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多情应笑我章节赵长念叶将白免费阅读

这是酒后吐真言啊还是酒壮怂人胆啊?叶将白哭笑不得,伸手戳了戳她鼓起来的腮帮子:“还记恨上回的事?我不是已经补偿你了?”

长念茫然地抬眼:“补偿我了?”

眼前的人看起来水灵灵的,懵懂又憨态可掬,叶将白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小梨涡:“是啊,补偿你了,不然你以为今日为何带你来?”

她本来只是个幌子,今日随便带别的人来,他都能赚人情,但偏偏还是让她来了。

长念不满地道:“这算什么补偿。”

说到最后几个字,人已经有些跪不稳,晃晃悠悠地摇了摇脑袋,伸手就趴在了他的腿上,脸侧过来,“啵”地吹了个口水泡泡。

细微的小水粒溅在了衣袍上,叶将白瞧见了,没好气地道:“这要是换个人,早被扔下车了,也就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眼睛半睁,长念哼了一声,显然还是心里有气。

叶将白低头看着她,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毛病,醉鬼他是一向不想搭理的,但腿上这个人,他不觉得烦,反而觉得可爱得要命。

伸手将她扶起来,让她坐在自个儿的腿上,叶将白轻声道:“我可没哄过人,软话也不会说,亏欠你了,便补偿你好处,这样不够吗?”

“不够。”酒的后劲上来,长念眼神迷蒙,眸子里一点焦距也没有,大着舌头道,“本子里写的,谁家公子惹佳人恼怒了,都是变着花样讨欢心的……谁像你……跟恩赐似的。”

敢情还把自个儿当佳人了?叶将白很想笑话她。

然而,目光触及她那红艳艳的唇瓣,叶将白不笑了,眼神微微暗了暗。

这人到底是怎么生的?唇红齿白,肌肤胜雪,凑近了看,不知比京都那些个大家闺秀要好看多少。

怎么就偏生成了男儿身呢?若是一身彩蝶衣裙,分明就是个亭亭玉立的倾国佳人。

心念一起,叶将白对外头的良策道:“调转马头。”

“主子?”

“去蝶翩轩。”

蝶翩轩是风停云暗地里开的绸缎庄,以前主子应付些贵门小姐的时候,少不得要去那地方买东西,但平日里,他是绝不踏足半步的。

今日是怎么的,这个时辰了,竟想着去那儿?

良策很疑惑,却不敢多问,扯了缰绳就将马车驶过去。

将近年关,街上店铺关了不少,掌柜们都赶着回乡过年,蝶翩轩也一样。不过,叶将白让人提前去知会了一声,等他们到的时候,那铺子是大开着门,一众伙计都在外头迎。

“大人。”

叶将白从车上下来,怀里的赵长念已经睡熟了,冠带歪斜,一张小脸红若晚霞。

有个伙计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傻了眼。

步子一顿,叶将白冷声道:“上二楼,闲杂的人都散了吧。”

“是。”掌柜的应下,连忙挥退伙计,亲自提着衣摆引他上楼。

本想说楼梯高了些,抱着人不方便,要不要给国公搭把手?但一看他的眼神,掌柜把喉咙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抱吧,抱着挺好的,显得威武又力气大!

蝶翩轩的二楼挂着的都是成衣,掌柜的不知道这位爷想做什么,也就守在一边不妄动。叶将白进去扫了一眼,将长念放在旁边的暖榻上,然后道:“我自己来便是。”

“是!”掌柜的忙不迭就扭头往楼下跑。

等听不见其余的动静了,叶将白才起身,去挂着成衣的架子边走了一圈,伸手,拎出一件百蝶穿花金丝锦绣裙来。轻轻一抖,上头绣着的蝴蝶振翅欲飞。

微微勾唇,他转身,坐回昏睡着的长念身边,将裙子慢慢地放在她身上。

斑斓的颜色压住了她原先那暗色的男装,赵长念原本就清秀的脸,此刻看起来更是多添了两分媚意。

叶将白勾唇,手撑着眉骨,就这么侧着身子盯着她看了许久。

长念睡得并不安稳,寻常人喝醉了便是要埋头睡到天明,她偏生昏睡片刻,就挣扎着醒了过来,眉头皱着,小脸也白了白。

叶将白一愣,心知她要做什么,立马把人拎到了窗边。

“哇——”长念张嘴就吐。

楼梯上守着的良策吓了一跳,连忙上来看了看,见自家主子一脸嫌弃地扶着七殿下,连忙过去道:“奴才来吧。”

“嗯。”叶将白让了让位置,良策立马扶住赵长念。

长念将肚子里吃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觉得难受,伸手就抱住良策,哼哼了两声。

后头瞧着的叶将白抿唇,微微眯眼,还是上前扯开良策:“我来,你去让掌柜的把这件裙子包起来。”

裙子?良策回头看了看,心情很复杂。

自家主子爱好广泛,收藏了不少宝贝,瓷器玉器骨件什么都有,但……女子衣衫,这也要收藏吗?

命不可违,再觉得古怪,良策还是照办了。

叶将白一手扶着长念,一手在旁边的桌上倒茶,递到她唇边:“漱口。”

长念张嘴喝了一口,咕噜一声就咽了下去。

“……”

他真的好嫌弃她,脏死了!

长念头晕得厉害,伸手抓了半晌,勉强抓住叶将白的腰带,让自个儿站稳些,然后带着哭腔道:“好难受。”

“让你喝那么多!”叶将白冷声道,“能在这种酒席上喝醉的皇子,你是第一个!”

长念听不明白他的话,只固执地扯着他的腰带,重复:“难受!”

“难受也没法子,回去躺着吧。”说罢,叶将白扶了她就要下楼。

眼前一花,长念瞧见了很多好看的东西,伸手就扯了一件下来。

“咦?”仔细看看手里的东西,她笑,“真好看!”

当下最流行的抹胸款式的青烟拢纱裙,摸起来轻轻柔柔的,穿起来也一定是轻飘飘的。

叶将白顿了顿,眼里划过一丝异色。

“你……”他喉结微动,“你要不要穿上试试?”

穿这个?长念歪了歪脑袋,骤然松了手。

“我是男人。”她低头,声音里带笑,“男人不穿这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