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爱上反派炮灰展羽霁谢琛目录阅读

更多一点。

摩天轮很快转了一圈,展羽霁跳了下来,轻松地问道:“最后一个任务是什么?”谢琛勾完“摩天轮顶点之吻”的选项,屏幕上,缓缓浮现暧昧的粉红,以及最后一个任务。

展羽霁见谢琛面色有些古怪,不由得探头,问道:“到底是什么啊?”他僵住:“情|趣|套|房一晚……”后面话他读不出来了,要脸。

后面是:道具使用×10。

妈蛋。

就说中间的怎么难度忒低。

感情在这里等着放大招呢。

展羽霁干笑:“……那啥,阿琛啊,要不咱们回家吧?”谢琛却扬了扬眉:“下面就有订房链接。

原来这个项目是个软广性质的。”

然后一脸无辜地将手机递给展羽霁看:“我已经订了。

五千多呢,不能退款的。”

展羽霁:“……………………”何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是。

当晚,凌晨一点,展羽霁已经累得熟睡,谢琛半靠在床头,轻轻吻了吻他垂落眉间的碎发。

然后准备伸手关灯。

谢琛突然想起什么,捞起一旁的手机。

打开那个“七夕情侣必做十件事”的任务页面,在最后一项上,点上一个勾。

七夕情侣必做十件事,圆满完成。

翌日,晴光映雪 ,初阳高照。

谢琛清晨来找我吃了碗饺子,临走说道:“世子的调子吹得不错,我一夜无梦。”

这是对他来说,最好的评价了。

政事积压严重,前朝的末帝昏聩,信任外戚,封了舅舅为燕王,把朝堂搅得乌烟瘴气的。

谢琛还要收拾他们留下的烂摊子,匆匆放下筷子,就又接见大臣去了。

回来的时候身后还跟了个松篱清。

松篱清见到我,笑出八颗大牙,挤眉弄眼地道:“宫里头住得还舒服不小世子?”我:“……”哦凑,这货好像是我稀里糊涂在宫里住下来的,直接原因。

松篱清这个人吧,是谢琛在南阳识习时认识的,当初俩人一见面,还干了一架,不打不相识。

和谢琛那种先礼让三分的性格,也能争执起来,可见松篱清当年为人猖狂。

也是最近几年才沉稳内敛几分。

所以见虎惯了的松篱清,对我态度堪称和颜悦色,我有些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