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追妻火葬场小说 顾黎月厉景川免费阅读

“爹地,小阿姨,你们在聊什么啊!”

看黎月和厉景川一直盯着自己,念念扯着裙摆跑过来,笑得比阳光还要明媚。

厉景川看了黎月一眼,抬起手揉着小丫头的脑袋,“没什么,裙子喜欢吗?”

“喜欢!”

小少女的声音清脆如银铃,“妈咪亲手给我做的,我很喜欢!”

她的小身子一晃一晃的时候,身后的一个小装饰品被扯掉了。

黎月拧了拧眉,“别乱动。”

念念真的不敢动了。

女人将掉在地上的小装饰品捡起来,“去把箱子拿来。”

“嗯!”

念念一路小跑地去将那个箱子拿了过来。

“我要把裙子脱下来吗?”

小丫头歪着脑袋,一脸天真地问道。

“不用。”

黎月轻车熟路地从箱子最下面的隔层里面拿出针线,“转过去。”

念念乖乖地转过去了。

女人熟练地拿出针线来,将那个小装饰品放到原来的位置,缝好。

做完这些之后,她长舒了一口气,又将念念裙子上面有可能会松动的地方检察了一遍,这才重新将针线放回到箱子里。

这裙子是她很久以前做的,那个时候的她才刚刚学做这些东西,手法和技术都不够专业。

现在看来,疏漏的地方还是蛮多的。

等她将箱子收好,一抬头,刚好对上厉景川深不见底的眸子。

他定定地看着她,“你好像对这条裙子和这个箱子都很熟悉。”

这箱子是他亲自去青城,在顾黎月曾经生活的房子里面找到的。

不管是房子还是箱子,都布满了灰尘,显然是很久没人去过,箱子也很久没人打开了。

可黎月却能精准地找出箱子里放在隔层里面的针线。

这着实让人意外。

被他这样危险的目光盯着,以前的黎月或许会惊慌失措。

但现在……

她淡淡地笑了笑,“我做过裁缝之类的工作。”

“这裙子的结构简单,一看就是初学者的作品,没什么难度。”

“还有就是,很多人都习惯于将针线放到装裙子的箱子里。”

说着,她抬起头来看着厉景川,“我能猜出来这一切,没什么好惊讶的。”

“倒是厉先生。”

“您对您前妻的感情那么深,怎么连她是初学者,连她做裁缝的小习惯都不知道?”

厉景川被她问住了。

他承认,以前的他,从未真正地关心过顾黎月。

男人沉了沉眸,“她做这条裙子的时候,我没有陪在她身边。”

“只是做这条裙子的时候没陪她吗?”

是她以前无论做什么,他都没有陪过。

就连去医院检查怀孕,也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

当初她以为他忙,以为他是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

她甚至还好心地让顾晓柔去做他的助理,帮他分忧。

结果呢?

他们两个搞在一起。

她甚至能想象到,他每次所谓出差的时候,他和顾晓柔两个人在外面游玩地会有多么开心。

这世上最傻的人,就是她了吧?

“黎月。”

她接二连三带着挑衅意味的问题,让厉景川狠狠地拧了眉。

他目光冷沉地盯着她,“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

“别以为今天是你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天,我就会无休止地纵容你过问我自私人的事情。”

黎月顿了顿,这才冷笑一声,“抱歉。”

“我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戳到了先生您的痛处。”

她站起身,傲慢地给他鞠了个躬,“对不起先生,以后不会了。”

说完,她转身,大步地上了楼。

看着她的背影,厉景川死死地皱了眉。

这女人,越来越嚣张了。

“爹地,你不要生小阿姨的气哦。”

似乎是看出了厉景川的不悦,念念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白嫩的小手扯住厉景川的衣角,“小阿姨她是因为要和念念分开了,所以心情不好。”

“不要为难她。”

男人垂眸,看着眼睛盈盈地闪着光的女儿,心下一软。

他将她抱进怀里,“你啊,就是太天真了。”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因为要和她分开心情不好?

是她主动要走的。

他不是没有给过她机会。

昨夜,他几乎等了她一整夜。

可她连个影子都没有,现在装什么舍不得,装什么心情不好?

想到这里,厉景川叹了口气,“吃饭。”

“吃完饭,让白洛带你去选几个新女佣?”

念念咬唇点了点头,“好。”

妈咪走后,她的确是需要有人好好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了。

虽然她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可以独立了,可妈咪和哥哥都表示她还是有人照顾,他们才能放心。

饭后,念念被白洛带着到了蓝湾别墅楼下的一个会客厅里。

会客厅里恭恭敬敬地站了一排的女人。

“小公主,这些都是来应聘你佣人的女人。”

“先生说让您自己选。”

念念点了点头,迈着小短腿走了进去。

长得太壮了,不要。

太瘦了,不要。

好凶啊,不要。

等看到第四个女人的时候……

念念猛地眼前一亮,差点尖叫出声。

这女人……

这不是她在国外的时候,一直在秦叔叔家里当女佣的阿落姐姐吗!

见她认出自己,阿落朝着她眨了眨眼。

念念直接拍板决定,“就她吧!”

白洛看的一脸懵,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女人瘦瘦小小的,比前面那几个差远了,怎么小公主一下就选中她了?

选定了阿落之后,念念又向后看了看,又在队伍里面发现了两个秦牧然家里的女佣。

她把她们全都留了下来。

“小公主,您和先生一样有主见。”

白洛感慨了一声,便将其余的人遣散了。

不管是当初选中黎月,还是现在选中了阿落三个人,念念都是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

这种果断的行事作风……

的确是和她爹地一模一样。

等白洛走了,念念连忙带着阿落她们三个人一起上了楼。

楼上,黎月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见她带着三个女人上来,女人苦笑一声,“新佣人?”

“是旧佣人。”

念念还没开口,在她身后的阿落就笑着开了口,“黎小姐,是我们。”

这熟悉的声音……

黎月猛地回头。

在念念身后的三个,不是别人,正是在秦牧然家里,曾经负责照顾三个孩子的佣人!

黎月又惊又喜,“你们怎么来了?”

“是云默少爷安排我们来的。”

阿落笑了笑,“云默少爷放心不下妹妹,所以特地找了秦先生,把我们安插过来的。”

黎月怔了怔,心里盈满了感动。

虽然云默从来都不爱说话,但他对她,对弟弟妹妹,从来都是倍加呵护的。

她深呼了一口气,“云默让你们来……秦牧然没意见么?”

“没有。”

阿落微笑着开口,“秦先生亲自送我们到榕城的。”

“他来了?”

黎月拧眉,“他在哪?”

既然来了榕城,为什么不联系她?

“秦先生说,今晚您就见到他了,不必着急。”

黎月心下一紧。

今晚就能见到了……

“他要参加今晚厉老太太的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