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宛宛慕容瑾终是韶华相负全文全章节宴宛宛小说阅读

慕容瑾身体紧贴了枝干,示意宴宛宛先走。

她犹豫片刻,便以手抚地,慢慢往前爬去。

沐雪儿紧跟其后。

慕容瑾和楚夜走在最后。

越往里行去,空间越发狭窄。静谧的空气里,只有几人心跳声。

宴宛宛头脑里渐渐昏沉,沉静被无限放大,她麻木的往前爬着。

许是时间久了,她有些眼花,视线里出现一个朦胧的亮点,白的炫目。

宴宛宛低头揉揉眼,白光还在,她便低了头依旧往前爬着……

许久,一阵极凉的风吹动她的发丝,宴宛宛一怔,抬起头,顿时激动的嘴唇发颤。

那不是白光!是出口!

“怎么了?”她身后的沐雪儿见宴宛宛停下动作,低声问了一句。

宴宛宛回过头,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前面是出口。”

只一句话,沐雪儿便欣喜的声音发抖,“我们要出去了?”

“是。”宴宛宛答道,视线越过沐雪儿,往慕容瑾看去。

可惜光线太暗,又是背光。她只看到一团模糊的轮廓,根本看不清男人的面容。

宴宛宛收回视线,又继续往前爬。

复前行几步,空间越发狭小,宴宛宛不得不低了头爬行。

好在她身姿瘦弱,倒不算拥挤。

宴宛宛眼眸里闪过思量,有些隐约担心,慕容瑾身形高大,若后面空间太小,他该如何通过?

很快,宴宛宛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似乎是走到枝干的顶端了,空间陡然狭窄许多,绕是宴宛宛与沐雪儿身量娇小,也是堪堪擦了双肩,勉强能行,鼻尖几乎要贴近地面了。

“好挤。”沐雪儿抱怨道,“我肩膀都有些疼。”

“且忍忍吧,出口就在不远处了。”

宴宛宛低低回答道,她已不能抬头,但凉风阵阵袭来,想来出口就在前方。

爬着爬着,身后忽然没了动静,宴宛宛一惊,停下来,“怎么了?”

“楚夜……”沐雪儿带了哭腔,她发现楚夜没跟来时,竟倒爬着回去了。“你为什么不往前爬了?”

楚夜苦笑。

他双肩已经挤到极致,实在寸步难行才停了下来。

“这个出口太小,我们无法通行。你们俩先离开。”慕容瑾沉静的声音响起。

“不行!”沐雪儿眼中闪过恐惧,“楚夜,我不要和你分开!要走一起走!”

“乖。这里太危险,你们先离开,乖乖等着我。”楚夜心中一酸,声音愈发低沉。

宴宛宛不能转头,她手指紧紧抓了树壁,嘴唇抿的很紧。

“我不要!”沐雪儿情绪崩溃了,被禁锢在密闭空间许久,让她嚎啕大哭起来,“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宁愿死了!”

“不会……”楚夜忍了挤压的疼痛,将头贴近她,直到触到她冰凉额头,沐雪儿才安静下来。

她眼泪簌簌滚落,贪婪的贴着男人脸庞,“我不要和你分开……呜呜……”

“如果不愿意离开,那就只能和我们一起爬树。你可以做到吗?”慕容瑾声线冰冷,“如果不能,那你还是从这里离开。不要成为累赘,拖累我们。”

沐雪儿身子一震,泪眼朦胧看着楚夜。

他说的没错,那么高的树,她根本不可能爬上去,可是——

“可是,万一你掉下去摔死了怎么办?”沐雪儿声音尖锐,“就没有万无一失的法子吗?对了,你不是带了刀吗?把枝干劈开,我们一起离开!”

沐雪儿眼底燃起了希望的火焰,目光灼灼看着楚夜。

空气霎时间寂静。

“啪哒。”

一声清脆响动,慕容瑾将口袋里的匕首摸了出来,扔在沐雪儿手边。

沐雪儿怔住。

“你可以试试,若可以削动,我便和楚夜劈开枝干。”

沐雪儿愤怒的瞪了他,咬紧后槽牙,捡起匕首握在手心,狠狠往树壁扎去,“铿!”

匕首脱手而飞,震的她虎口疼痛不已。

沐雪儿怔怔看着树壁,削铁如泥的匕首扎了上去,却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听话。”楚夜眼眸里闪过痛苦,“我出去了,便去寻你。”

前头的宴宛宛屏住呼吸听了许久,她垂下眼帘,琥珀色眼珠淡淡转动。

随即,又手脚并用,艰难的往前爬去……

熬在这里,只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与其怨天尤人,悲愤伤心,还不如趁着体力尚可,赶紧逃出去。

又行了一段距离,宴宛宛眼前一亮,微凉的风成团扑在脸上,带来清凉舒爽的触觉。

她鼓足劲,竭力抬起头,眸光紧缩。

枝干延伸到此处,破开了一个洞。

只是那洞口,不过成年男人两拳头宽的距离,她不一定能爬的出去!

身后有轻微响动,沐雪儿也爬近了。

静谧的空间,能清晰听到她的抽泣声。

“雪儿,能通行的洞口很小,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宴宛宛淡淡提醒道。

随即,她趴下来,摸索着拔下头上唯一一枚金钗,又将原本盘在头顶的鬓结打散。

怀中的荷包里有一瓶薄荷油,价值不菲,原本是为了陷入困境时提神醒脑,清明意识所用。

宴宛宛忍了心疼拿出来,倒在掌心往自己肩头抹去。

她目测了洞口大小,应该能勉强挤过头颅。头颅能过的空间,双肩很大概率也可以过去。

现下,也没有别的法子,只有孤注一掷试试了!

宴宛宛吃力爬起来,将头往洞口送去,甫一迎上去,便闻到一股泥土清香味道,她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

脚下使劲蹬在树壁上,宴宛宛的头探了出去,却再也动弹不了丝毫。

她的耳朵卡住了。

咬咬牙,宴宛宛闭紧眼用力挤出去,头皮被刮的生疼,她忍住不叫出声,一寸一寸往外面挤。

终于,她的头完全伸出去了!

宴宛宛睁大双眼,神情凝固。

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满地都是鸡蛋大小的白色晶石,闪烁的璀璨光芒几乎要闪瞎她的眼!

宴宛宛看到,离她最近的几块晶石,倒映出自己的脸。她水润双眸迷茫,微微张了小嘴,一副惊愕懵懂的模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宴宛宛收回视线,用力往上攀爬,可是双肩牢牢卡在洞口,无论怎样也前进不了丝毫。

宴宛宛被卡在半路上,满脸狼狈。

她凝神,不再使劲,而是再度积攒了一些力气。

片刻后,她咬紧牙关,用力往外挤去。

双肩涂满的薄荷油起了润滑作用,她一寸一寸往外滑动,然而片刻后,身体又纹丝不动了。

宴宛宛双眸里闪烁了光芒,垂眸盯了自己肩膀。

皮肤素白莹润,弹性极好。

琥珀色眼珠淡淡移开视线,她忍了剧痛猛然用力站起,肩膀上白嫩的表皮被洞口坚硬边缘刮开,细密的疼痛顿时蔓延全身。

宴宛宛仿佛没有感觉一般,依旧用力往外爬。

她额头布满热汗,脖颈上的青筋尽数暴起,因为疼痛,脸颊上爬满了细密的鸡皮疙瘩。

“呼——”

宴宛宛终于成功逃脱双手的禁锢,下一秒,密密麻麻的疼痛猝不及防出现。

她顾不上查看手臂情况,手掌撑地,轻而易举从洞里安然脱身。

“怎么样,外面有路吗?”沐雪儿爬到洞口前,仰了头看她,忽然面容惊骇,“你……你流血了……”

宴宛宛目光淡然,从袖里摸索出薄荷油,递给沐雪儿,“皮外伤,不打紧。你把这个擦在肩膀手臂上。”

沐雪儿眸光惊恐,接了去,依她所言往身上抹去。

宴宛宛这才回头看向手臂,从肩膀往下直至手腕,足足有两指宽的皮肉被掀开,难怪这样疼。

她拿出止血药粉,将伤处细细淋撒,药粉入肉,痛的宴宛宛不住吸气。

正在这时,耳膜里忽然撞进一阵轻微的振翅声,宴宛宛警觉转头,眸光顿时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