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玉赵鄢十两相思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匆匆用了膳,感觉也没什么好待的了,我也只能失落地离开。

日子一天天地过,白云苍狗。我哥却死活不回来,要不是父亲、母亲完全不担心的样子,我还以为他死在外头了。

小太子要选妃了。我想去。

可我哥,我不敢担欺君之罪,我又舍不得这个机会。

我终于还是鼓足勇气,为了美色,把脑袋别在腰带上,换上裙衫,一身红装,去了东宫。

远远的,我就看见小太子兴致缺缺的样子。

和小太子视线相撞,他竟然朝我走来,我一时间心跳如雷,他走至我面前,声音有些冷:「你兄长让你来的?」

我是镇国公府唯一的嫡女,自然是要入册子的,应该算是「我哥」让我来的。我羞涩点头,没有说话。

小太子似乎在忍耐着怒气,「你低调些,孤并不想选妃,不必刻意表现自己,回去帮我谢谢你哥的好意。真是孤的好臣子,自己家妹妹都送来了!」说罢他拂袖而去。

我心里难过,碍于规矩,老老实实地看众人表演,环肥燕瘦,很是不错,我歇了心思,一点也不想动,早就推说身体不适,在下头看着。

台上那人,明明往日温润,但在这满园春色里,他竟然面色有些冷,最后未选一人,我不由地怀疑他是不是不行。

想到这点,我犹如醍醐灌顶,对啊,怎么往日没想到,怪不得怪不得。

我扮作我哥哥的时候,每次表现风流,他就不开心,看来是他嫉妒我!

我似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心里已经不难过了,甚至有些想笑。不不不,不想笑,我的后半生幸福,委实堪忧。

我匆匆离去。

跑到青楼,我找了我哥的一位红颜,洛水阁花魁——许秋月。

「秋月呀,我有个难言之隐。」我搂着秋月,十分遗憾地说。

秋月笑着点我,「世子有事直说便是。」

我也不害臊了,反正败坏的是我哥的名声,「你可知,有什么壮阳的法子?」

秋月闻言睁大眼睛,叹道:「怪不得世子从不碰奴。」

我心里疑惑,以为我哥风流,原来是个假把式,我哥不会也不行吧?我身边的好儿郎们这都是咋了?

罢了,罢了,他们讳疾忌医,就由我这个贴心小宝贝来帮他们吧。

秋月给了我好多纸张,上面全是方子,我匆匆带走研读。

如何不动声色地喂给小太子呢?

我买了些食材,跑到东宫后厨,和厨娘一番寒暄,夸得她喜笑颜开,答应为我做蛊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