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傲娇前夫请止步林晚陆子池章节免费阅读

难得的休息日。

林晚睡到自然醒才起床,打算奢侈一把,过一个没什么目标的假日。

越临近一个月的约定期限,她就越说不出的烦躁。

倒计时失去重要的东西带来的压抑感,久久萦绕在她的心口。

大概只有和小饼的短暂相聚时,她才会暂时从难过中抽离。

从那天分开之后的一个礼拜,她又去了木桥两次,每次都是吃完晚饭之后。

男人,哦,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叫宋元柏。

宋元柏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说到做到,每次她那个时候去木桥,总能看到小饼摇着雪白的尾巴朝她奔来。

她下楼吃早餐。

心里很犹豫,晚上要不要再去找小饼玩,不知道宋元柏会不会觉得她有点烦。

心不在焉踏进餐厅的一瞬间,差点餐厅里坐着的人被吓到。

她惊吓的表情似乎刺激到了陆子池,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冷冷地问,“这么惊讶做什么,不想见到我?”

林晚否认,“我还以为你去公司上班了……”

“今天不去了。”

“啊?”

林晚觉得陆子池这两三周似乎是真的很闲,她在家里见到他的次数,可能比之前一年多的时间里加起来的还要多。

陆子池接着抛出个重磅炸弹,“下午陪我回家一趟。”

林晚又傻傻的“啊?”了一声。

“我要去吗?”她想了一下,确认道。

陆子池很肯定,“是。”

顿时,这一顿饭她都有点食不下咽。

陆子池原本已经快吃完了,坐在桌对面看报纸,看了半天也没翻页。

她挑挑拣拣了半天,没吃几口,他终于放下了报纸。

问,“你不想去?”

林晚心想,当然不想去!

让她面对谁都比面对张兰强,以前就经常被她嫌弃这嫌弃那,现在她心中的好儿媳夏梓瑶回来了,陆子池还当宝贝一样宠着,她肯定就更看自己不顺眼了。

她斟酌了一下才道,“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我去了是不是双方都很尴尬。”

陆子池似乎被她气到了,轻哼了一声,“你不是要和我像正常夫妻那样相处,一起回父母家不就是正常夫妻会做的事,怎么现在又不想去了?”

林晚顿时感觉唯一的出口被堵得严丝合缝,嘴里那句“我可不可以不去?”再也没办法说出口。

“放心吧,只是家里人吃个便饭,不会再出上次那种情况。”

陆子池似乎是误会了她的沉默,一反常态地解释道,“潇潇过两月要去国外念书,爸想要家里人都聚一聚。”

林晚依然戳着盘子里的食物,不甘不愿的样子。

陆子池叹了口气,“我已经跟我妈交代过了,她不会为难你。”

林晚不甘不愿地“哦”了一声,突然又问道,“夏小姐不会去吧?”

虽然问出这种问题很蠢,正常人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但她是真的怕了他对夏梓瑶无底线的宠溺。

如果去就代表要和夏梓瑶再同桌吃顿饭,不管陆子池说什么,她都不会去。

他顿时脸色都变了,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不去。”

……

在陆宅吃饭的时候,陆子池主动坐在林晚右手边,神色自然地盛了碗汤递到林晚手上。

林晚和陆子池都知道,这只是这段时间里两人经常一起吃饭养成的习惯。

她盛饭,他盛汤。

但陆家人并不知道。

陆潇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桌子上。

语气不顺地问,“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陆子池给她也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好好吃饭,别胡思乱想。”

张兰倒是一反常态,冷哼了一声再没有别的表示,不知道是不是陆子池提前打的招呼起了作用。

全家唯一有些开心的就是陆父了,他连到了两声好。

看上去很欣慰,“你们能这样好好相处就好。来,小晚多吃点菜!”

和林晚想象中的大不一样,这顿饭吃得特别顺利。

没有挑衅,没有歧视,甚至陆子池都比原来的他体贴不少。

林晚觉得十分讽刺,原来只要自己说不会再做陆家媳妇了,他们就可以变得这么平和。

吃完饭之后,陆子池和陆父去了书房商量事情,她留在客厅等他。

张兰本想带着女儿直接上楼,被陆父瞪了几眼,只好和陆潇潇一起,在林晚对面坐下,没滋没味地喝着茶水。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却比教室还要安静。

最后还是陆潇潇沉不住气,率先打破了沉默。

“喂!”爸爸和哥哥都不在,她自然不会喊林晚嫂子。

林晚没有理会。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陆潇潇是个很单纯的人,因为陆子池喜欢夏梓瑶,才会把夏梓瑶当作好朋友;因为母亲讨厌自己,才会每次跟自己说话都那么冲动易怒。

她只是个娇养的小女孩,脾气不好,但做不出什么坏事来。

只要不理她就可以了。

果然,陆潇潇见她头也没回,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得意什么,哥哥还不是为了跟你离婚才对你这么好!”

张兰立马用手肘顶了她一下,“别乱说话,一会你爸又骂你。”

边说边不忘用眼角余光观察林晚的神色。

林晚这次笑了一下,大大方方承认,“我是这么跟他说的,一个月以后就痛痛快快跟他离婚。”

张兰闻言,眼睛里闪着光,嘴角已经开始上扬。

不过还不忘威胁林晚,“你最好别骗我们,不然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林晚第一次觉得盼着儿子快点离婚的她,甚至有些好笑。

陆子池从书房下来的时候,客厅的气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僵硬,他狐疑地看了看他母亲,又看了看林晚。

林晚笑着问,“走吗?”

他点点头。

快到家时,陆子池问她和张兰聊了什么,她不肯说。

他皱眉,“你不说我大概也知道。”

林晚似笑非笑,“那你还问?”

他眉头皱的更深了。

“林晚,我发现这几天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以前你可不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林晚刚想回他几句,路边突然冲出几个人挡在车前方。

还好已经开进了小区,车的速度并不算快,陆子池一脚刹车,停在了路中央。

那几个不怕死的人立马围了上来,拿出照相机一顿猛拍。

“陆总,这是您从未曝光过的太太吗?”

“你和夏小姐又是什么关系,可以解释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