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谨衣玉食宋湛严谨玉章节完整版阅读

我猜想过严谨玉会发疯,会怒骂,唯独没料到他这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一拳打在棉花上,满腔怒火烧得我心中焦灼。

我啪摔碎了手里的杯子,喝道:「严谨玉,你想造反!」

「微臣忠于职守,何来造反?」

我当着他的面扯下凤冠,扒了凤服,狠狠掷在地上,「严谨玉,我要纳妾,男!妾!这婚,我不结了!」

我从来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衣衫不整,可他把我气糊涂了,我说完拂袖便走。

一张炽热大手忽地箍住我的手腕,轻轻一带,我被他拽了回去。我挣扎无果,惊诧严谨玉竟能牢牢将我扣在这儿。他捏着我,仿佛捏一根瘦弱稻草。

他眼中墨色沉沉,站起身向我一步步走来。

「严家子孙后代不得纳妾。」

「我不是严家人!」

严谨玉薄唇缓缓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圣上赐婚,微臣与公主拜了堂成了亲。火坑是您亲自跳下来的,用不用臣来教教公主,自食恶果怎么写?」

好哇!他竟敢拿我的话来噎我!

他往日里不苟言笑,如今沉静无波的眼底却带上一丝罕见的揶揄,看得我心中有东西乱跳,被我强压下去。

「谁……谁要你教!放……放开!本公主要就寝了。」

严谨玉站的位置背对窗口,为我挡下窗外来风,我其实并不冷。可此刻被他炽热的手掌攥着,指尖的薄茧压在我细嫩的手腕内侧,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公主,做事当有始有终。」他举起交杯酒,一板一眼地递给我。

我不耐烦,一把夺过来,仰头饮下。

严谨玉不恼,举止从容地喝了酒,躬身道:「公主宿在房中罢,微臣告退。」

「还算识相。」我满意于他的退让,满心欢喜地走向床榻。

刚迈出一步,我闷哼一声,大腿根蹿起一种奇怪的麻痒来,这痒直接蹿进心里,像小巧鹅毛,一下下在心里搔抓。

严谨玉脚步一顿,忽然回头看我。

我也回头看他。

脸颊热潮涌动,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直跳。

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张脸红艳艳似血,眉眼含春。

我忽然不想让他走,习惯了发号施令,我脱口而出,「喂,你给我过来。」

严谨玉眼里蹿出细细火苗来,像柴火堆里尚未燃起的金红亮光。他问道:「公主确定?」

我急得跺脚,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抓过来,然后……然后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严谨玉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揽住我的腰,横抱起来,扔在床榻上,略显粗鲁。

他一双手臂沉稳有力,滚烫似铁,将我压在床榻上,无法抗拒。

我哎哟一声,疼得溢出泪来。

白皙的手腕留下一圈红痕。

我从小金尊玉贵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肌肤娇嫩,吹弹可破,哪里受得了这般「糟蹋」,当下恼道:「严谨玉!你疯了不成?」

话一出口,细弱蚊蝇,半分不带底气。各种感觉更是放大了无数倍,疼、痒、酥、麻,连严谨玉略带薄茧的手指不小心划过我光洁无痕的脊背,都能引发无尽战栗。

我再蠢也明白怎么回事了,酥软无力地咬牙切齿,声音绵软毫无震慑之力,「好你个奸臣……你敢对本公主下药……」

严谨玉细碎地吻着我,手掌像个火炉,他停住,一双幽深似火的眼睛盯住我,「公主确定要臣走?」

确定吗?我本能地攥住他的手腕,心里发慌,他走了我……我怎么办?

「不行……你……你……」我「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