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第5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

《严真顾淮越的婚礼前夜》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严真顾淮越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苏格兰折耳猫所编写的,讲述了严真顾淮越的精彩故事。

因为顾淮越突来的求婚,严真这个难得的清闲周末是彻底毁了。

看着镜子里浓厚的一对黑眼圈,严真止不住地哀叹。洗漱完毕,又仔仔细细地化了一层妆,今天是周一,她要早起去办公室收拾东西交接工作。

到学校的时候才七点一刻,偌大的校园还沉浸在寂静之中,鲜有人声。严真缓步走进办公室。属于她的东西其实不多,只不过她想早一点到,趁着没人的时候把东西带走,也免尴尬。

原以为东西并不多,可没想到零零碎碎的竟也装了大半个箱子。严真呼一口气,抱起箱子向图书馆走去。已经有学生和老师陆陆续续地进门,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小严!不远处有人喊她,她一抬头,看见了年级主任万蕊。

万蕊下了自行车招呼她:箱子沉不沉?放在我车后座,我帮你推过去。

严真微笑着推托,可是终究抵不过万蕊的热情。

图书馆那边的常主任你也见过了吧?人还是不错的,而且他跟我老头子熟,我会拜托他多关照你的。

谢谢您,万主任。严真感激道。

万主任却摇了摇头:以前我劝你去考教师证,去评职称,总以为你有了这些,就不至于在学校立不稳脚跟,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回事。说着她顿了一下: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只要小严你肯努力,前景不比他们差。

图书馆挺好的。严真轻声说,工作清闲,还可以读读书。

那也不能这么随遇而安!万主任说,我看过你的简历,说句在这儿不爱听的话,我觉得教书都亏了你了。以后你有更好的工作了,我可是百分之百支持你跳槽。

图书馆上午九点才开门,她们来得早,馆里没有多少人。

送走了万蕊,严真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定。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得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周末冒雨赴约她有些感冒,回去倒头便睡,醒来也忘记了吃药,直到现在脑袋还晕乎乎的,仿似还在梦中。

万主任话中有话她不是不明白,只是事已至此,再去追究那许多也没用了。馆里的同事陆陆续续都来了,周五那天图书馆里刚刚送来一大批少儿读物,今天他们的全部工作就是把这些书全部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方便小朋友们阅读。这一忙,就忙到了中午。

第一天上岗就这么敬业,别告诉我你准备在图书馆安营扎寨了。中午的时候去食堂吃饭,遇到好友王颖。面对这样的调侃,严真只是淡淡一笑。王颖算是她在这个学校唯一的好友了,之前听说她要调到图书馆还很为她愤懑不平。

我这叫干一行爱一行。

吹吧你。王颖嗤笑一声,却也不好再说了,对了,那个代替你的新老师,第一天到校就讲公开课,有模有样的,声音还挺柔,逗得小朋友们一乐一乐的。

那不挺好?

挺好?王颖被她这事不关己的态度噎了一口,刚想说些什么,视线一抬,眼睛顿时亮了,嘿,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人来了。

严真也能感到餐厅的氛围瞬间变得非常微妙,她不紧不慢地咽下口中的食物,顺着众人的视线向后看去,只是一瞬,她就觉得眼前一亮。

沈孟娇红着脸站在餐厅门口感受着众人的注视,由于第一天来还未来得及换上学校发的制服,她就穿了一条简约大方的白裙子,垂直光滑如黑色锦缎的头发柔顺地贴在背后,她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向里面走来。

小姑娘长得漂亮,第一天来就收了不少人心啊。而且听说这姑娘的家世极好,就连嫁了高干的李老师在她面前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啧啧啧。王颖叹了三声,一看严真却发现她在发呆,伸出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嘿,小真,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听着呢。她回了神,笑了笑。

请问我能坐这里吗?柔软大方的声音。

严真一抬眸,脊背忽然僵直。沈孟娇端着餐盘在她们面前微微弯腰,含笑的样子很是漂亮,王颖也是一愣。还是严真最先反应过来,拉着自己的餐盘向里面挪了一个位子,对沈孟娇说:坐下吧。现在大家都来吃饭,不好找位子。

后半句像是解释给王颖听的,王颖瘪一瘪嘴,给沈孟娇让了位置。

沈老师中午不回家呀?王颖问道。

下午第一节还有课,我刚来,想借这个时间备备课。沈孟娇说着,******地吃着餐盘里的饭。

没想到沈老师还挺下工夫的嘛。王颖说,说完就见严真瞪了她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沈孟娇倒是不在乎,笑了笑说:我刚来,还需要努力。

你家里不反对你当老师吗?努力无视某人的警告,王颖继续问。

沈孟娇有些不解。

严真见势不对,急忙拦住王颖不让她再问。而沈孟娇却似恍悟般地笑了笑:我家里不会干涉我的工作,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我来这里不光是为了当老师。说完她娇羞一笑,两颊透红,明艳艳地动人。

严真拿筷子的双手顿时僵在了那里。

这饭她也吃不下去了,匆匆扒了几口,就扯着王颖离开了食堂。刚出食堂门,王颖就忍不住吐槽沈孟娇:典型就是娇养在家中的小公主,不知道世道险恶。

严真只是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哎呀,小真,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碰到她的手,王颖吓了一跳。

严真笑笑,有些恍惚地开口:没事,可能是天气有点冷,我衣服穿得少了。

那就去多买几件,你也别老省着了。王颖关切地说道,咱们这些升斗小民,赚着点紧巴巴的工资,真不比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要什么有什么,就是你要天上的星星,也有人上赶着给你摘下来。

你羡慕了?

说实话,还真是。要是有这样一个人给我求婚,我说不定立马就嫁了。王颖说完,自嘲地一笑,你说,我是不是太现实了?

严真轻轻一笑,没有说话。

不是王颖太过现实,而是婚姻本身就无法让人太过理想。

回到办公室,她桌子上的座机刚好响起来。严真走过去接了电话,是李老师。严真,你奶奶刚才打办公室电话找你,说你手机打不通。你还没告诉你奶奶你调到图书馆了?

严真心一提,急忙挂掉电话,给奶奶拨过去。电话接通得很快,严真试探地问:奶奶,您找我有事吗?

那头奶奶沉默几秒,说:你工作换了?听你同事说,你调到图书馆去看书去了?不当老师了?

一连三问,严真才知道奶奶有些动气:奶奶,你听我说。

不用说了!老人家斩钉截铁,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我、我怕您担心。而且,而且这份工作挺好严真还没说完,奶奶就挂断了电话。对着嘟嘟嘟的话筒,她顿感无力。

一个下午严真都有些焦虑不安,好在上午书已经全部整理好,她向常主任请了假,匆匆赶了回去。

正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阳光带来的暖气正慢慢消散。严真在楼下停好了车子便上了楼。她小心翼翼地敲了三下门,没有人来应门。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人来开门。严真顿时心一沉,拿出钥匙开门。

房间里空荡荡的,严真扫视了一圈发现奶奶不在就去敲对门李嫂的门。看着一脸焦急的她,李嫂也跟着急:没有啊,中午的时候还见着你奶奶了,说是要睡一觉,我就回来了。现在不在啊?

严真顾不得跟她多说,拿了钥匙就去奶奶常去的几个地方找,一一寻过,却都是无功而返。眼见着天都黑了,她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更加着急。

小真啊,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了?

严真简单地说了一下换工作的事,李嫂顿时就笑了:嗨,这能跟你生多大的气呀?别着急,咱找找去啊。

是呀,能跟她生多大的气呀。严真默默地想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东西就向外走。

你去哪儿?李嫂问。

我去学校看看。严真一边换鞋一边答,麻烦您在这儿等等,奶奶回来了您给我手机上来个电话。

哎,好。

李嫂应着,看着那个急急忙忙冲出去的身影,慢慢地摇了摇头。

从奶奶中午打的那通电话里严真就有不好的预感,她现在就生怕奶奶一气之下到学校来找领导。学校门口管得很严,一般没有工作证件的外来人员都需要打电话让人来领,现在她又不在,到时候奶奶再跟门口的老大爷吵起来,那可就糟了!这么一想,严真骑车子的速度立刻又加快了几分。

果然如她所料,奶奶确实去了学校,可等她到学校时发现设想中的场景并没有上演,因为奶奶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挺拔修长的身姿,即使离得远严真也能认出来是谁。顾淮越,他怎么在这里?

她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可奶奶一眼就看见了她,忙把她拉了过来:你去哪儿了?打你手机也打不通!

严真看了眼手机,果然有一个未接,是在她骑着车子来学校的路上打来的。看号码,用的应该是顾淮越的手机。她看了眼顾淮越,问:你怎么在这儿?按理说学校可是早放学了,接孩子也不是这个点吧?

顾淮越挑挑眉:路过。

他刚去市直医院看了师里的病号,回来的时候看见老人家在学校门外徘徊着,于是他便下了车。谁知这两人是一个赛一个地犟,老大爷越不让进,老人家越是要进,无奈之下,他只好打电话给严真。

正好,你过来了,你快带我***找你们学校领导去!快点!奶奶一把把她拽了过来,扯着她就往学校里面走。

严真赶忙拦住了她,不让她胡来:奶奶,您找我们领导干什么呀?

我得问问他,凭什么我孙***得好好的就给换了?图书馆,图书馆能干什么呀?整天摆弄那几本书?

严真无奈,可又不能跟奶奶来硬的:不是您想的那样,图书馆里面的学问也大着呢。再说,不是学校硬逼着我过去的,是我同意了的。

听她这么说奶奶顿时就急了:你怎么就同意了,我说你是软柿子啊,任别人捏来捏去的?

严真很不想在顾淮越面前提及这样的私事,那会让她觉得难堪,所以她只有暂时用说谎的方法来稳住奶奶:不会待很久的,等下学期协调出来岗位我就能调回去了。

真的?

真的。严真保证着,奶奶依旧是半信半疑,趁着她动摇的工夫,严真赶紧说,好了,先回家吧,天都黑了。

顾淮越在这个时候适时地插上了话:我送你们。

严真直觉地要拒绝,可奶奶先她一步跨上了他的车,严真就是再不情愿也无可奈何。

她瞥了顾淮越一眼,跟着上了车。

这一次顾淮越这个好人做得很彻底,不仅把车开进了小区,还直接把她们送到了楼上。

奶奶一高兴,就把他让进了门。她对着严真依旧是没好脸,一进屋就对她说:别傻站着啊,人家帮这么一个大忙,还不知道给人倒杯水呀?

顾淮越一听就说不麻烦了并且准备起身离开,不料严真伸手拦住了他,她说:你坐。说着就去倒了杯水,还恭恭敬敬地端到了他面前。顾淮越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多少有些不自在。

奶奶对着顾淮越微笑:可谢谢你了,这都帮第二次忙了吧?我这孙女也不懂事,不知道请你到家里来坐坐,早该谢你了。

顾淮越语气谦和地说:这是小事,您不用放在心上。

奶奶很满意他的态度,眯眼笑了笑,看到严真,又忍不住叹口气:唉,我这孙女就是傻,在外面老实巴交的,任人欺负。以为我整天待在家里就什么也不知道啊,图书馆那地方干的就是卖力气的活儿,没什么用!

顾淮越略微沉吟了下,没在老人家气头上接话。而严真也一直默默地贴着墙角而站,像是犯了错误被罚站的学生。自从回来之后,她就一直保持这种低沉的状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奶奶挥了挥手,似是不打算说这个话题了,她问顾淮越:吃饭了没?要不留在家里吃饭吧?说着就要招呼严真去做饭。

顾淮越看了严真一眼,忙说:不用了,家里已经做好饭了,我先回去了。他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奶奶遗憾地点了点头,又对严真说:小真,你送送去。

严真默默地走出家门,顾淮越只得苦笑跟上,眼见她越走越快,顾淮越只得开口喊她:严真。

严真慢了下来,站在他车门前,一副恭送他离开的表情。等他走近了,才低着头说了句谢谢,几乎微不可闻。

顾淮越眯了眯眼,说:严真,我这个忙,是不是帮错了?

说完他看着她,而她依旧低头沉默着,就在他以为等不来答案准备开车上门离开的时候,严真忽然开口唤住了他:顾淮越。

他偏过头,看向她。她已抬起头,让他诧异的是,她看向他的那双眼睛在街灯的照射下异常明亮。他凝视了她几秒,很快回过神:怎么了?

严真暗暗地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还记得那天你说的话吗?

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得那么快:那天是我唐突了,所以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恍若未闻,只是看着他,棕色的眼眸里仿佛糅杂了很多复杂的情绪,他一眼无法看透。

你还记得就好。她说,找个时间领证吧。

他一怔,原本平淡无波的眼眸瞬间掀起一丝涟漪:你说什么?

我说,严真一字一顿说道,我答应,嫁给你。

顾淮越这次听得很清楚,他迟疑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被严真抢先接过话头:你不愿意?

不是,你先听我说

他伸出手想说些什么,可却再次被严真飞快地打断:领证时间你来定,我随时有空。

顾淮越愣怔地站在原地,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声从楼上传来,他才骤然回过神来,动了动唇角,勾起一丝苦笑。

严真失眠了,整整一夜。

躺在床上,睁大着眼睛看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她毫无睡意。脑海里全是顾淮越那种面无表情的脸,任凭她怎么折腾都赶不走。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竟然做起了一场又一场的噩梦,乍然而醒时,严真抚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跳得飞快。

好不容易理顺了呼吸,严真看着透过窗帘射进来的天光,暗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翻身下了床。

怎么起这么早?向来早起的奶奶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嗯,睡不着了。她随手扎着头发,看着奶奶一脸的关切,犹豫了再三,开口道:奶奶你去客厅坐一下好吗,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事?奶奶挨着沙发坐下,是你的工作?

不是的,奶奶。严真柔声打断奶奶的话,低头说道,我要谈的是我的个人问题。

昨晚睡不着时便想了许久,现在面对奶奶,她也能说出口了。

奶奶顿感意外:个、个人问题?你也开始考虑个人问题了?

严真失笑,却还是点了点头:嗯。

得到肯定答复的奶奶有些不敢相信:别是随便找一个人来糊弄我吧?她点了点严真的额头:这种事你可是有前科。

这次不是了。这次您一定会满意,她在心里小声说。

整个上午严真都心不在焉。工作计划摊开在桌子上,她却几乎一眼都未看***,因为只要稍微一走神她就能回想到昨晚,想到昨晚她说的那些话,然后紧接着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严姐,电话响了。对面的小刘笑嘻嘻地提醒她一声,她才发现自己又发呆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通了电话,是顾淮越。

严真努力稳住语气:有事吗?

昨晚的事。他的语气很平静,仿佛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我想问问,你是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