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夫人是满级海王章节目录云婳裴煜小说阅读

裴承死了。

死因是没有及时服用药物而导致的突发性心脏衰竭。

这本该判定为意外,可案发现场,药瓶是在地上,里面还有药。只是药瓶离得太远,就像被人刻意踢远,让病发的裴承拿不到……

最后跟他见过一面的云婳,一时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云婳被以嫌疑人的身份请去警局的时候,裴煜一直在旁冷冷的看着。

刚才要不是下人及时阻止,他绝对会将她掐死。

云婳还沉浸在裴承死了的这个打击里,对上他的目光,她喃喃地说。

“不是我,我不可能会伤害他,我怎么会害他。他是我的——”

裴煜暴怒地打断她的话,不许她将那两个字说出口。

“住口!我大哥从没有承认跟你的关系,这桩婚事可还没定下来,我裴家不认!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我裴煜玩过的女人,想做我大哥的女人,你还不配!”

没有人会相信云婳是清白的,就像没人知道裴承对云婳来说有多重要。

母亲死后,在这个世界上云婳再没有了其他的亲人,只剩那段残缺的回忆,和那个小哥哥。

今天她终于和裴承相认,只要再多一会,或许她就能找回她的记忆,知道十岁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一切都随着裴承的死而结束了。

现在裴承死了,她也不想伪装自己了。她冷眼看着裴煜,这个一心想要夺权的裴家二少,对他这个人,她内心充满鄙视和不屑,她只恨为什么那夜是和他而不是和裴承。

“想当我云婳的男人,你也不配。”

说完,她没再多看裴煜一眼,跟着警察走了。

……

次日。

云婳再次登上了各大新闻热搜,以杀人犯的身份。

裴家的股价因裴承的死而大跌,云家也不例外。

为了挽救声誉,云景辉第一时间公开向媒体表示,他们云家没有云婳这个女儿,说她只是随母亲嫁进来的拖油瓶,和他云景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云景辉单方面宣布与云婳断绝一切关系!

云婳在警局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本来就不是云景辉的亲生女儿,他也一向不喜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只是现在,她的母亲走了,就连她的小哥哥也走了,从今往后,她就是孤身一人了。

如今,当务之急是查出来到底是谁对裴承下了毒手。

“云婳小姐,有人来保释你了,请跟我走。”

云婳被引到了接见室,在看清来人后,云婳忍不住惊讶出声:

“怎么是你?”

来保释她的人居然是裴煜?

两人隔着玻璃四目相对,裴煜勾唇慵懒一笑。

“怎么,见到我很惊讶?”

云婳随即明白了,他是冲着那份协议来的。

从云婳惊讶到了然的眼神转变,只是短短的一瞬,裴煜心里忍不住对她改观,这个女人似乎还有点聪明

裴煜轻笑,“股权转让书,这就是我的目的。”

云婳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如果我是你,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现在你该做的不是想着我的股份,而是查出幕后真凶!”

裴煜听完,却表示赞赏地拍了拍手。

“你可真能演,我差点就要相信凶手另有其人了,不过,现在嘛,我只能昧着我的良心,先将你保释出来了。”

不知道裴煜用了什么方法,还是因为证据不足,总之云婳真的被保释出来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什么都不要问,跟我走。”

两人从警察局出来,云婳上了裴煜的车,很快却发现裴煜并不是要带她回裴家。

云婳心下警铃大振。

“这不是回裴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里?”

裴煜不答,勾唇嗤笑道:

“怎么,怕我把你卖了?还是杀人灭口顺带挖个坑埋了?”

云婳知道说再多也没用,心里却悄悄记下路线。

接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候后停下。

云婳下车,愣了,眼前是公证处。

她明白了裴煜的意思。

“你想让我公证了那份转让协议,再将股权转让给你?”

聪明!

这么短的时间又看透了他的用意。

如果不是因为身份对立,裴煜就要夸她一句了。

裴煜将车门甩上,手里握着一卷文件,看着这个貌美的小女人,用文件挑起她的下巴,慵懒地散发他的男性魅力。

“那你会照做吗?”

两人凑得极近,他呼出来的灼热气息落在她的耳边。

云婳推不开他,突然想要恶心他一下。

“如果我照做了,你会娶我吗?毕竟你也知道,我是冲着裴夫人的名号来的。”

裴煜点头微笑,似赞同般,但下一秒,云婳却被一股力猛然推开。

“啊——”

云婳重重摔落在地上。

“你——?!”

裴煜面无表情的收回手,表情淡淡道:

“对不住,手滑了。”

可那表情却丝毫没有后悔的意思。

裴煜越过她直接往公证处走了去,一边走还一边擦拭自己的脖颈。

云婳缓缓爬了起来,抬手狠狠擦了擦被碰过的下巴,呵,还不知道是谁恶心谁呢!

股权是裴承交给她的东西,如果不公证,的确危险,这个举动对她有好处,她没理由拒绝。

两人从公证处出来后,裴煜这才带着她回了裴家。

可不想两人刚下车,就遇到了蹲在裴家门外的狗仔。

“裴二少,听说你不顾裴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将云大小姐保释出来,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

“云大小姐,听说裴大少爷将他名下的所有裴氏集团股份都转让给了你,之后却忽然暴毙,这是否是你跟裴二少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将裴大少爷名下的股份占为己有?”

裴煜看着这些狗仔,还是慵懒淡淡的模样,一看,就知道这些狗仔是受人唆使的,和几天前来的那一拨是受同一个人指使。

他反手握住一个怼到他脸上的镜头,正欲动手,人群中忽然让开了一条道,一个儒雅斯文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裴煜看着他轻笑。

“大伯你来了啊?我说呢,我明明让人把这些狗仔赶走,怎么一回头这些人又来了,原来是被大伯引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