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偏执爱章节南宫烨离钟鹿呦免费阅读

这是给了晏璋一盏茶的时间。

“多谢丞相大人。”

“呦呦,你既然诊断出落尘身中毒蛊,便与他好好说说吧,稍后,我来接你。”南宫烨离转身,将钟鹿呦一把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放心,落尘暂时不会害你。”

落尘,是晏璋的字。

“好。”钟鹿呦道:“不过,莫要喝茶了,晚上喝茶,于身体无益,你若无聊,与宸公子下一盘期也是可以的。”

她觉得,下棋的时间比喝茶的时间要更久一点,方便她和晏璋将话说清楚。

南宫烨离没有反对,大抵是觉得钟鹿呦这话是在关心他,于是他照办了。

室内,很快就只剩下钟鹿呦和晏璋两人。

“钟小姐,你方才说换心才能救我,果真没有骗我?”晏璋再三确认。

钟鹿呦却并没有回答,而是从医药箱里拿出一枚银针,捏在手里:“太子殿下果真在江州荒原见过我?”

“太子殿下应当知晓,医者,能救人,也能杀人,若是太子殿下对我不利了,以太子殿下如今的状态,我要你死,轻而易举。”

“你竟然想要本太子死?”晏璋的脸骤然冷下来,满脸防备的看着钟鹿呦:“你就不怕就皇叔为我报仇?”

“他会吗?”钟鹿呦冷笑一声:“莫要忘了,你喊了我一声皇婶。”

若是上一世,因她害了什么人,南宫烨离找她的麻烦,她会信,可是这一世,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意,为了一个本就活不长的皇子,对付她?南宫烨离不会那么做!

晏璋深深的盯着钟鹿呦,许久,叹了一口气,放松下来:“钟小姐,果真已经不一样了,若是上一世,我喊你一声皇婶,你只怕会恼怒吧?毕竟,上一世,你一颗心,可全都在我那好皇弟晏戍的身上,如今,倒是真的承认自己是丞相大人的女人了。可若是因为我上一世抢了你一口老鼠肉,你就要杀了我,我总觉得我死的太冤枉了些。而且,若是我死了,还有谁能和你聊一聊那些带血的仇恨,还有谁能懂你如今的改变,懂你内心的寂寞和煎熬呢?”

钟鹿呦猛地捏住了银针的针尾:“你……”

“是!我和你一样,是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而来,我知道那不是梦,而是血淋淋发生过的事实!”

晏璋将身体往躺椅上靠了靠,闭上了眼睛,又睁开:“钟鹿呦,你我是一样的人,我不知你是何时记起了前世的血仇的,我却是五年前就记了起来。”

那一日,我去向皇后请安,去的比往日早了些,听到皇后对晏戍说,今日,是永安侯府的千金钟小姐的生辰,永安侯爷在府里摆了生日宴,让晏戍前去,讨个欢心。

你尚未及,就已经被那对母子给惦记上了,而我,没能藏好自己,被皇后的心腹发现了,当晚,我房中的香炉里,就多了毒药……

我想这辈子的我许是在那时就死了,上一世的我,却活过来了。

我知道自己的结局,在不甘中悲惨的死去,我恨,我也终于知道这晏云王朝,谁才是真正的王者,于是,醒来之后,我开始筹谋,开始找机会与丞相大人联系,让他知道我的忠诚,也让他知道我的仇恨!

听到这里,钟鹿呦徒然一惊:“烨离知道你被害死?知道你重生的事情?”

“不,他不知道,”晏璋眼眸微微沉下:“他只知道我恨皇后,恨晏戍,知道我差点被他们毒死。”

“钟鹿呦,你想报仇,我也想报仇,你救我,我们合作!”晏戍盯着钟鹿呦,很严肃很认真的说。

“合作?”钟鹿呦摇了摇头:“你报你的仇,我报我的仇,为何要合作?太子殿下,你如今已经是太子殿下了,你想要的东西,怕是也变多了吧?如若你的命可以往后延长,如若你他日与我的夫君站在了对立的面上,我该如何选择?与你合作,岂不是给自己惹麻烦?”

“我不否认我想要那个位置,”晏璋说:“我的生母是个身份卑贱的美人,皇后为了一己之私害死她,我刚出生就被她狠心下毒种蛊,她给我取字落尘,她从一开始就只想利用我,算计我,让我给他的亲生儿子当垫脚石,让我像一颗尘埃卑微的来,卑微的被践踏,又卑微的去死!”

我恨她,只有坐上那个至尊的位置,我才能洗刷这份耻辱,我才能让他们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可我也不是泯灭了良知的人,就算重生为复仇而活,我也没想过害别的人,我与丞相大人,是站在同一战线的,我要这江山,若真能成为这江山之主,我定会做个明君!不叫那江州荒野上的惨象再发生,不叫那人吃人的残忍再重来。

钟鹿呦,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也会帮你,总有些事,你不想让丞相大人知道的,就可以来找我,这样,不好吗?还是……

晏璋忽然顿了一下,问钟鹿呦:“还是,这一世,你已经对丞相大人动了情,你打算将上一世的一切,都与他和盘托出了?”

“太子殿下,你还记得,你是哪一日死的吗?”

钟鹿呦清清冷冷的问。

“我死在冬天,那一年的年关,死在上京城里,死的时候,瘫痪在床,四肢僵硬,皮肤溃烂,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有千万条虫子在不断的啃咬,生生的承受了三日三夜的折磨,七窍流血,血尽而亡!是以,我知晓你的诊断没错,我的心脏里,确实生长着毒蛊虫,毒物,不会产生那么清晰的痛苦!”

“我也知道你死在哪一日,你死在夏天,死在我抢了你一口老鼠肉后的第七日,你死的时候,干枯如柴,眼睛却死死的瞪着天空,那深重阴冷的恨意与不甘,从你没剩下几两皮肉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令人胆寒。”

“但是刚刚死去的人,是一口活下去的好肉,很快有一批人过来,想要吃了你的遗体,我爬过去,想要保护你,被毒打一场,奄奄一息,有人碰到了我的伤口,沾惹了我的毒血,在我面前死去,他们才怕了,惊恐的逃开。那一日,干旱了三年的江州终于下起了雨,暴雨倾盆,须臾间,却天生异象,六月飞雪!有一人骑着烈马,穿过重重的雪幕而来,你可知,那是何人?”

钟鹿呦的心猛地一阵刺痛:“是何人?”

“你的恨,是因钟府满门被灭,你再无亲人,你一心追逐的人背叛了你,残忍无情的对待你,你信任的朋友出卖了你,那些原本就对你不好的人,更是恨不能将你送到最深的地狱里去,你说,还会有谁,会为了你而来?”

“是烨离。”钟鹿呦没有迟疑的回答。

“烨离,你如今倒是唤的亲热,”晏璋笑道:“没错,是丞相大人,可若是上一世,就皇叔能听到你唤他一声烨离,怕是死也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