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阿福贺荆山小说无删节 《凶悍猎户小福妻》无广告阅读

凶悍猎户小福妻

《凶悍猎户小福妻》是由作者十月林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凶悍猎户小福妻》精彩章节节选:飞机失事,一睁眼,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母亲和妹妹把她当成扫把星,眼中钉,又丑又胖,怎么还死皮赖脸的活着!阿福心态崩了啊,算了,养家大业她来,医学博士是白当的吗,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救死扶伤,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医。眼看日子越来越好,她从胖丫头臭丫头又瘦又美,可她那个凶巴巴的猎户老公造反了,怎么破?阿福表示,好慌!…

十月林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凶悍猎户小福妻》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凶悍猎户小福妻》的小说,是作者十月林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阿元看到爹爹回来了,眼睛又亮了亮,然后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到贺荆山跟前,抱住男人的大腿,仰头叫,“爹爹。”男人弯腰,大掌在小不点头顶摸了摸,又摸了摸手,不如以往整个身子是冰凉的,这次阿元的小手居然是…

《凶悍猎户小福妻》 第4章 我错了 免费试读

阿元看到爹爹回来了,眼睛又亮了亮,然后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到贺荆山跟前,抱住男人的大腿,仰头叫,“爹爹。”

男人弯腰,大掌在小不点头顶摸了摸,又摸了摸手,不如以往整个身子是冰凉的,这次阿元的小手居然是暖和的。

见贺荆山不理自己,赵阿福叹口气,看来真是对原主失望透了。

也是,想想原主干的那些事儿,是个人都不能接受!

更何况贺荆山条件这么好,长得这么有男人味,穷点是穷点,但是脸好啊!指不定多少小姑娘暗暗喜欢他呢。

休了自己,贺荆山肯定分分钟找到更好的姑娘娶进来。

可是这冰天雪地,贺荆山真放和离书了,她一个声名败坏的女人,就算回了娘家,也是死路一条。

就算要走,也得等到开春暖和了后,她出门谋生路不至于被冻死。

思及此,赵阿福放下疙瘩汤,眨眨眼,露出一副悔过的表情,恳切道,“现在冰天雪地,我要是被合离,我肯定活不了,我知道我错了!”

抱着孩子的贺荆山诧异的抬眸,幽黑的眼里满是探究,她居然认错了?

“以前的赵阿福就是被猪油蒙了心,狼心狗肺!”赵阿福看男人不为所动的神色,搜索着词汇继续说,“经过这次后,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决定以后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我们暂时,不合离了吧!”

本以为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应该相信她了,可男人抱着阿元岿然不动,眼眸沉静。

半晌,男人才开口,“宋举人是宁古塔十几个村镇,邙山脚下,十几年来唯一出的一个举人,他家你别想了。”

宋淮是宋家几辈才出的一个天才,就这样一个贫苦的地方,宋淮靠着那几个不靠谱的教书先生,秋闱的时候居然拿了乡试的解元。

翻了年等要去考春闱,宋家所有的希望,都在宋淮身上。

带着宋家脱离宁古塔,就看他了。

赵阿福:“啊?

啥意思?

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居然不信!

将男人话里意思的咀嚼了几遍,赵阿福懂了,宋举人地位超凡,是个女人都会惦记,贺荆山怕自己没死心,以后可能还会继续顺着他的路子勾引宋举人?

也是,自己认错太快,贺荆山不信,情有可原。

也得到一个消息,这儿是宁古塔?

是她知道的那个历史里的宁古塔吗?

可宁古塔不是流放罪人的地方吗?贺荆山一家在这儿,是因为什么罪名流放至此的?

赵阿福心神一闪,将念头按捺下,当务之急是留下。

暗戳戳的掐了掐自己身上肥胖的肉,赵阿福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你误会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这样丑陋不堪的人,怎么敢肖想宋举人,你看我腿都打残了,打也打怕了,怎么还会有那种心思。”

贺荆山的视线落到赵阿福腿上,他得到消息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下半身鲜血淋漓,饶是他看了也心惊,养了一两个月还没好全。

她的确是吃足了苦头。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万一什么时候她好了伤疤忘了疼?

贺荆山将阿元放下,随意的嗯了一声,又开了门,将刚刚放在门边的一桶鱼提进来,桶里的鱼已经冻硬。

赵阿福这个愁,他就嗯一声是什么意思?答不答应给个话呀。

小说《凶悍猎户小福妻》 第4章 我错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