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四喜临门:霍总的天才娇妻安然霍易寒章节完整版阅读

白帆国际机场。

艾瑞克看着眼前这乌乌泱泱围着的一圈人,实在忍不住地向上翻白眼。

以前安然就说自己是家里最大的宝贝,开始艾瑞克只是以为安然是为了让自己多照顾她才找的借口,如今一看,安然分明谦虚了不少!

“乖女儿!你不要丢下妈妈一个人去国外啊……”

安然有些无奈地站在这一圈人中间,早已哭成泪人的乔雅正抱着安然大哭,丝毫不顾及形象,站在身边的安何晏似乎早已习惯了妻子如此感性,但也同样不舍得看着即将要离开自己视线的女儿。

一旁的安震祥和方静华有些受不了地看着乔雅,觉得这个儿媳妇实在是太丢人,一边又忍不住叮嘱着安然。

“我的怪孙女啊,自己出门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缺钱用就跟爷爷说!”安震祥带着宠溺的声音说道,方静华不时地点点头。

乔琏身为安然的外公,从这个外孙女出生开始就与安震祥争着宠爱这个可爱的外孙女,此时也不忘将安震祥挤到一旁去,一边瞪着安震祥一边说道,“哼,你个老不死的,我的孙女自然有我这个老头子来疼,哪里用得着你?”

说完,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信封塞到安然的手中,笑眯眯地说道,“我的乖孙女啊,我可不像某些个臭老头一样只是嘴上说说,外公早就给你换好了外币,你到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吃饭,买漂亮的小裙子,知道吗?”

安然被乔雅抱得实在太紧,一边接下外公给的信封一边艰难的点了点头,此时安何晏才发现女儿差点被自己的老婆勒死,赶紧示意安然的舅妈何晓晓。

何晓晓一看,立即明白了姐夫的意思,两人站两边,废了好大力气才拨开乔雅的手臂,也不知这女人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呼!”安然终于能够呼吸新鲜空气,赶紧大口喘了两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不耐烦地看着这些人说道,“哎呀我都知道了,我只不过出去五年而已,很快就回来啦!别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

“你从来没离开过你妈妈这么久,我们当然要担心。”舅舅乔安笙轻皱眉头说着,剑眉一蹙,反倒显得这男人气质凛然。

舅妈何晓晓在一旁立即露出崇拜的眼神,乔巍然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爸妈这么大年纪还要秀恩爱,赶紧出声制止道,“爸,妈,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啊!表妹还在这呢,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

这话刚说完,其他人立即将犀利的目光扫视过来,刺的乔巍然浑身都痛了起来,知晓自己这句话可是得罪了家里的大宝贝,立即缩到一旁。

若是按照以前,安然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扑上去给这个皮断腿的表哥两拳,可这里是公共场合,更何况,此刻她已经认定自己是霍易寒的人了,自然不会和他计较,而是娇笑嫣然,直接越过表哥乔巍然和表嫂程奈奈,将站在旁边的小侄子乔熙熙小心翼翼的抱起。

“表姑就要走啦,熙熙在家里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不可以再去揪女孩子的小辫子啦,知道嘛?”

乔熙熙歪着头看着安然,想了想说道,“可是她们头上的小花很好看,我想要。”

程奈奈听到此话,无奈到扶额,都怪自己在熙熙小时候就给他穿小裙子戴小花,现在上了幼儿园,每天都有老师告状,说熙熙整日揪着班里女孩子的辫子不放!

安然笑了笑,将手腕上带着小花的皮绳扯了下来,带在熙熙手腕上,乔熙熙看到后立即开心的笑了起来,抱着安然冲着脸颊亲了一大口。

“飞往德国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I5894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请您到15号柜台办理,谢谢。”

广播里播音员的声音传出,众人赶紧整理伤心情绪,拥着安然和艾瑞克一同到办理台附近,乔雅忍不住对艾瑞克也嘱咐了几句。

“艾瑞克,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直照顾我家安然,你们去了德国,还请你替阿姨多照顾安然。”

“阿姨您放心吧,我会的。”艾瑞克赶紧笑着答道,乔雅这才得到一丝安慰。

安然有些受不了这种场面,赶紧拉着艾瑞克逃离,在柜台办理手续后走了进去。

走了两步,安然心中依依不舍之情愈加浓厚,她转过身来,看着早已哭成泪人的母亲和其他人,挥手和他们告了别,生怕自己不舍地跑回去,眼中氤氲泛起,下定了决心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霍易寒终于醒了过来。

他只觉身下又硬又凉,清醒一下才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地上,身上还盖着自己的被子,头痛到不行。他有些烦躁地摸了一下后脑,却发现后脑起了个大包!

他有些吃惊,随即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出了后脑的包以外,自己毫发无损,这让霍易寒更加疑惑。

霍易寒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弱小的女人偷袭!他立即站起身来,翻看所有监控录像,却发现所有录像里除了自己和佣人,全然没有那个女人出没的身影。

身手如此利落,能利用所有家里的死角,简直一点线索都没有,霍易寒实在恼火,骂了一句“shit”,直接将监控器摘了下来砸了个稀碎。

“难道这女人是来偷标书的?”

思及此处,霍易寒快步走到书房翻了个遍,却发现自己什么东西都在。

“这女人究竟想干嘛?”霍易寒忍不住自然自语道,随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披了外套快步走下楼去直奔车库。

霍易寒很快找到了自己昨晚用过的车,想也没想的打开车门从驾驶面钻了进去,抬起手来,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行车记录仪摘了下来,回放昨晚的录像,竟发现晚上十点左右,那女人将后备箱打开钻了进去,而司机竟然毫无察觉!

“好啊,果然是好手段。”霍易寒冷哼出声,冷峻的脸上立即又冰冻了三分。

他盯着这张让人恼火异常的脸,心中发誓,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找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找出来,让她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