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悲欢只有你大结局小说贺梓凝霍言深慕寒全文阅读

贺梓凝瞳孔一缩。

连乔南之都没认出她来,简安安怎么会认出她。

不过也对,乔南之失忆了,他失忆后,在简家一家三口的阻挠下,她也没见过乔南之几面。

贺梓凝有些慌,现在的她,根本不是简安安的对手。

“在哪儿呢?”简安安眉头紧锁,忽的恍然大悟道,“我记起来了,你是娱记吧?”

贺梓凝心头一松的同时,就感到有不少宾客,目光不善的看向了自己。

也对,在场的都是娱乐圈和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些人饱受娱记蹲拍之害,对她这个像是故意混进来的娱记,自然是没有好眼色。

简安安这是又想给她难堪吧。

贺梓凝定了定神:“简小姐,您认错人了吧?我长得这么大众脸,估计和别人撞脸了也可能!”

“绝对没错!”简安安说着,指着贺梓凝的衬衣道,“我想起来了,上次在星美慈善之夜,你穿的就是这件衬衣!”

贺梓凝心头一沉,星美慈善夜她是去了。

那次,她的的确确也是为了拍照卖钱。

可是,那次在慈善晚会,她并没有见到简安安。

简安安这么爱出风头的人,去了她肯定四处招摇,她怎么会没发现。

想到刚才乔南之报了这女人,简安安心中的嫉恨更甚。

见不少宾客看过来,她继续火上浇油道:

“我不会记错,那天,有照片流出去,害得影星卢欧不得不暂别影视圈。当时,我就看到你在他附近,你说,你如果不是娱记,怎么会出现在慈善之夜,今天,又跑来这里?!”

宾客中,跟卢欧交好宾客,看向贺梓凝的目光更加不善起来,像是刀子。

贺梓凝知道,今天不解释清楚,怕是不能善了了。

她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让自己镇定下来。

“简小姐,您的记性很好,我那天的确去了。”

听到她的话,人群里顿时一片骚动。

沙发区,霍言深双腿交叠,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贺梓凝。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前面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给他一种很独特的熟悉感?

可是,他翻遍记忆,也没找到一张同样平庸的面孔,可以和她的重合。

在简安安脸上浮起得逞的笑意时,贺梓凝会心一击:“我去了,但是,我不是娱记,而是陪着钢琴师穆清歌去的!”

“穆清歌?!你怎么可能认识他?!”

贺梓凝的确是认识穆清歌,有一次下雨,穆清歌的车抛锚在了路上。

她恰好淌着水经过,见到他下车来看了车的情况后,要返回车里重新打火,好心制止了他。

告诉他车被水淹后,打火会弄坏发动机。

穆清歌听后,将信将疑的查了查,发现果然是这样,就给贺梓凝留了联系方式。

当时,贺梓凝是不想留的,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可听到对方竟是大名鼎鼎的钢琴师穆清歌,她就改变了主意,家里的小家伙很喜欢钢琴,她一直没机会让他去学。

之后,她带着小家伙去过穆清歌的工作室很多次,她以前也学过钢琴,所以,如果穆清歌没时间,她就自己教。

想来,穆清歌是不介意帮她圆一次小谎的。

“我的确认识穆先生,你们如果不信,可以找他对质。”

“不用对质了!”简安安眯了眯眼睛,“听说穆先生很少带朋友出席重要场合,而只要带着的,都是会弹钢琴的。你要证明自己,不妨过去给我们大家弹一曲。如果你真的会,我们就相信你。”

她就不信,眼前这个土包子,能会钢琴。

周围,宾客们都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一如七年前订婚宴上,众人看她的表情。

贺梓凝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在期待什么啊?

没人会帮她,她只有自己。

本不该出头的,但是内心里鼓噪的情绪,让她不由挺直了脊背,一步一步朝着钢琴走去。

她姿态骄矜,仿佛高贵的白天鹅。

让准备看她出丑的宾客,都不由晃了晃神。

贺梓凝坐到了钢琴前,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悠扬的琴声从她指下飞扬而出,赫然是耳熟能详的名曲《蓝色多瑙河》。

不知怎的,她就想起了多年前她看过的,法国小说家福拜特阿蒙作品里的一段对白。

那个时候,学法语是个很时髦的事。

她学过发音,被生活磋磨多年,单词早就忘了,可是那段对白她很喜欢,背过很多次,所以,几乎是脱口而出——

“女人啊,华丽的金钻、闪耀的珠光,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像。岂知你周遭,只剩下势利的毒、傲慢的香、撩人也杀人的芬芳。”

“女人啊,当你再度向名利欢呼、向财富致敬、向权力高举臂膀,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它已不知飞向何方。”

“因为它的嗓音已经乾枯暗哑,为了真实、尊荣和洁净灵魂的灭亡。”

场中的贺梓凝,看上去是那样的平凡,又是那样的耀眼。

耀眼到简安安眼中射出嫉恨的光。

耀眼到宾客们不由露出如痴如醉的神情。

乔南之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

他蹙了蹙眉,想要抓住刚刚脑海里飞速掠过的一个模糊画面,可是,越想抓住,却越抓不住。

一曲毕,余韵袅袅。

贺梓凝优雅的站起身:“打搅了,各位。”

说完,毫不留恋的径直离开。

在她之后,霍言深也慵懒的站起了身。

“乔先生,我有事,先离开了。”

说完,一脸兴味的跟上了贺梓凝。

别人没听懂,他是听懂了的,这女人倒是有趣。

站台边,贺梓凝正等着回去的公交车。

一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就这样悄然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落下,露出霍言深那张英俊凌厉的脸:“上车。”

他声音低沉磁性,却不容拒绝。

胳膊拧不过大腿,权衡一瞬,贺梓凝认命的上了车。

“地址。”

“玉潭路的水港小区。”

她话音刚落,车子就平稳的滑了出去。

车里很安静,就在贺梓凝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霍言深开了口。

“学过钢琴?”

“嗯,小时候学过。”

霍言深在她转头的一瞬,在暧昧不明的光线下,看清了她的眼睛。

记忆,一下子仿佛闪电,击穿了层层迷雾。

他突然想起,七年前,他被自己的孪生兄弟设计下药并追杀的时候,在简家遇到的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