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宫前我是嫁过人的小说 七七陆阎完本阅读

就像扔进湖里的一颗石头,荡起了涟漪,可是,过不了一会儿,湖面重归平静。

新年第一天,我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可是没有,从前的陆阎并没有回来。那日过后,他还是对我不理不睬,我心灰意冷。

我跟白玉凝去求姻缘签,解签人看着我们两人的签文,摇头叹气,「你们这二位情路坎坷。」

白玉凝喜欢的人是苏题燮,她从小跟在苏题燮身后,两人青梅竹马。虽然苏题燮游戏人生,浪子一枚,可白玉凝就是痴迷于他,她学医进太医院也都是因为苏题燮。

我们都很迷惘,怎么让我们爱的人也能爱上我们?

白玉凝认为可能我们得去找一些有经验的人现身说法,于是我们两人去清吟阁取经。清吟阁的姑娘告诉我们,要若即若离,欲擒故纵。

白玉凝说她先操作一番。到了太医院,苏题燮找她,叫她帮忙跑腿,白玉凝给他甩了个脸色就走了,苏题燮没有反应,只是感叹女大不中留。末了苏题燮请我们去吃烧鸡,白玉凝说她身体抱恙不去,苏题燮狐疑,问她是不是来月事了,又说不能够啊,她又不是这会儿来,白玉凝涨红了脸,掐了他一把走了。可是苏题燮还是没有反应,他叫了另一个女官跟我们一起去吃烧鸡,丝毫没有被白玉凝影响心情。

到了夜里我正要铺床睡觉,白玉凝怒气冲冲又委屈巴巴,跑来跟我诉苦。她扬着拳头,说要把清吟阁拆了,什么烂招数,不仅没有促进她和苏题燮的感情,反倒是推动了苏题燮跟某某女官的发展。

其实我也很想试一下这个招数,可是陆阎一点机会也没有给我,只有偶尔给他送药膳,我才能看见他几眼,他也很少主动跟我说话,可以说是零互动了。

白玉凝说,「不行,我们不能轻易妥协,还是要勇敢争取自己的爱。」

于是我们又把希望寄托在话本上,我们买了很多话本,研究其中奥妙,还没研究出来,我因为看话本看得太入迷,忘了关窗户,又通宵达旦,挑灯夜读,第二天就发烧了,我们的追爱策略到此告一段落。

贺兰淳给我看病煮药,他平时就寡言少语的,但是这会嘱咐注意事项时,却说了许多,又叫我放心歇息,这几日不需要我当值。白玉凝一下值就给我煮白粥喝,苏题燮虽然贪玩,但还是个不错的朋友,白玉凝煮粥,他就帮忙炒青菜,他们三人陪我一起吃饭,多亏他们,我还不至于抑郁。

吃完饭他们都走了,我因为白天睡得太多了,就披上外衣到外面走走。

夜里很静,月色朦胧,积雪未消融。

我蹲在院子里,用树杈子在雪地上写写画画。然后一抬头,就见陆阎皱着眉头,站在不远处的海棠树下。

我揉揉眼,再看,还是他。

现在的陆阎,真的很爱皱眉头啊。

我站起来,冲他扯了个笑容。

他向我走来,靴子踩在雪地上,铿锵有力。

他近在咫尺,我脸上烫得厉害。

他抬起手,探了探我的额头,下定论,「还烧着呢,回屋里去吧。」

这是一场雪地的梦,站在面前的是以前的陆阎。

我拉住他的手耍赖,「我没力气,你抱抱我吧。」

陆阎的眼里又浮现了那星光一样的,明亮的、温柔的光芒。

他拦腰把我抱起来,我埋头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

只要他一个眼神、一个怀抱,天大的委屈都可以烟消云散。

原来生病有这么大的功效,能叫人失而复得。

我蒙着被子笑出声来,白玉凝来看我,以为我怎么了,着急地问我,「烧糊涂了吗?」

我露出脑袋,冲她眨眼,「陆阎来看我了。」

太医院只有白玉凝知道我的秘密,她摸了摸我脑袋,烧都退了,于是叫我趁热打铁,往后几天药膳都交给我去送了,她要跟苏题燮去研究药理,我自然很乐意。

我细细地描抹了下眉毛,上了点口脂,有些激动,有些近乡情怯,去找陆阎。

可是陆阎不在,齐公公说他今儿出宫了,陪苏家小姐去礼佛了。

我一脸疑惑,齐公公看看四周,这才小声说,「皇上同苏梨汀,十有八九要成。」

我心里一咯噔,声音却是很平静,「从何说起?」

齐公公说,「皇上对谁都不上心,太后着急,索性直接拿了苏家小姐的庚帖给太司算八字,又安排皇上同苏家小姐今日一起去礼佛,要是八字合好了,估计就成了。」

原来不是所有事情努力就可以的。

我回到太医院,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贺兰淳问我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又替我号了下脉,看了看我的脸色,「没什么问题了,只是脸色怎么那么差呢?」

他叫白玉凝给我煲个鸡汤补补,我摇摇头,回了自己的屋。

直到今天,我才愿意承认,过去的总是过去了,陆阎有他自己的新生活,过去我辜负了他,现在我又冒昧打扰他,我总是做不合时宜的事情。

我回屋写好辞呈,又私下找贺兰淳,同他说,我想要辞了这份工了,我想家了。

他很错愕,搁下手上的药理书,说我可以请假回家探亲,去年我没有怎么休假,今年可以多休一段时间。

我说我已经决定好了,谢谢这一年多他对我的照顾。

我把辞呈递给他,他不接。他说过了元宵再说吧,又问我元宵想要怎么过,他去安排。

我想了想,答应他过了元宵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