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追妻火葬场小说 顾黎月厉景川完本阅读

黎月又被重新推回到了加护病房。

加护病房里面围满了医生。

穿着病号服的男人虚弱地靠在床头,眼里却带着愤怒的光。

“把她给我带回来!”

他的声音虽然虚弱,但语调铿锵,带着极大的威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黎月小心翼翼地从病床上下来,在护士的搀扶下,分开人群走进去,“厉先生,您找我?”

女人的声音让厉景川狠狠地拧了拧眉。

他转过头,冰冷的目光如利剑一样地朝着她刺过来,“刚刚的话,是你说的?”

“是。”

“你是什么意思?”

男人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面迸射出火光,“你知道顾黎月在哪?”

黎月双手环胸,冷淡地看着男人冷峻的脸,“不知道。”

“我说那样的话,只是为了能让李先生早点醒过来而已。”

说着,她挑了挑眉,“看来效果还不错。”

“你!”

他直接从床上冲了下来。

男人身上的线路和针头被直接扯出来,鲜血四溢,身后的医学器材被扯得全都摔在了地上。

厉景川冲过来,双手死死地掐住黎月的脖子,将她按在墙壁上,“你说谎!”

“你明明就知道她在哪!”

男人的那双眼睛像是着了火,“告诉我,她在哪!”

黎月喘不过气来。

但她依然冷漠地笑着看他,“我不知道。”

“只是一句想要刺激厉先生醒来的话,厉先生太激动了。”

说完,她冷眼看了一眼那些在厉景川身后的医生,“还不扯开他,是想看我被掐死吗?”

这话一出,医生们愣了愣,这才冲上来,将厉景川拉走。

可谁都没想到,四五个医生,硬是拉不回一个重症病人!

厉景川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狠狠地将黎月抵在墙壁上,“我告诉过你,我的底线。”

“我不允许任何人用顾黎月跟我开玩笑,不允许任何人用她来威胁我!”

“任何人都不能伤害顾黎月,哪怕是口头上的!”

男人的声音凶狠而又霸道。

如果黎月不知道六年前发生了什么,她也许会觉得面前这个,是个深爱着顾黎月,深情到偏执的男人。

可是,她就是顾黎月。

厉景川喜不喜欢她,眼里有没有她,她一清二楚!

于是,女人冷冷地勾唇笑了,“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那厉先生您呢,您难道就没有伤害过她吗?”

女人的话,让厉景川那双着火的眸子蓦地冷了下来。

见他不说话了,黎月唇角的嘲讽更深了。

她冷漠地勾了勾唇,“厉先生,我刚刚的话,只是想用顾黎月刺激您醒过来而已,没有任何恶意,也不想伤害她。”

“可您口口声声说我伤害了她。”

“但在我看来,顾黎月愿意将念念送回来,却始终不露面,难道不是厉先生伤害过她,让她不敢出现么?”

厉景川的手停住了,身子也僵了僵。

是嘛……

顾黎月不出现,是因为……她还记得他伤害她的那些事?

趁着男人发怔,身后的医生们直接将他拉回去,按在了病床上。

他再也没有看黎月一眼。

男人躺在床上,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任由医生们将枕头和管子放进他的身体。

“没事吧?”

护士过来搀扶住黎月的身子,“刚刚吓死了,我看厉先生的样子,还以为他要杀了你呢。”

“是嘛?”

黎月淡笑着被护士搀扶着坐回到病床上,推着出了特护病房。

“是啊。”

护士叹了口气,“早就听说厉先生对他前妻一往情深,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毕竟他前妻刚死了没多久,他就和他前妻的亲妹妹订婚了,怎么可能感情深厚啊。”

“现在看来……他真的是爱惨了他老婆啊。”

黎月靠在床头,听着护士的话,唇边忍不住地勾出一个冷漠的笑来。

大概,这就是厉景川想要的后果吧?

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深爱着顾黎月的。

谎言说的太久了,恐怕连他自己都入戏了吧?

口口声声不允许她提起顾黎月,口口声声说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可是当初,伤害她最深的,就是他。

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黎月抬起头来,“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了。”

“最近有人来探望我么?”

“有啊。”

护士一边给她调输液的药水,一边回答,“有个小男孩,和他给干妈一起来看过你。”

说着,护士笑眯眯地看了黎月一眼,“那小男孩长得还挺帅的。”

“如果我有女儿的话,一定要让我女儿长大了嫁给他!”

黎月轻笑一声,“还有呢?”

“还有个小女孩,被太奶奶带着过来看过你。”

护士说着,将针头放进了黎月的血管里。

女人拧眉,“你说……那个小女孩,被她太奶奶带着?”

“对。”

“那个太奶奶看上去挺凶的,但对那小女孩态度还不错,宝贝长宝贝短的。”

黎月只觉得眼前一黑。

护士口中的老太太,除了厉老太太还有谁?

也就是说……

念念的存在,厉老太太已经知道了。

那用不了多久,整个厉家的人也都会知道。

到时候,就算她完成了计划,再想带走念念,也难了……

正在黎月觉得绝望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小少女不满的声音,“为什么要给他们分开啊。”

“我就是喜欢我爹地和小阿姨在一个病房里,我一次看两个不行吗!”

然后,是医生无奈的声音,“小公主,这是有规定的,那个女人伤得没那么重了,就要转出来的。”

“哼!”

念念清脆的声音在走廊里面回荡着。

黎月无奈地叹了口气。

听念念这声音,小丫头应该是没什么事儿。

那天……她成功地让女儿脱离危险了。

这么看来,她还是个合格的妈妈。

“小阿姨!”

过了一会儿,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公主飞快地从外面跑进来,到了病床旁边,伸出小手握住了黎月的手,“你好点了嘛?”

“听说你醒了,念念是直接从太奶奶家里赶过来的哦!”

黎月拧眉,“太奶奶家……”

“这几天她一直在我那里。”

身后传来厉老太太冷漠严肃的声音。

老太太依然戴着那份顾晓柔送的项链,冷漠地看了黎月一眼,“虽然你救了念念,我们厉家人应该感谢你。”

“但是你现在身体弱成这样,怕是短时间内也不能继续照顾念念了。”

“我会让管家把你的工资结算一下,你出院之后重新找个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