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甜宠双面总裁太宠妻黎小棠傅廷修全文阅读

《私家甜宠:双面总裁太宠妻》是由作者楚雁飞所著的总裁宠文小说,主角是黎小棠傅廷修,讲述的是她是黎家的私生女,他是傅家的私生子,因为一场设计,她与他被下药安排到了一张床上,生米煮成熟饭以后,正好被傅黎两家的人撞见,同时被背叛的她与他被迫结为了一对夫妻,她和他,婚前心里都有喜欢的人,但是约定好会在婚后忘记那个人对彼此好,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竟然一朝闪婚,前方等待他们的,会是怎样的波折与甜蜜呢?

精彩章节

傅老脸色顿时难看。

傅廷修脸色也变得铁青,他看向傅霖的眸子里带着嗜血的寒意,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撂倒。

他不是因为投资款少的事情生气,而是生气傅霖没有人性。爷爷才刚做完手术,他就如此不管不顾地与爷爷对着干。不惜再气坏爷爷的身体。

傅老沉着脸看紧傅霖:这件事情

傅廷修握紧爷爷的手,喊道:爷爷!

傅老拍了拍傅廷修的手,安抚道:廷修,这件事情你不必管。你放心,无论如何,爷爷一定会做到一视同仁。

傅廷修握紧爷爷的手,声线低哑:爷爷!

傅老再轻轻地拍了拍傅廷修的手。

傅廷修握紧爷爷的手说:爷爷,投资款的事情您不用管,我来投。您说投多少就投多少,您说十亿就十亿,您说三十亿就三十亿。

傅霖忍不住怼了一句:你以为自己当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分公司就真的是你的所有物了吗?分公司的一切,都是傅家的!

傅老闻声,气血上涌,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他伸手指向傅霖:你你

傅廷修真是恨不得一拳把傅霖打倒,让他闭上嘴永远说不了话。

但是不能,爷爷会着急。爷爷现在的身体,真的一点都刺激不得。

傅廷修立即握住爷爷的手双手搓着爷爷的手背,轻言细语地说:爷爷,您别动气。我是卡卡投资的股东。所以,不管是十亿还是三十亿,对我来说都不是事。

病房内顿时响起倒抽气的声音。

傅霖沉声问:你说什么?

傅廷修没有搭理傅霖,而是握着爷爷的手温声说道:爷爷,卡卡投资是我与朋友周奕合资的,我是大股东。您放心,黎家的投资款,我来投就好。

你说真的?傅老问。

他一双眸子看紧孙儿,仿佛在确认孙儿有没有说谎骗他?

傅廷修与爷爷对视,认真地点头:真的。

他又拉小棠:小棠也知道,今天我带她去公司看了。

小棠眸光迅速一闪,随即点头说:是的,爷爷!廷修是卡卡投资的股东。所以给黎家投资的事情,廷修来投就好。

听闻廷修是卡卡投资的股东,傅老脸上有了笑意,他拍了拍傅廷修的手,欣慰道:好,好孩子啊!等清歌回来,看到你这么有出息,她会高兴的。这样吧,傅氏投十亿,你以卡卡投资的名义再投二十亿。咱们不能委屈了小棠,你看怎么样?卡卡投资的资产与傅氏差不多,投二十亿一点也不难的。

小棠心头狠狠一颤,原来爷爷所有的争执,只是为了不委屈她,只是为了让她享受与黎雨晴同样的待遇。

她握着爷爷的手不自禁地收紧,一切感激,都在心里。

傅廷修应下:好,爷爷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解决了这个难题,傅老觉得心头压着的一块石头突然被搬开了,心情也畅快了,他长舒了一口气,突然就有了困意。

他点点头说:你们都出去吧,我睡会儿!

爷爷,您好好休息。傅廷修轻轻地替爷爷掖好被子,牵着小棠离开病房。

医院门口,小棠轻轻地放开傅廷修的手,问他:你真的是卡卡投资的股东?

傅廷修望着小棠,看到她一双清澈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他问:你觉得呢?

小棠神色认真:我不知道。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这边拿出二十亿有困难的话,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

傅廷修顿时有了兴致,尾音不自禁地上扬:哦?哪两个办法?

小棠说:第一,面子真的不重要,只要按之前的约定给黎家投资十亿就好。我们一起说服爷爷,我们并不会因为投资款比傅墨擎投给黎雨晴的少二十亿而觉得丢脸,也不会觉得难过,我们一样会过得很开心!

第二个办法呢?傅廷修问。

他比较好奇第二个办法。

小棠说:第二个办法,二十亿,我来出!

傅廷修眸子里迅速滑过一抹震惊的光芒。随即淡定地问道:你来出?你哪来这么多钱?

小棠说:我妈妈以前给我留了一笔款。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动过,二十年了,一直利滚利,现在已经超过二十亿了。

傅廷修不由地伸手揉了一下小棠的头,他说:不用你出,我是卡卡投资的股东,唯一的股东!他怎能动用她妈妈留给她的钱?

小棠点点头:嗯,那就按你和爷爷说的办!

好。傅廷修应声,再深看小棠一眼,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她,她的眼睛长得很漂亮。

怎么了?见傅廷修盯着自己看,小棠耳根微红,问道。

傅廷修说:没事。我们旅游的事情可能要往后延一延了,今天晚上你住酒店,我在医院守夜。

我陪你一起守!小棠说。

她是真心想守着爷爷的。

傅廷修说:不用,我守着就好,刘医生说爷爷的状态不错,我在医院里陪陪他。

小棠坚持:我也想守着爷爷!

这个世界上,真心待她好的人不多,每一个她都想要拼命珍惜。

也好,我先带你去卡卡投资看看,等爷爷差不多休息好了我们再回医院。傅廷修说。

好。小棠应声。

傅廷修给周奕发了短信,便带着小棠前往卡卡投资集团。

医院的走廊尽头。

傅霖、张美娜、傅墨擎三个人站在那里讨论。

你们说傅廷修说的是真的假的?他真是卡卡投资的股东?傅墨擎问。

不可能!他要是卡卡投资的股东,他还死赖在傅家做什么?找气受么?我们有多不待见他,他自己没眼睛看?傅霖说。

他心情是复杂的,他恨傅廷修,更恨慕清歌。他恨不得把傅廷修碾进泥里,让慕清歌看到,这就是她生的儿子。

她曾把他贬进泥里,她的儿子,就只配在泥里。

就是,要他是卡卡投资的股东,早离开傅家去外面过逍遥的日子去了,何必还呆在傅家受气?张美娜不屑的语气,一直呆在傅家,不管我们怎么排挤他都不走,还不是为了到时候能够分到财产。

傅霖表态:我不管他现在是什么身份,想要分到傅家的财产,除非我死了!

张美娜立即与傅墨擎对视一眼,双双满意。

他们要的,就是傅廷修分不到财产。一个私生子,凭什么得到傅家的财产?

爸,我让人查一下工商信息!傅墨擎说。

傅霖沉声:刚刚我让人查了。卡卡投资的副总裁周奕,是卡卡投资唯一的股东,以前我见过几次,很有气度的一个人。工商登记信息里,没有傅廷修。

尽管查出来卡卡投资的信息与傅廷修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心头仍然像卡着一根刺一般,很不舒服。他不由地伸手拉了拉领带,又将衬衣解开一个扣子,用力地呼吸了一些,心情才好些。

张美娜高兴了,眼睛都亮了:我就知道他不可能是卡卡投资的股东。

傅墨擎冷哼一声:打肿脸充胖子,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怎么拿出投资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