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风流: 第五百三十五章 都是聪明人,官场小说

    “谢谢徐书记的关心了。”

    虽然不知道徐君然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唐丽婷还是笑着点点头,两人的距离太近了,女人敏锐的直觉让她心中很不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呵呵,唐经理你这么一身打扮可真是清凉啊,难怪那群小流氓会找你的麻烦。以后走夜路可要小心些。”徐君然淡淡的看了一眼唐丽婷,不咸不淡的说道,听说这人是唐丽欣的妹妹之后,他的心里面,蓦然间就有些别扭起来。

    唐丽欣是什么人,徐君然虽然不太清楚,可是却已经隐约能够猜到。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能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面在双齐市崛起,纵横全市各个县市,混的风生水起,要说她身后没有人支持,那是不可能的。美女商人,很多时候都是跟权力联系在一起的。

    而这个唐丽婷是唐丽欣的妹妹,徐君然对她的印象虽然很漂亮,可却不得不提起自己的警惕,免得自己被糖衣炮弹的给砸中。

    “徐县长说笑了,人家今天差点被人欺负了,你们县的治安可真成问题啊。”唐丽婷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笑了笑对徐君然说道。她和徐君然都很聪明的略过了关于雷暴的问题,毕竟唐丽婷清楚的很,雷暴究竟是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徐君然却并不想这么放过雷暴,他笑了笑,对唐丽婷关心的问道:“不知道唐经理你跟雷暴那孩子有什么误会,我跟雷书记也算是熟人,要不要我出面帮忙说和说和?”

    他自然是不会这么好心的,只不过如果能够挑起雷暴和唐丽婷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徐君然倒是很想看一看,雷正宇和唐丽欣这两个政界和商界大佬对战,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最关键的是,徐君然很想知道,究竟唐丽欣的底牌是什么。

    “不劳烦徐书记费心了。”唐丽婷冷哼了一声:“我也没想到雷暴居然是这样的人,哼,做生意不如我们兴发公司,暗地里就用这种手段,亏他还是个大老爷们儿,真是卑鄙无耻!”看得出来,唐丽婷对于今天的事情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徐君然横插一杠子的话,弄不好自己就要吃大亏了,**不说,说不定还会被他们逼着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是个大美女嘛,用这种手段迫你就范,最合适不过了。”徐君然难得的调笑了一句,必须要承认,唐丽婷很漂亮,甚至比她姐姐唐丽欣还要美丽。唐丽欣身上的那种风韵是成熟女人所特有的,而这个唐丽婷的身上,却是有着一种不同于她姐姐的清纯美丽。

    “好了,不说这个了。徐书记您要去哪儿,我捎你一段吧。”唐丽婷笑了笑,对徐君然说道。

    徐君然想了想,点点头:“我回家。那就麻烦唐经理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是唐丽婷的救命恩人,徐君然也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虽然是美女香车,可应该不是对方设计陷害自己。更何况,徐君然也想通过唐丽婷,探一探兴发公司的底细。

    坐在轿车里面,徐君然倒是很平静,唐丽婷也并不意外徐君然的表现,毕竟人家也是副县级领导,还是在京城待过的。京城别的地方不多,最多的就是官和车了。

    “徐县长,听说您在岭南那边有门路?”唐丽婷忽然对徐君然开口问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帮我们兴发公司牵线搭桥,照顾一下我们这小企业的生意啊。”

    徐君然一听就知道这女人是话里有话,自己跟岭南那边有关系,在富乐县不算什么秘密,毕竟雨晴服饰如今在富乐县和双齐市都开了门店,是自己出面帮忙疏通的关系,他们能够查到这一点徐君然一点都不意外。他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唐丽婷忽然说要自己帮忙照顾一下兴发公司的生意,难不成她们还打算进军外省市场?

    “我倒是认识几个朋友在岭南,不过你们兴发公司的实力那么雄厚,还用得着我帮忙么?”徐君然不动声色的反问唐丽婷道。

    “呵呵,徐县长可说笑了,我们兴发哪有什么实力啊,都是各位领导的照顾。”唐丽欣小声说道:“这次在富乐县,没想到碰了钉子,唉,徐县长您可真是铁石心肠啊,让我姐和我两个弱女子愣是吃了瘪。”

    徐君然脸色一变,想了想忽然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才悠然说道:“看来,你们的对手是雷暴啊。”

    他又不是傻子,雷暴居然花这么大的力气来对付唐丽婷,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漂亮脸蛋,说不定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徐县长,你这话……”唐丽婷听了徐君然的话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变得微微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徐君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心里面却已经可以肯定,唐家姐妹的兴发公司,这一次应该是遇到对手了。雷暴自从拿到了长青乡农贸市场的建筑工程之后,俨然是富乐县企业界的龙头老大,别的不说,单单是农贸市场的工程款,就让他净赚了几十万。虽然徐君然从省里面找来了工程监理,但是毕竟做建筑这一行确实是容易发财的,徐君然也只能够保证农贸市场的建设质量,而没办法阻止人家雷暴赚钱。

    现在富乐县最引人瞩目的项目自然就是长青乡工业开发区的开发,而这其中,金矿开发自然也成了重中之重。虽然金矿属于国家,不允许私人开采,但是按照上面的规定,长青乡的金矿,将会由一家民营企业代为开发,雷暴和兴发公司,之所以会盯上长青乡,原因也就在这里面。说白了,他们都是闻到腥味的鲨鱼。

    “唐经理,我到了。”轿车缓缓前进着,眼看着就要到自己住的地方了,徐君然忽然开口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唐丽婷一愣神,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徐县长,今天谢谢您了。希望我们还能够再见面。”

    徐君然笑了笑,露出一个和蔼的表情道:“见面是肯定的,我们长青乡经济开发区欢迎全市的有识之士一起共同促进长青乡的经济发展。只不过唐经理我奉劝你一句话,不管怎么做生意,只要走正路,就不用担心会出问题。反之,如果学某些人一般耍什么阴谋诡计的话,那早晚都是要出大事的。别忘了,夜路走的多了,总会遇见鬼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徐君然的语气是意味深长的,至于他话里面的鬼是谁,他相信,唐丽婷和自己都清楚。

    唐丽婷默然不语,看着徐君然的背影,半天都没有发动轿车。人们常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不是你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只是你没有用心观察他的举动,没有用心揣摩他举动背后的心理活动的原因。谁也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谁也不是孙悟空能钻进别人的肚子里,看他在想些什么。但一个人的心理活动必然会在他的行为举止上体现出来,关键是看你有没有用心去揣摩它。

    同样的道理,对于徐君然这个人,唐丽婷事先是做了很多了解的。毕竟这个家伙号称是双齐市最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同时也是在市里面挂了号的刺头,偏偏如今他又负责长青乡开发区的事情,所以对于唐丽婷来说,虽然两个人没有见过面,但是她对徐君然是不陌生的。

    她怎么想都没想到,这个徐县长,居然会是这么一个人。

    有句俗话叫“锣鼓听声,听话听音。”像徐君然这样的人,他的一句话背后,可能包含着不止一种意思,作为兴发公司的副总经理,唐丽婷也见过了不少官员,很清楚要想真正了解官员们话里的意思,就必须用心分析官员们的用意。

    要知道官员对于普通人来说,除了是工作上的领导外,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同样也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他也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工作之外的生活,有对事物的评判标准,有自己的是非标准。一个精明强干的官员欣赏的是能深刻了解他,并知道他的愿望和情绪的人。因此,作为一个好的生意,就必须能够用心了解官员的一切,尤其是官员的好恶。这对在与官员的相处中会有很大的帮助。

    而正是因为了解了徐君然,唐丽婷才很清楚,他徐君然跟雷暴之间,是有很大的过节存在的。

    “这么说,他不希望雷暴的势力进入长青乡开发区?”唐丽婷的心里面被自己突如其来冒出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她怎么都没想到,徐君然跟自己云山雾罩的说了那么几句话,最终想要表达的东西居然会是他不希望雷暴的手伸进长青乡开发区。

    难道说,他就不怕得罪自己的同僚雷正宇么?

    想到这里,唐玉婷秀眉微蹙,陷入了一阵思考当中,浑然不觉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就连月亮也不好意思的藏在了乌云的背后。