管过我,但是,他始终是我的爸爸啊!”

听到这里,叶凡点点头:“好!既然你想,我就让他活过来!”

众人听到他的话,猛然一脸诧异的抬起头!

副院长更是一脸嘲讽的说道:“小子,你以为你是阎王爷吗?想让谁活谁就能活?”

“我告诉你!何闯绝对是没救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回他的命!”

何思悦更是一脸的怒意:“何思凝!爸爸都已经没了,你还有心思拿他开玩笑,你还是个人吗?”

“我告诉你!现在献殷情没有用!何家的家产,爸爸早就说过,不会给你一分!”

“你救不回来,不代表别人也救不回来!”

“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个徒有虚名的废物!”

叶凡冷冷的看了副院长一眼,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立马来何家一趟!”

听到他对自己的嘲讽,副院长简直鼻子都要气歪了:“好好好!”

“你找来的人要是能把何闯救活,我这辈子,就不再行医!”

没过多久,一个老者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看到叶凡,一脸恭敬的上前,拱手就要行礼:“老……”

那个师字还没有喊出来,叶凡就挥了挥手,一脸淡然道:“先去看病人吧!”

老者点点头,随后来到何闯面前,翻了翻眼皮,又查了查脉搏。

看到他煞有介事的样子,副院长一脸嘲笑:“你这是从哪里雇来的一个老头子?”

“整的挺像那么一回事!”

“但人已经死了,是绝对救不活的!”

老者突然冷笑一声:“救不活?”

“只要老夫不想让他死,就算阎王爷,也收不走他的命!”

随后,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副银针,双手如电,一根根银针接连入体,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最后一根银针插入人中当中,噗嗤一下,何闯猛然吐出一口黏血,原本苍白如纸的脸色,也慢慢变得潮红起来。

何闯慢慢的坐起来,看着周围一帮人惊讶的目光,他有些迷茫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看到他突然醒来,田媛母女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而何思悦眼珠子一转,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扑过去,抱住何闯,瞬间哭成一个泪人!

“爸爸,您终于醒了!”

“刚才真是吓死女儿了!”

“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女儿也不活了啊!”

看着何思悦悲戚的模样,何闯拍了拍她的后背:“好女儿,别哭了,爸爸这不是没事吗?”

而一旁的副院长,此刻的脸色红如猪肝:“这……这怎么可能?”

“你……你是谁?”

老者双手背负于身后,傲声道:“老夫,席子牧!”

听到这个名字,副院长一屁股蹲在地上,满脸死灰!

普通人对于这个名字,或许没有听说过,但是对于医学界的人来讲,这个名字,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天朝九大国医之一!

圣天手,席子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