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青江元皓小说免费试读 《一嫁三夫》在线阅读

一嫁三夫

完整版小说《一嫁三夫》是墨涧空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青青江元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算命的道士说,江家只能娶一个媳妇。但江家一共有三兄弟,这媳妇怎么分呢?谁娶?谁当一辈子光棍?老大摸了摸下巴:要不,我们凑合着用一个?…

墨涧空堂
状态:已完结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一嫁三夫》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青青江元皓的小说叫《一嫁三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涧空堂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医馆?“好。”江元睿眯了眯眼,也没有多说什么,随便找路边的一个小贩问了路,带着苏青青来到了济和堂。这里坐堂的老大夫姓李,口碑很好,当然真实水平究竟如何就不太晓得了。在经过一系列望闻问切的扁鹊四诊之后,…

《一嫁三夫》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医馆?

“好。”江元睿眯了眯眼,也没有多说什么,随便找路边的一个小贩问了路,带着苏青青来到了济和堂。这里坐堂的老大夫姓李,口碑很好,当然真实水平究竟如何就不太晓得了。

在经过一系列望闻问切的扁鹊四诊之后,王老大夫收回搭在苏青青手腕上的两根手指,严肃地告诉她,她脑袋里面有异物。

看脉毕竟不是透视仪,老大夫也说不出苏青青脑袋里的究竟是什么,只是问她是不是曾经在什么时候撞过头,以至于留下了淤血的血块。

苏青青又不是苏瑾华,哪记得自己在什么什么时候撞过几次脑袋,当下只得摇头。那大夫便给她抓了一些药,大多是调理身子,活血化瘀的,让她先吃一段时间,以后有什么问题再过来看。

光有药,没工具也是不行的,于是江元睿带着苏青青又去买了熬药的小罐,捣杵等等物品。除了这些,还有一大批东西需要采购,比如碗碟器物,柴米油盐,衣物被褥,全加起来的话一辆马车还不一定够呢,苏青青真心觉得没带江元俊来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江元睿是一个好向导。暂先不提对他这个人的看法如何,苏青青觉得,至少跟他逛街这件事本身还是很让人舒坦的。江元睿对于各种店铺位置一清二楚,只要苏青青说出个名来,他就能找到,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才第二次来这镇里。他对苏青青照顾得也很是妥帖,到了镇上先买衣服再吃饭,直接把人领到大酒楼里,点了不少酒菜,冷盘热盘干果点心,摆了整整一大桌子。

菜量多得简直吓人,江元睿却基本没怎么吃,尽是看着苏青青吃了。

苏青青很怀疑这厮是不是因为听说了自己曾经差点饿死,她觉得江元睿的眼神里满是普度众生的怜悯。

这家酒楼里的菜味道很不错,苏青青暗暗记下几样味道比较好的菜的名字,打算着等回去的时候再买一份儿,带给元皓和江元俊两兄弟。江元睿本来还想带苏青青去买些胭脂水粉什么的,这些东西女人一般都喜欢,没想到却被拒绝了,并且要求他先去看锦缎。

不是说要买给娘亲做寿礼的么?若真的再这么逛下去,待会儿天都要黑了,苏青青可不觉得江元睿是特地陪她出来买吃买喝的。刚到镇上的时候买衣服就花了他不少钱,江元睿毕竟不同于江元皓,没有弟媳买东西让大伯哥掏钱的道理。

因为被江元皓捡回来后就一直住在大山里,苏青青身上除了穿越前原主身上那件破烂裳服,就只有李婶送给她的一身灰褐色的粗布麻衣了。

因为现做衣服来不及,江元睿就在成衣铺里让她挑了两件。苏青青不喜欢颜色太鲜艳的,便选了一件藕荷色的,一件月白色的襦裙,两件小袄,外加两双再平常不过的绣鞋,鞋垫若干,这些一共花得纹银三两二钱。肚兜抹胸什么的就算了,扯块布回去自己缝好了。

除此之外,其它的零碎杂七杂八的也有很多,苏青青都一一记在心里,想着以后有机会挣了钱还给他。另外还要记得等会儿回去给江元皓买些笔墨以及纸张,书什么的那家伙都给背过来了,不用多操心。过段时间就是秋试了,乡试可是三年才有一次的,要是万一考中了举人,就有了最初步的做官资格。当然想要等到空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总之,这次秋试他一定得去就是了。

江元睿一边走,一边不停滴四处打量着周围店铺以及街边小摊上的东西,不知道在观察什么。苏青青想起他在家族中是负责从商的,便道:“不知道大哥家里做的是什么生意?也是卖茶叶吗?”因为江元睿正在盯着一家茶叶铺里的雨前龙井猛瞅,是以她有此一问。

“不是茶叶铺。”江元睿摇摇头,“主要的是当铺和饭庄,有时候也贩卖一些其它的东西,不过都不值一提。”

家里的店铺大都是爹以及几位叔伯在掌管,江元睿手下只分到两间果子铺和香烛铺,都是本利微薄的小店,他只能自己单做一些其它的生意,比如贩卖毛皮等等物品,赚取之间的差价。是以他在出门在外的时候都非常注意观察物价,遇到一些特别的,或者价格相差较大的东西便及时收购,运送到其它地方出售。这种生意需要敏锐的眼力以及记忆力,时间一长,江元睿也渐渐认识了几个老主顾,每年都会固定到某个地方收购一些特产运回来卖。

不过这雨前龙井,令他在意的地方可不是什么特产与倒运的差价,而是……

苏青青注意到江元睿意味深长的笑容,莫名觉得瘆的慌,忍不住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茶叶,只见那物颜色嫩绿,幽香四溢,明显是上等的好茶,但她脑海里却突然“嗡”的一声,口中已经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里面怎么掺了受潮的茶叶?”

店小二瞧见两位衣着整洁的男女过来看茶叶,本来还乐呵呵地准备介绍这雨前龙井的好处,结果才一过来就听到有人诽谤他们的茶叶,顿时不乐意起来,急急道:“这位夫人,你若是不想买,就不要买好了,做什么污蔑我们的茶叶掺假?”

“不,我没有……”苏青青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该说些什么,店小二瞧见有别的客人正盯着这边,怕会影响生意,赶紧将他们二人往外推,口中道:“不买就快走,若是再胡说八道,我可就要去报官了!”

苏青青悻悻地和江元睿离开了茶叶铺,在注意到后者一直在看着她笑之后,不由得脸红了,小声道歉道:“大哥,对,对不起。”

“嗯?为什么要道歉?”江元睿笑,“你是觉得你做错了?”

“我……我也不知道……”苏青青努力晃晃头,有点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她明明是对茶叶一窍不通的,在现代也只喝过绿茶和冰红茶而已,什么雨前龙井雨后龙井仅仅只是听过名字,更加分辨不出其它的了,但刚才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是真的有冒出那个念头,甚至可以判断出茶叶里面有大约四分之一的部分是受潮的,程度倒是不算严重,但也会影响茶叶的口感。

而那个念头仅仅只是闪了一闪就不见了,她也以欺诈之名被店小二赶出了茶叶铺,还连累到了好端端在看茶的大哥。

难道是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地就蹦出来了呢?

苏青青很莫名,很羞愧,甚至在江元睿询问她要不要吃冰糖葫芦的时候也低下头表示不要,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吃两文钱一支的冰糖葫芦了。

江元睿则觉得很有趣,他伸手想去摸摸苏青青的脑袋,却在空中顿了一下又收回来,微微笑道:

“小青,没有关系的,我刚才并没有想要去买茶叶。而且你说的没错,那茶叶确实是受潮了。”

苏青青闻言一愣,立即抬起头来,却见江元睿迅速避开了她的视线,淡淡道:“我们去绸缎铺吧。”他说完这话,便掏出两文钱去买了支糖葫芦,迅速交到她手里。

不晓得是不是她的错觉,苏青青觉得江元睿好像有意避开了她的手,离她远远的,再回想起之前那个茶叶铺里的小伙计称呼她为“夫人”,苏青青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大伯哥这是在避嫌啊。

但是真想避嫌的话,一开始就不要带她出来就好了啊。真是奇怪的人。

在前往绸缎铺的过程中,苏青青注意到路边有小摊上在卖短褂,看起来还不错,摸上去质量也过得去,就给江元俊挑了两件。因为那小子天一热就喜欢打赤膊,即便是在深山里也该注意不要有伤风化才是。

两人到了绸缎铺,江元睿也没用苏青青干什么,自己直接就上去挑了两匹最好的天香缎,看来人家之前说什么请她帮忙应该也只是客套话而已。

出去的时候已经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苏青青建议最好先去把马车拉来,将东西放进马车里,然后随便去几个店铺采购一下其余需要的大件东西和既重又容易破裂的碗碟等。江元睿微笑着说好,并接过大部分东西,将重物都提在自己手里,对苏青青的主动请缨视而不见,只是带着她往早就定好了的客栈方向走。

王二和马车都是在那里候命的。

小说《一嫁三夫》 第十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