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第4章全集免费阅读

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

《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严真顾淮越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苏格兰折耳猫所编写的,讲述了严真顾淮越的精彩故事。

顾长志的七十大寿安排在了周五。

本来是要在外面饭店办的,可是老爷子不乐意。老将军的原话说:又不是检阅部队,摆那么大的场子干什么,就是老战友叙叙旧,在家里吧。

能办这个寿宴已经是老头子最大的妥协了,李琬自然不会要求更多。更何况顾园够大,安排一场宴会也没有问题。

过寿这天顾园的人都起了个大早开始准备,顾淮越跑完步回来的时候院子里的桌子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他想帮忙,但被张嫂给拦住了。

我来就行。张嫂笑着说,我听你妈说,今晚有漂亮姑娘来,你可得把握住机会。

有我什么事?顾淮越笑着在张嫂搬桌子的时候搭了把手。

怎么没有啊?抓住机会找个老婆啊!张嫂说,这事可得抓紧。

顾淮越失笑,连张嫂都开始催了,看来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

宴会安排在晚上,下午四点的时候客人陆陆续续地到了。都是老爷子的一些老战友,坐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客套话,聊起旧事俱是开怀一笑,看得出老爷子心情不错。

比老爷子更高兴的是顾老太太,看见有适龄的女孩子陪着客人一起来了就会多看几眼,态度之急切让在一旁的顾淮越都有些不自在了。他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还顺便从冯湛那里拿走了一把车钥匙。

在宴会开始之前,他还得去接一个人。

顾淮越开了一辆猎豹车,慢悠悠地驶入了一片老城区。

路边的建筑有些破旧,路灯也是隔几个才亮一个,道路很窄,猎豹宽大的车身在这里有些施展不开。顾淮越把车子开得很慢,从两旁住宅楼里透出的暗淡的光将猎豹车灯射出来的光芒映衬得很亮。这亮光也刺痛了站在路的尽头向他看来的那人的眼,那人不禁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

顾淮越立刻关掉车灯,在路旁停了车,下车快走了几步,在那人的面前站定。

你好,严老师。

他要接的人,正是严真。

严真揉了揉眼睛才看清眼前的人,昏暗的灯光中,那一身橄榄绿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唯有那肩章上的星星偶尔反射一点光芒。两杠三星,上校军衔。

她回神,显得有些拘谨:你好。

顾淮越简单地打量了一下她,忽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束腰长裙,及腰的长发简单地挽了一个髻。尽管没有太多装饰品,可看上去依旧简约大方。严真不知他所想,倒是在他的注视下愈发显得紧张:我这样,行吗?

顾淮越轻轻一笑:不错。

严真随他上了车,车子慢慢地开出了旧城区,向顾园开去。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可严真的心却七上八下。她瞥了他一眼,不由得想起那天的那个电话。他请她帮一个忙,她不免有些诧异,细问之下才知道他是想邀请她去参加顾老爷子的寿宴——以他朋友的身份。

严真自然被他吓了一跳,一时既不知道答应的理由,又找不到拒绝的借口。

电话那头,顾淮越声音很平静地说:其实我跟严老师有一样的烦恼,所以才有了这场鸿门宴。

严真沉默半晌:你是想要我假扮你的来应付家里?到底是脸皮薄,说不出女朋友三个字,严真索性跳过。

不会那么麻烦,朋友就行。

顾淮越也是第一次以这种奇特的理由有求于人,话锋自然不能太过尖锐,要处处留有余地。更何况,他单身这么多年,母亲早就急坏了,从今天下午她的态度他就能看出来。所以就算他身边只有一个女性朋友,也能让母亲开心开心。

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请我帮忙吗?

顾淮越也毫不避讳原因: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一个。也是他回来之后,唯一接触过的适龄女性。

严真闻言思考了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虽然她隐隐约约觉得这有些荒唐,可念及不久前他才帮过自己一次忙,她也只好宽慰自己是还人情了。

顾家的房子坐落在C市最古老的一条街。身为C市人,严真从来都只是从这座大院的门前走过,当时所见之景就是两个哨兵一左一右站着,犹如门神一般。这一次,她进来了。

顾淮越刚进门就看见等在门口的冯湛,那小子正站在原地急得打转呢,一看见就赶紧迎过来:我说参谋长,您可回来了。

顾淮越把车钥匙塞给他:我还不急,你急什么,立正,稍息,向后转,齐步走。

冯湛苦着一张皱成包子的脸转过身向屋里走去,还没走几步,忽然恍然大悟过来,扭过头来,有点不可置信:参谋长,这、这是?

他的手指指着严真,严真被他弄得脚步一顿。

顾淮越瞥过去一眼,顺手给了他一个毛栗子:继续执行命令。

严真微微一笑:这人还挺有趣。

他是老爷子身边的活宝。

顾淮越带着严真还没走到大厅,就被眼尖的李琬给看见了。不是她眼神太好,是她着实有些难以相信,她的大儿子竟然带回来一个女人?

一看到这幅场景她立刻就淡定不了了,放下茶杯就走了出去,眼角挂着一丝讶异:淮越,这是?

顾淮越轻描淡写地解释:这是我的朋友,严真。

严真倒是有些局促,双手无意识地揪住裙缝,听着顾淮越的介绍,微弯唇角,说:您好,伯母。

李琬上下端详一番,还未开口说话,一个脆生生的童音就从客厅传了过来:严老师?

回头,是嘴巴张成○形的顾珈铭小朋友,手里拿着组装了一半的玩具眨巴眨巴眼睛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扔下玩具,跑过来抓住顾淮越的裤腿,问:我们严老师来家访的?问完又低头嘀咕:我这阵子表现可好啦。

三个大人相视一笑。让小家伙这么一搅和,李琬算是明白了严真的另一层身份,原来是珈铭的老师。工作虽然普通了点,但是长相漂亮,看在眼里***,第一印象还算可以。

李琬笑:我们珈铭是个捣蛋鬼,平时定是给老师添了不少麻烦。

严真摇摇头:没有,我很喜欢他。

两个大人都是浅笑一下,小朋友倒先不乐意了:奶奶,我可是您的亲孙子。

顾淮越揉了揉儿子的脑袋,看向母亲:妈,您先带严真去客厅休息一会儿吧,我去二楼看看老爷子准备好没。

哎,行。李琬大方地把严真拉到身边,带着她向沙发走去。

严真有些受宠若惊,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顾淮越,他只是微微一笑,向她点了点头。

严真刚坐下,一杯热茶就放在了她的面前,她忙低声说谢谢,捧起来轻轻啜了一口,有淡淡的香气。

李琬站在她面前,凝视了她一会儿,心情有些复杂。儿子很少带女人来家里,这点她是知道的,如今带了一位,且不说是不是存了敷衍她的心思,总归是让她见着人了。能见着人她已经很意外了,其他的慢慢再说。

老爷子的寿宴晚上七点半正式开始。

严真揣着一颗因为紧张而怦怦跳个不停的心,在顾淮越的介绍下见了顾老爷子和顾淮越的哥哥、弟弟。顾老爷子今晚喝了一些酒,平日里凌厉的气势少了一半,视线在顾淮越和严真之间逡巡一番,淡淡地笑了。他嘱咐顾淮越要好好地招待严真,然后就继续跟老战友叙旧去了,态度之淡然让严真不得不怀疑老爷子已经看出来顾淮越带她来的意思了。不过她也不担心,反正只此一次。见到的人让她感到不轻松,这个家庭即使她想再深入交往,恐怕也有难度。

见完了人,严真终于松了一口气。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扭头,入目的是一张团着柔和笑意的脸:累不?要不跟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她笑:好。

顾园的二楼有一个小露台,严真跟梁和趁着人多躲在这里。梁和一坐下就忙不迭地脱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皱着眉揉小腿,瞥见她,还不忘问:站那么久腿不酸吗?脱下来歇一会儿吧。

严真摇了摇头。

梁和咯咯一笑:没事,这里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

严真犹豫一会儿,还是坐下来,将双脚从鞋中稍稍拖了出来,放松一下小腿。

你是珈铭的老师?

我是他的班主任。

梁和点点头,低头嘀咕:难怪今天晚上他这么乖。

严真笑了笑。一阵沉默弥漫在两人之间,严真本就不善多言,只转头静静地看着外面。夜幕早已低垂,可是顾园里却是灯火辉煌,来得人也不算少,气氛却并不嘈杂。这些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若是要她一个个见过,恐怕腿都要软几分。

嗯,今晚的重头戏来了。梁和忽然一笑,下巴朝下面抬了抬。

严真有些不解,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在一片灯光凝聚的地方,她看见了几个人。

他们是?

梁和眼睛转了转:是总政副主任沈一鸣和夫人,还有他们的小女儿——沈孟娇。

哦?她又望过去几眼,隐约可以看见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女孩,依偎在一个中年女人身边,亲昵无比。

她转过头,不再看着楼下,端起手边的茶轻轻地啜了一口,涩涩的苦味萦绕在舌尖久不散去。茶是好茶,可尝在她嘴里的却只是苦涩。或许,她真的不适合这里。

过了一会儿,严真打算起身,却不想一下子踩歪了高跟鞋,将脚踝崴了一下。她顿时疼得皱了皱眉,俯下身轻揉了脚踝几下。

梁和一把扶住她,关切地问:没事吧?

没事。严真试图微笑,可梁和却显得比她还着急,一边安抚她一边说:你等等,我去叫二哥来。

唉,真不用——严真无力地补充,可哪儿还见梁和的身影。

她只好扶着椅子坐下,等了不一会儿,就听见匆匆的上楼声。严真扭头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梁和这姑娘不仅叫来了顾淮越,还把顾母和顾淮宁叫了上来。

严真立刻站了起来,李琬伸出手扶她,俯身看了一眼,见伤势不太重便松了一口气。她转身拍了梁和肩膀一下:看你火急火燎的样子,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梁和张了张嘴巴,没说话。顾淮宁勾了勾唇角,揽住老婆的腰小小安慰了她一下。

严老师没事吧,不行就先让淮越送你回去?顾老太太这话虽是对她说,目光却是看着顾淮越。

能走吗?顾淮越走上前,右手微微向前伸。

她眨眨眼:能走的,不是很严重。

那就好。他笑了下,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扶着她上了车,回去这一路把车也开得很慢,少了些许颠簸。严真将车子窗户半降下来,有凉凉的风吹进来,顿时觉得***了许多。太拘谨又太严肃了,她这样端了一晚上,几乎就要不适应了。

她的一举一动顾淮越都看在眼里,听着她淡淡地呼出一口气,顾淮越微微勾了勾唇角。

车依旧停在她的小区门口。严真打开门,准备下车,忽然听见顾淮越喊:严真。

嗯?她诧异地回望。

谢谢你了。

没关系的。严真微笑,不过这种办法只能用一次,下次估计就不灵了。

顾淮越也淡淡一笑,目送着她离去。直到她颀长的身影消失在小区门口,他才开车离开。

已是晚上十点半,顾园的灯却还亮着。顾淮越稍一思忖,也不着急进门,抓住正在园子里打扫卫生的冯湛问:还有谁没走?

冯湛揪着扫把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说。顾淮越也不消他说了,只这一神情他就明白了。

要我说您也别着急,老太太把这沈主任一家留下来也有她的用意,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他低沉了声音问。

顶着来自顾淮越的***压力,冯湛心一横,说:用团长的话说,老太太这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争取在短时间内解决参谋长您的个人问题。

顾淮越沉默几秒,闪身进门。

大厅里,沈一鸣的夫人蒋怡和他的女儿沈孟娇正坐在沙发上陪着李琬说话。母亲看见他了,忙招呼他过来。

送回去了?母亲笑眯眯地问。

嗯。他整了整衣服的扣子,向蒋怡和沈孟娇问好。

李琬顺水推舟道:蒋怡,这是我的大儿子,你还记得吧?

沈一鸣他们一家搬到B市也有好些年了,就算在C市待了两三年,也不常见到顾淮越,因为那时他早已当兵走了。说起来李琬和蒋怡也不算熟悉,全是因自家男人这边的关系才有了来往。

蒋怡放下茶杯,和蔼地笑了笑,精心保养的一张脸看不出多少岁月的痕迹:我是记不太清了,记得清的可另有别人。说着推了推沈孟娇道:我记得娇娇还小的时候带她来过一次,那时候就是淮越带着她玩儿,回家好久了,娇娇还念叨她淮越哥哥呢。

两人相视,笑了起来。而被说笑的两个当事人,一个面色不改地站在原地,一个却娇羞地低下了头。

李琬凝视沈孟娇几秒:转眼一看娇娇都长这么大了,在哪里上学呀?

沈孟娇不好意思地低头,拢了拢头发:我上学早,又跳了几级,刚刚大学毕业。今年也刚满二十岁。

声音轻柔,却并不娇气。

李琬忍不住惊呼一下,看向沈孟娇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喜爱。

顾淮越已经身经百战,知道母亲在楼下摆这茶话宴的用意:我先上楼了,去见见沈伯伯。

说完转身离去,留三个女人在楼下家长里短。可是没想到,他上楼的同时一个人影静悄悄地跟了上去,他快她也快,他慢她也慢,等到他停下了脚步,身后那个人才敢怯怯地喊他一声:淮越哥。

是沈孟娇。他脚步顿了顿,偏过头去,目光淡然地看着她:有事?

沈孟娇咬了咬唇:你还记得我吗?

似乎有一点印象,他点了点头,牵出一丝笑来:好好玩儿,今晚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见他要走,沈孟娇忙又喊了一声,待他偏过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唇下都要咬出印子来了才憋出来一句:没事,你去吧。

应付了一整个晚上,顾淮越觉得累极了。不是说他体力不及以前了,只是这人情世故仗可比世界大战都难打,想到这里,他干脆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房间里有些乱。他一直在外地当兵,这个从小住到大的房间如今已变成了儿子的房间,满屋子的玩具简直让他无处下脚,可见这爷爷奶奶有多宠他。

小崽子。他哼一声,给睡梦中的顾珈铭小朋友理了理被子,又替他把组装了一半的枪组装好了搁在床边。

这可是小家伙的宝贝。这是珈铭过四岁生日时他买给儿子的生日礼物,那算是他陪儿子过的唯一一次生日,连带着生日礼物也宝贝得可以。曾经荷枪实弹上过阵地的他当然瞧不上这个,假把式,可是儿子喜欢,儿子最大,还得买。

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扛真枪!稚嫩软糯的声音仿佛还是昨天,转眼,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虽然他长年在外,可是别人不知道他自己清楚,儿子就是他的一个软肋,这话是他的老首长席司令说的,他深以为然。

当然老首长是这么说的:谁要是跟你有仇,绑了你儿子,纵使有十八般武艺你也不敢轻易使,哪儿还有战场上杀敌的气势。可过后他又意味深长起来:不过男人还只是男人,不是什么都替代得了的,有些事,还得女人来做。

他当时只当是席司令受了母亲所托来劝他的,一笑而过而已,如今儿子慢慢长大,在完全懂事之前,他是不是不能再让儿子这么孤单了?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周一。

严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七点一刻了。她愣了一会儿才恍然想起今天还要上班,赶紧下床洗漱。到厨房一看,奶奶已经将粥煮好了,正放在桌子上凉着呢。

奶奶一看见她,便忙催促她吃饭:我看你睡得那么熟,就想着等会儿再叫你,不晚吧?

严真摇了摇头,低下头去吃饭。

她昨晚很早就躺在床上,可是却久久未能入睡,这种情况对她而言是很反常的。她在小学教书,虽说课不多,可要应付小孩子,一天工作做下来也够累的,更不要提她周末还要多做两份家教的工作。每天回到家,沾枕头就能睡着。

而昨晚,她竟然失眠了。

严真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跟往常一样去上班。

办公室里,李老师还在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化妆。这是她到校后必做的一件事,严真已经见怪不怪,淡淡地问声好就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还未拉开抽屉就听李老师在对面说了一句:严老师,说实话,跟你在一起工作挺好的。

拿东西的手顿了顿,严真抬头: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李老师放下镜子,深看她一眼,妩媚一笑:没什么。对了,万主任说让你早上来了去她办公室一趟。

万主任?严真轻皱了眉头,起身向年级主任万蕊的办公室走去。

万主任年近六十了,是被学校返聘回来当年级主任的,一头白发下是一张经常带着和善笑容的慈眉善目的脸,她对严真一直都很照顾,严真对她也是万分感激,可是此刻万蕊的脸上全是歉意:也不知道怎么了,校长忽然提到了你,要调看你的简历。小真你自己的情况你也清楚,非师范大学毕业,又没有教师证,虽说你正在考,可是毕竟现在校长要证你拿不出来。

严真抿紧唇,没有说话。当初毕业的时候她急着找工作,网投了许多简历,面试了很多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回去等消息。可是眼看着手里的积蓄没剩多少了,工作也没着落,严真急得嘴上起了好几个燎泡。就在此时,学姐带给她一个好消息,说是有个小学教师的工作,问她做不做。这位学姐本来是要到这个学校来教书的,可是临时决定要跟着男朋友一起出国,就介绍她来上班了。

她确实什么证都没有,能进来也是借了学姐的人脉网,本以为没事,却不料

万蕊也很着急,严真算是她一手带出来的,是她最喜欢的一个晚辈:现在还能不能联系到你的学姐,或许让她找找人看看?

严真摇了摇头:学姐去了国外,我没她联系方式。

唉。万蕊叹了一口气,要是找不到人的话,按校长的意思,下一周你这个课就要让别人带了。

一时间办公室陷入尴尬当中,须臾,万蕊拍了拍严真的肩膀,宽慰她道:不过你放心,工作还是有的。

似是意料之外,严真抬起头,有些喑哑地开口:哦?

面对她诧异又略带期盼的目光,万蕊有些难以启齿:校长说图书馆刚进了一批低年级的书,要你去打理。严真漂亮的眸子微微一闪,万蕊忙说:我知道让你去有些屈才,可是你的编制还在,工资还是原水平

我懂了。严真微笑打断她,谢谢您了万主任,为了我的事这么费心。

你、你这是答应了?万蕊有些惊讶,她可是准备了一箩筐的话来劝这个看上去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呢。

嗯,我答应了,下星期就交接工作。

哎,好好好。万蕊迭声说了三个好,对严真爽快的态度很是感激,我老头子也是咱们这个学校的,到时候我让他看看,能不能找找人,再给你安排个好一些的职位。

麻烦您了,万主任。对于这个帮她最多的人,她是敬重的。

那过去之后,工作上有什么难处和苦衷就直接跟学校提,别不好意思。

严真低头沉默了几秒,抬头笑了笑:万主任,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苦衷谁都有,可是一个一个说出来就矫情了。别的本事她没有,忍耐,她还是会的。

在家待了一周,顾淮越的假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看看日历,归期已近。

实际上他本不打算休这个假的,演习都已经开始了,他在师指却接到通信员转过来的母亲的电话。李琬在电话里嘱咐,要他演习结束务必回来一趟,有重要事情。

这个重要事情他心知肚明,可无奈李琬打着为老爷子祝寿的幌子,他不回也不行。那现在既然寿过完了,他也该回去了。

老太太对他这种想法很不满,吃过早饭他一提回去这两字李琬就横眉竖眼:才回来几天啊,你们那个师离了你是不是就转不了了?

顾珈铭小朋友听见了也巴巴儿地跑来,巴巴儿地拽着他的衣服:你又要走啦?

顾淮越起初淡定了几秒,可是抵不住小朋友无辜又质疑的眼神,只好摸摸儿子的头,柔声说:嗯,快走了。

得到答案的顾珈铭小朋友脸色顿时一变,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就走了。

梁和见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

也该你,有像你天天这么丢下儿子不管的吗?李琬嗔怪道。

过段时间师里就开始备战演习了,我也不能总在家待着。顾淮越说着,跨步上楼准备收拾行李。每次离家之前儿子总是这个反应,他走几天小家伙就能适应了。

你走可以,走之前把个人问题先搞定。李琬跟在他身后上楼。

顾淮越诧异地挑挑眉,怎么,老太太今儿是实打实地逼婚了?

他回头,有些哭笑不得:妈,这事要是两三天就能解决,我何必给您拖这么久?

你也知道你是在‘拖’!好不容易抓住他的话把儿了,李琬开始不依不饶地问,你爸老战友的闺女,就是沈孟娇,你觉得怎么样?

顾首长简短地回忆了一遍:那还是个小姑娘。

可是人家姑娘喜欢你。

她亲口说了?

就算她不说妈也能看得出来。李琬斩钉截铁,你别拒绝得那么快,好好考虑考虑,虽然你们年龄差距大了点,但是现在年轻人都怎么说来着,年龄不是问题

那我可得提醒您,您儿子已经不年轻了,而且三岁一代沟,您仔细数数我们之间有几个。他一边上楼一边淡淡地说道。

你甭抓我话把儿。眼看着这场逼婚又要失败,她忽然想起什么,说,孟娇不行,那严真呢?

这个名字让他脚步顿了一顿:严真?

这个短暂的迟疑让李琬看到了希望:严老师还是你自己带回来的,怎么样?这个也不行?

他微哂:她是我的朋友。

朋友怎么了?朋友就不能恋爱结婚了?李琬理所当然地说,你要是有心,现在说不定早就不是朋友了。

听到这里,他终于不耐心应付了:您老也不了解严真,怎么就这么着急让我娶了,还怕您儿子推销不出去?

我不是只担心你,我还担心你儿子、我孙子!李琬拔高音调,显然气极了,敢情这回这个又是来应付我的是不是?想让你结个婚就这么难是不是?是不是死了珈铭妈妈一个,咱们全家都得跟着守孝啊?是不是你就得一辈子打单儿,珈铭一辈子没妈啊?

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过后,整个家里都静了下来。没人敢发出一点动静,因为这个家里最忌讳的人被抬了出来,也就意味着,到了非要说清楚的时候了。

母亲很少这么歇斯底里,顾淮越一时竟找不出话来反驳她。

李琬扶着楼梯的扶手,堪堪站稳,又推开了顾淮越伸过来扶她的手:我告诉你老二,你自己放不下是你自己的事,可别拉着全家人一起守孝!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话已至此,等于是给他下了一道最后通牒了。

顾淮越缓缓地收回手,握成拳紧紧地贴在腿边,声音有些喑哑地开口:我知道了。

严真这周过得比她想象中要平静许多。

因为下周严真就要正式调离了,所以趁着周四下午有时间,严真来到图书馆办手续。不愧是个好学校,单说这一栋图书馆就需要上百万的投入,更别提这里面的书了。走进这里,严真心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接待她的是图书馆的常笑常主任,常主任人如其名,见人就笑,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可是他的履历却不平凡,新中国最早的一批留学生,曾在多所高等学府任教,如今就算退了下来也不闲着,在这里帮学校管管图书,闲了还能读书取乐。

小严过来了,还真是时候。常主任笑着说,过会儿我就下班回家了,你要是晚来一会儿,这大铁门可就关上喽。

常主任一边说一边背着手带她向里走去,温和的语气,宽厚的背影,似是有种力气蕴藏在里面。严真跟在后面微微一笑。看来,图书馆的工作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趁着人少,常主任带着她在图书馆里走了一圈。偌大的图书馆,他们走得缓慢,走完全程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外面天都已经黑下来了。

咱们图书馆的工作,就讲究个规矩,这书放哪儿可不能弄错了,不然孩子们要找不到书可就着急了。常主任一笑,看向严真,小严,你是怎么过来的,这图书馆里就我一个人知道,你不要有负担,好好工作。干一份工作就有一份工作的快乐。

我懂。

她知道,常老说这话是要宽慰她。她是怎么过来的该知道的人都会知道,只是面上说的人不多罢了。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她既然决定接受,就不会再东想西想让自己不快乐。

周五,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周末。

严真合上课本,看向台下的小朋友,微微一笑:这周的课就到这儿了,明天是周末,希望小朋友们玩儿得开心。不过开心之余,作业也不能忘记完成。

小朋友们纷纷抗议:老师,我们还没玩儿呢您就提作业,压力很大的。

这群小娃娃!严真无奈,敲了敲桌面示意他们安静:老师再讲一件事情你们就解放了。

小朋友们立刻正襟危坐,乖乖听老师说话。

下周开始,老师就要去图书馆工作了,不能再给大家讲语文课了。严真一顿,思索着下面该怎么说,可是却发现,自己打好的腹稿全忘记了。她不是个善于感动和感慨的人,可是望着台下一双双晶莹的眼睛,她忽然觉得呼吸收紧,说不出话来。

老师,您不讲语文了还会给我们讲别的课吗?我听王老师说您英语也很棒的。班长林小小问。

严真想了想,微微一笑:这样啊,你们可以去图书馆看书,我可以给你们上阅读课。

林小小似懂非懂地点头坐下,小朋友们也都松一口气,原来还有阅读课可以上啊,放心了。

下了课,严真收拾了东西向办公室走去。正在她开门的时候,她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率率的摩擦声,扭头一看,是顾珈铭。

她蹲下来,与他平视:找老师有事吗?

顾珈铭小朋友嘴巴微微一噘,抬头瞄了她一眼,很快又低下去,小声嘟囔:老师,我爸爸说过,半路当逃兵是不对的。

她微微一笑:嗯,当逃兵是不对的。

看来是她低估了小朋友的***度,那么多孩子,只有这个小男孩听懂了她说的意思,知道她要离开。只不过,他也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而已:珈铭,你是不是不愿意让老师走啊?

小朋友搓搓衣角,耳根隐隐有些发红。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一双大眼睛黑亮黑亮地忽闪着,仿似扫过她的心间,痒痒的却又抓不到。小朋友撅撅嘴,说了一句:你又不讨厌。

她又不讨厌,所以他还不能喜欢这个老师吗?严真心念微动,眨一眨眼睛,有濡湿的感觉。她忍了又忍,还是伸出手抱了抱这个***又可爱的小家伙:谢谢。

顾珈铭小朋友这几天心情很不好。

吃过晚饭,小朋友碗一放就跑回二楼房间了。看着小朋友的背影,张嫂忧心忡忡地说:淮越,珈铭这两天是怎么了,奶油酥不爱吃了,动画片也不看了,一吃完饭就扎房间里头,别是生什么病了吧?

顾淮越听了皱了皱眉,放下报纸向二楼走去。

推开房门,就看见小家伙正坐在地毯上认真地组装那把拆了又装、装了又拆的枪,听见门边的动静小脑袋抬都不抬。小家伙还闹别扭呢?唇角微微勾了勾,顾淮越向里面走去:珈铭,干吗呢?

明知故问。小朋友当然不搭理他,继续低头捣鼓手中的枪。顾淮越低头看了一会儿,见他不得章法便接过来替他装好,塞回他手里,捏了捏他的脸:顾珈铭小朋友,首长问你话呢。

小朋友撅撅嘴,不理他。顾淮越挑挑眉,面对着儿子坐下,与他平视:不想让爸爸走?

走。这句话仿佛触动了小朋友,他终于放下了枪,扁嘴说道:爸爸,严老师不教我们了。

顾淮越恍悟,原来小朋友在这儿郁闷这么久是因为这个。他凝视着儿子低下去的小脑袋,揉了揉他头顶柔软的发心,问道:珈铭,喜欢严老师吗?

小朋友低头不说话。顾淮越知道,那代表着默认。沉默良久,他摸摸小家伙的脑袋:爸爸知道了。

周末,因为辅导的那个高三学生要参加学校模拟考试的缘故,严真意外地闲了下来。

这样的清闲日子不多,吃过早饭她便陪着奶奶一起去买菜。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件宽松的淡紫色线衣,及腰的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望着镜中的自己,严真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菜市场离家不远,她平时上班忙,买菜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了奶奶。

您老又来买菜啦?一位卖菜的大婶笑着跟奶奶打招呼,看见严真,眼睛更是笑得眯成了一条线,这回是孙女一起陪着来了。

哎哎哎。奶奶笑着应下,转头却对着严真抱怨,不是我说你,大周末的,人家大姑娘都去约会了,偏偏你跟着我一个老太婆出来买菜。

严真低头一笑,接过奶奶手中的菜篮子,向前走去。回到家里,她去厨房做饭,奶奶在外面跟对门的李嫂闲谈,自然免不了要谈及她的问题。严真只当作不知道,由着她们去。

她心里清楚奶奶是为她着急,可是婚姻大事,不是她想就可以定下来的。更何况,她几乎从未想过——

走神间刀锋稍稍偏了一下,差点切到她的手指。严真一惊,急忙回神,有惊无险地将菜切完,刚要拿去清洗,放在客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小真,电话。

哎,来了。她应了一声,慌忙跑出去接电话。

来电显示是学生家长02,这是她自从教书之后养成的习惯,按照每个学生的学号尾数存入他们家长的号码,这样一看来显就可以判断出是谁的家长,礼貌地称呼问好,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只是看到这个号码她有些犹豫了,02号,正是顾珈铭的学号。

奶奶正在旁边看着她。她抿抿唇,按下了通话键。

你好,严老师。那头是平淡无波的语气,今天有时间吗?过几天我要回部队了,走之前想跟珈铭的班主任谈一谈。

呃,其实我她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她已经不是顾珈铭的班主任了。

不方便?

不是的。她忙否认。

那就还是上次那家咖啡厅吧,下午三点。

咬了咬唇,严真答应了下来。

今天C市的天气不怎么好,午饭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严真特意提前了四十分钟出门打车,不巧又碰上了堵车。

望着堵在前面的一条长龙,又看看窗外下得越来越大的雨和不远处的咖啡厅,严真咬咬牙付了钱,冒雨向咖啡厅跑去。毫无疑问,等她到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

顾淮越看见她时有一丝惊讶,他立刻起身,递上来一张洁白的面纸。严真迟疑了下,接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十分钟。坐定后,严真哑着嗓子道歉。

该道歉的是我,这种天气约你出来。

看他并不介意,严真才放下心来。服务生端上来一杯红茶,双手覆上杯身,严真才稍微觉得暖和了一些。其实我应该告诉你,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是珈铭的班主任了。说到这里她笑了一下,带点苦涩,不过你有什么话还是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转达。

说完她低下头去,双方陷入一阵沉默。这沉默让严真觉得尴尬无比。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他淡淡地开口:严老师。

嗯?

你有男朋友吗?抚着茶杯的边缘,顾淮越沉声问道。

她一愣,强自镇定了一会儿,回答:没有。

顾淮越听了点了点头,严真则有些摸不着头脑。

严真。

嗯?严真蓦地一惊,因为他忽然喊了她的名字。

顾淮越放下茶杯,凝视着她,沉吟片刻,说:我下面说的话,希望你不要惊讶。

不知怎么,严真忽然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可从他淡定的表情里还是看不出所以然来:你说。

其实来之前我已经知道珈铭要换班主任了。之所以约你出来,是有别的事情要谈。他低声说,语气却是毫无迟疑,从容不迫,显然来之前他已经考虑清楚了,不知道你清不清楚,珈铭很喜欢你。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很喜欢他。

那就好。

顾淮越说话时将双手放在了膝头,端正的坐姿让严真愈发不解。她不禁问: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顾淮越笑了下。我是想,如果你愿意的话,即使不当他的班主任也可以进一步接触试试看。抬头看向她,在她平静温和的目光中顾淮越说道,那就是我们结婚。

严真喝茶的动作顿时就僵在了那里,反应过来之后她忍不住笑了:这个理由是不是太没有说服力了?如果我要跟每一个喜欢我的小孩子进一步接触,是不是都需要嫁给他们的爸爸?

严真开个玩笑故作轻松,实际上她心里已经紧张得要命了。

顾淮越任由她笑了一会儿,又不紧不慢地开口:这只是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是家庭需要。他看着她:我的母亲,你的奶奶。我想,她们应该都很急切。

她的奶奶?!她疑惑地看向顾淮越,而他也毫不避讳:上次在病房外,我不小心听到了。

提到这个严真略微有些尴尬,可她很快调整了情绪,反驳道:随便找一个人从战略层面来看并不是长久之计。虽然我家里边也催得很紧,可是我不愿意敷衍,你有没有想过,等搪塞过去了我们两个怎么收场?

这不是问题。顾淮越淡定地看着她,我们可以慢慢相处。

可是,我们彼此也不熟悉。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就连我奶奶问起你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严真认真地说,现在又不是革命年代,我们不能因为组织上有需要就这样随随便便。

那也不是问题。他说,你可以向你的奶奶这样介绍我,职业:军人;家庭情况:青年丧偶,膝下有一子。而你,我的家庭也都知道了,是珈铭的老师。所以,没什么不清楚的。

他说得倒是有条有理,有依有据,严真觉得自己不答应他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了。这种想法可真是太要命了,她压了压太阳***,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还有大把时间大把青春,为什么要因为你这样一个荒唐的原因,就把这些时光和青春贡献给一份无爱的婚姻?我自己说服不了自己答应你的要求。

掷地有声地说完,严真才发现自己的话太过不留情面了。而顾淮越只是静了一瞬,随后慢慢抬头看着她,乌黑的眼睛锐利而清明:严小姐,我是侦察连狙击手出身。

与她何干。严真几乎是气愤地想。

一个侦察兵,对人或者事都有一种精准的认识和甄别能力。而一个狙击手,一旦瞄准了一样事物,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出击。他停了一下,又一字一顿地说道,很不幸,我占全了这两样。

严真明显被噎了一下,费了好大的劲,才镇定下来:那么请问,以你侦察兵的身份,你对我有什么了解?

敢问严小姐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