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边缘》-年轻女教师,做爱视频:男朋友给我看小帐篷.电前列腺两眼翻白失禁

你听我说,我今天特意去治疗我的病了,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刘倩男友吃惊说:什么?你真的治好了?

刘倩激动道:没错,我真的好了!

刘倩男友立马说道:那你赶紧回来,让我试试,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就不分手了。

听着刘倩和男友的对话,老周就忍不住一个劲的翻白眼,妈的,这小浪蹄子真的骚。

能和这样女人在一起,估计那男的也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挂了电话,刘倩转头看着老周,不好意思的说道:周医生,你也听到了,我男友还在家等着我呢,我这就回去了!

说着,就穿起了衣服。

老周说:那你就赶紧回去吧,别让你男朋友等急了!

不过,老周心里此时却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里已经再次被自己给关闭了,你个骚蹄子,等你回去以后,老子看你怎么跟你男朋友搞。

老周越想越得意,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反而平静的将刘倩送出了诊所的门。

他可没有忘记,今天的重头戏孙晓兰还没来呢,至于这刘倩,充其量只是个开胃小菜,只能解解渴,不能细细回味…

刘倩走后,老周依旧久久不能平静,始终剑拔弩张着。

沉寂了十几年,一朝出鞘,不一次性好好的拿几滴血,是没法平息的。

而这,也让老周更加激动,更加期待晚上孙晓兰的到来了。

在诊所里焦急的等待着,虽然很快就到了晚上,但在老周的感觉中,却仿佛度日如年一般难熬。

终于,就在老周都快睡着的时候,他翘首以盼的孙晓兰终于再次上门了。

周叔…你睡了吗?我是孙晓兰,我来啦…

后门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孙晓兰的清脆声音,让老周一下提了精神。

白天被刘倩打断了治疗以后,孙晓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自己里面更加痒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厉害,根本无法忍受,因此天一黑,她就直接来到了诊所,要继续治疗。

孙晓兰并不知道,她之所以会觉得更痒,是因为老周至始至终都没有给她正儿八经的上过药,白天的时候,更是只进入了三厘米,她的那里得不到药膏的治愈,当然会更痒了。

老周立马小跑到后门把门打开,门外的孙晓兰一看到老周就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周叔。

哈哈,晓兰你终于来了,快进来。

老周笑着把孙晓兰迎了进去,心里已经狂喜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而且自己还提早关门了那么久,肯定不会有人再打扰自己和这个小姑娘。

岂不是说,今天晚上,自己就要得手?

孙晓兰乖乖坐下后脸色羞红不以。

老周都是人精了,上下一打量孙晓兰穿着小短裙、双腿并紧,扭扭捏捏的样子,那里还不知道小姑娘此时的状态,立就笑道:晓兰,是不是越来越痒了?

孙晓兰听完老周的话娇躯一颤,只感觉到下身的痒好像又更上了一层楼,轻咬嘴唇点了点头。

这一切都在老周的意料之中,叹了一口气说道:晓兰啊,你那里的病情看来是加重了啊,咱们这就得赶紧治疗,可不能让你的病情扩散,不然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

孙晓兰已经知道了自己病情的危害,再加上老周一直在给她灌输不及时治疗、会有很大的麻烦的思想。

她也早就打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彻底治愈的主意。

因此,孙晓兰很快便脸色羞红的怯生生道:周叔,那您赶紧给我治疗吧。

望着孙晓兰着急的可爱样子,老周心里就一阵喜欢。

和刘倩那种风骚的小蹄子比起来,自己还是更喜欢孙晓兰这样青春靓丽的白莲花,下面忍不住又有了反应。

好在此时老周穿的是白大褂,孙晓兰也没有看出他的异样。

那晓兰我们进去吧。

说着,老周就带着孙晓兰来到之前治疗的那个注射室里。

孙晓兰的脸色微红,痒的已然有些受不了了,当下羞涩的问道:周叔,我这就趴上去吗?

老周当然知道这是小姑娘在矜持,赶紧说道:对,你趴好,然后我这就给你上药!

有了上次的经验孙晓兰乖乖的趴在了治疗床上,脸色绯红不以,脑袋也低着,不敢抬起头。

老周见此,赶紧走到一旁,将自己的医药箱拿了过来,并准备好要上的药膏。

这一次,老周打算只要自己上一点药,就直接进去冲杀,夺走这个小姑娘的第一次。

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老周拿着药,走到床尾,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孙晓兰那双白花花的美腿,激动的手都有些微抖。

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以后,直接一把掀开了孙晓兰的小短裙。

紧接着,老周便再次看到孙晓兰的美妙光景。

这一次,老周没有再说什么废话,直接开始轻轻的揉搓了起来。

孙晓兰那里本来就奇痒难耐,被老周的大手覆盖上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酥麻,以及一种莫名的异样之感。

伴随着老周的揉动,她已经被数次触碰过的那里,逐渐有了丝丝爽感。

那深处的奇痒,似乎也被这种舒畅之感给暂时压制了下去。

没几分钟,孙晓兰的那里便已然渐渐涨潮。

老周见孙晓兰有了感觉,再也忍不住了,往右手食指上涂抹了一点药剂,先做了急先锋。

这次他的动作非常轻微,因此孙晓兰不仅没有感觉到痛楚,反而有些舒爽,喉咙里也忍不住发出了轻轻的低吟

孙晓兰细嫩的声音宛转悠扬,如同最动听的旋律,让人心动。

老周本就浴火冲天,那里还忍得住这种诱惑,索性将右手一拔,对着她说:晓兰,这次周叔我要进入的更深了,一次性治愈你的病根,你千万要忍住。

孙晓兰没有回过头,有些胆怯的说:那周叔,你轻点,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