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入宫前我是嫁过人的七七陆阎目录阅读

我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

有一天,我爹从外边回来,激动地说,「衡王登基了。」

我的心跳得飞快,陆阎没有死吗?他们说的衡王是陆阎吗?

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浮板,我当即收拾行装,出发去京都。

陆阎当初的聘礼丰厚,我花了很多钱,进了宫里的太医院,终于确认,陆阎没有死,现在的皇帝就是我的丈夫。

当初他跳崖,大难不死,被人救了,后来各种斗争,他赢了。

我想,他还活着,我一定要好好弥补我的过错,我想挽回他。

可是,陆阎没有给我机会。

在第一次我给他端药的时候,他就认出我来。他的态度很冷淡,我同他道歉,请他原谅我。他却说,都过去了,没必要再提。

我想,细水长流,就叫他慢慢原谅我吧。

于是我就在太医院呆下了,平时就是负责给他送送药膳,继续学学医术。

他一般都不怎么理我,我尝试给他做菜,他最开始还忍耐,到后面就直接跟我说不要煞费苦心了。我给他做衣服,他转手就扔了。我好像做多错多。

年关将至,太医院其他人陆续告假。

我拨弄着火炉,倚着门框,看着外面下大雪。

贺兰淳带了醉仙居的烧味和他珍藏的新丰酒给我,叫我尽快确定要不要告假,他好安排值班,我说第二天再答复他。

给陆阎送药膳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对我不理不睬。

我鼓足勇气,站在他旁边,问:「你除夕在哪守岁?」

他很诧异,大约没想到我可以这样厚脸皮,他心情似乎不错,随手翻着奏折,漫不经心地说,「去太后那。」

我一鼓作气,「你还吃红豆馅的汤圆吗?我要给太医院的人做,到时候给你也送一份?」

陆阎怔了片刻,我在他眼里看到久违的温柔的光芒,可是稍纵即逝,他摇头,「不必,有人会做。」

一直被拒绝的滋味真是不好受,我点点头,趁着眼眶红之前赶紧走掉。

我给爹娘写信,说今年不回去过年了,我和陆阎在慢慢消除误会,今年我得陪他过年。

写完送到驿站,顿觉自欺欺人。

一个人守岁很无聊,于是我们太医院几个留守的人聚在一起,苏题燮是个酒痴,贡献了他珍藏的佳酿,贺兰淳则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新年礼物,他给我送了一个玉镯子。白玉凝和我就准备了一桌子菜肴。

一顿好吃好喝后,我们又去护城河边看烟火。

白玉凝说,「对着烟火许愿,就能心想事成。」

真是老土,可是我还是很虔诚地对着稍纵即逝的烟火许了个愿,我希望,陆阎能原谅我。

可是许完愿,我们就在河边撞到了陆阎,他和苏梨汀也在这儿看烟火。

听说当时陆阎伤重,一个神医救了他之后,是太医院负责后续的康复工作,苏梨汀就是当时负责照顾他的医师,所以他们关系也很不错,宫里有人说他们日久生情。

新的一年开头就这么不顺利,我心里难受,想要先回去了,他们仨大概也累了,便陪我一起往回走。

经过一家名为解千愁的酒肆,我积极配合苏题燮,四人又去喝了一通。

醉酒的第二日,我头痛欲裂,可是该干活还得干活。

今天本来是白玉凝去给陆阎送药膳,可是她醉得离谱,只能我去了。

我拎着盒走到门前,看见齐公公,向他拜了年,请他帮我把药膳拿进去。齐公公却太好心,说你进去给皇帝拜个年,有红包拿的。

我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例行公事,把药端到他旁边。

陆阎忽然问我,「你手上戴的什么玩意?」

我低头看,是贺兰淳送的新年礼物,讨个好彩头,我就戴着了。

我答他,「新年就图个好意头,随便戴着玩。」

他皱了皱眉,语气不善,「宫里的人,衣着打扮都有规定的,你来了一年了,还不知道吗?」

我一时语塞,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临时来顶替白玉凝,没想到还会触霉头。

我只好闷声道,「我知道了,不会再犯了。」

他仍然一脸不高兴,我把镯子摘下来,向他福了福身就要走。

他又叫住我,「你不懂得怎么拜年吗?」

我这才想起来,恭敬地说道,「祝皇帝新的一年万事顺遂,龙马精神。」

他面色和缓了,点点头,叫我上前领赏。

是个绣着福字的锦囊,我有些哽咽,同他道谢。

他说,「你打开看看。」

我手有点不争气,颤抖着打开一看,是一支精致的簪子。

就好像在黑暗中踽踽独行了许久的人,终于看见了光芒。

陆阎轻咳了一声,又把药喝了。

我很想确认,是不是上天听到我的祈祷了,一觉醒来,陆阎原谅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