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烨离钟鹿呦丞相大人偏执爱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就这一瞬间,晏戍无可避免的想起了钟鹿呦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论实力,丞相大人甩了二皇子好几条街!

论颜值,二皇子星辰之光如何能与丞相大人皓月之辉相比?

便是论身为男人的魅力,二皇子亦不及丞相大人万分之一!

臣女宁愿做丞相大人的暖榻,也不愿做二皇子的侧妃……

若不是,钟鹿呦早就和南宫烨离关系不浅了,又怎么会对他说出这么狠心无耻的话来?

“这个该死的贱人!”

“早就和丞相大人勾搭在了一起,竟然还让你我承担背弃感情的恶名!本王不会放过她的!”

“不放过,又能怎样呢?”陆云容说:“我们如今已经被他们算计了一回,这段时间,只能低调些了,不过,王爷,云容相信,以您的能力,您早晚会成为天下至尊的,到那时,您想做什么,想怎么对付钟鹿呦,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可是父皇已经封了大哥做太子。”晏戍有些激动,眼里也射出阴冷的毒光。

“那又如何,那大皇子不过是抱养在皇后娘娘名下的,可您,却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而且,大皇子体弱多病,难不成,您会连一个病的快要死掉的人都比不上吗?”

“当然不可能!大哥终日缠绵病榻,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本王怎么可能会连他都比不过?”

“所以,云容觉得皇上封大皇子为太子是另有深意的,这天下,怎么可能交到一个病秧子手里呢?他不过是在为您争取时间而已,皇位上的人是他,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会允许有人比他的权利更大?那南宫烨离,早晚是要被皇上处理掉的,如果您能在这件事情上,多帮帮皇上,那个位置,自然非您莫属!到时候,云容也能跟着您享享福,云容不求能母仪天下,您封我一个妃子,让我日夜陪伴您,我便心满意足了。”

陆云容说着,停下了脚步,靠在了晏戍的怀里:“王爷,云容今日说这些,都是大逆不道的话,随便拿一句话传了出去,云容都是死命,可王爷是云容真心爱慕的人,云容想破了脑袋,想出来这么一点点浅薄的认识,便都想说给王爷来听,以求能给王爷多一点点的帮助,还请王爷不要怪云容多嘴。”

“云容,本王怎么可能会怪你多嘴呢,你的这些话,说的的对,你提醒的好,本王宠你、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责怪你?”

“你且放心,本王往后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丞相大人,对付这仁王府,钟鹿呦那个贱人,胆敢背弃本王,胆敢瞧不起你,本王会让承受最惨痛的后果!”

陆云容满意的笑了:“王爷想通了,不责怪云容就好,王爷先陪我去清点物品吧,丞相大人既然在仁王府上,便是钟鹿呦说我们不是来拜访的又如何,我们总是要过去与他们见上一见的,到时候……”

陆云容压低了声音,凑在晏戍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晏戍的眼眸眯起:“好!先让钟鹿呦那个贱人受点教训!”

陆云容这些年在钟府过的确实很不错,住的院子也不小,那些个寻常用惯了的物品用箱笼装起来,竟然装了百余箱。

这些,可都是钱!

晏戍看着那些奴才将那些箱子一箱一箱的运出小院,心情也随之变好了。

陆云容早就说过了,今日搬去香王府的所有财物,都是任凭他处置的,有了这么一大笔的钱财,他拿去让母后的母族好好的利用,损失掉的一点名声算什么?他很快就能在朝堂上站的更稳,让那病秧子太子成为摆设!

湖心亭。

“香王和陆云容竟然没有跟着你们过来?倒是有些稀奇了,那两人都是心眼儿小的,老夫还以为他们今日来,定是会有些纠缠的呢!”

一局刚走完,钟顿民只输了南宫烨离两子,心情大好,听回来的钟鹿呦和是那个辛佩芝说起府门口的事情,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太合适,毕竟,南宫烨离和晏戍都是皇家之人,当着南宫烨离的面说晏戍心眼儿小?他……不会生气吧?

遂,补上两句:“丞相大人,微臣的意思是,因为小女与香王过去有过那么一段……”

“既是过去,又何须再提,”南宫烨离淡然道:“岳父大人,您不必顾虑太多,这往后,丞相府与仁王府是一家人而并非香王府。”

钟顿民愣了一下,笑道:“是!老夫又糊涂了,人年纪太了,就是这么不长记性!女……婿啊,咱们再下一盘?”

钟鹿呦抬起眼睛,看见冬枳愤愤的走过来,便说:“您二位啊,怕是不能再安静下棋了,陆云容的院里,该是出了事儿了!”

“郡主,那陆云容竟然无耻的将这些年,她在府里搜刮的财物全部装了箱笼,想要带走!那些新打出来的箱笼,足足上百口!”

“丞相大人、王爷、王妃、郡主。”

冬枳一路小跑过来,连见礼都忘了,就气愤不已的说。

钟鹿呦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她警告过陆云容和晏戍的,这两人果真没有将她的警告当回事儿。

“没关系,冬枳,先让他们把那些箱笼都搬上香王府的马车,你只需要去通知管家,让管家带人看住那些马车,不让车队离开就可以了,等一下,他们怎么搬上去的,还得给我怎么搬回来!”钟鹿呦冷冷的说。

眼前有些模糊,仿佛看到上一世,陆云容是怎样风风光光的出嫁的,又是怎样伙同晏戍一起,一步步将偌大的钟家蚕食掉的。

然后,下一瞬间,那数百万的嫁妆,数不清的箱笼,明晃晃的黄金白银、奢华的绫罗绸缎,耀眼夺目的珠宝玉石,就变成了一颗颗冰冷的人头,绯红的血让这天地只剩下这一种颜色,无尽的恨,从灵魂里蔓延出来,像黑色的潮水,阴森森的朝她袭来,轻易就能将她包围!

直到……

“不过是百余箱东西,呦呦若是想要,便答应嫁我为妻,我明日便抬一千箱入仁王府?”南宫烨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身,几步走到钟鹿呦的面前,旁若无人的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带着凉意的大掌过来,覆在了她的眼睛上,鼻端萦绕那清雅的竹香。

钟鹿呦蓦地反应过来,方才,她不自觉的入了自己的魔障,在父母面前表现异常,而南宫烨离,将她从那魔障里拉了出来,他……知道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